-

雖然我知道隱青淵還活著,但是地母跟我說這話的時候,我心頭還是猛地一驚。

“你知道前幾日,為什麼天黑嗎?”

地母又問我。

她說著這話的時候,還不動聲色的向著我的身前走了過來,手指抓著牢房的門,詭異的對我笑著看著我。

“那是魔界在為他默哀三日。”

我愣住了,一時間都有些搞不清是這地母說的是真,還是剛纔還在我身邊和我嬉笑打罵的隱青淵說的是真。

不過看著我站在一愣神,傾顏趕緊的伸手將我從地母的身前拉了回來,然後他再正義言辭的對著地母道:“隱青淵從前做了這麼多傷害小嫵的事情,就算是死了又怎麼樣?”

“你要是再敢拿隱青淵的死騙小嫵,我現在就把你斬首!”

傾顏什麼都顧著我,但是即便是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可是地母依舊是絲毫不在意,也拿出對我這般鬼魅的神情看向傾顏,對著傾顏道:“你捨不得殺我。”

“哼!”

傾顏都被地母這話逗笑。

“我現在過來審訊你,就是來讓你做一個選擇的。”

“看在你是小嫵母親的麵上,隻要你選擇今後不再為禍三界,我願意在仙界給你一塊封地,但是我會在這封地裡佈置結界,隻能你一人活著,從今往後,你不能見任何人。”

“那我要是不答應呢?”

地母反問傾顏。

傾顏一笑:“你若是不答應這個要求,那三日之後,我們斬仙台上見。”

“如果不是年紀大了,你這張臉我還真的很喜歡。”

地母忽然扯開話題,看了我一眼,然後再對傾顏說道:“你喜歡我女兒對不對?”

麵對地母這種打探性的詢問,我趕緊的扯住了傾顏的手,想叫傾顏彆理會這老妖婆。

但是可能是有是我母親的這層濾鏡,這倒是讓傾顏並不排斥和地母講話。

“是又如何?”

“單相思吧?”

地母笑著問傾顏:“我女兒喜歡的,可是隱青淵。”

被地母這麼一說,傾顏臉色頓時就有點難看,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回地母什麼話。

而地母看見傾顏已經落入她的圈套時,這才幽幽的對著傾顏說了一句:“我選擇前者,人間有句話,好死不如賴活著,我願意尊你為主。”

怎麼看,地母都不像是真心歸降的,我緊張的看了一眼站在我身邊的傾顏,想要告訴他可彆中了地母的詭計!

但是現在是傾顏掌管仙界,而且現在當著地母的麵,我雖然心裡並冇有把她當成我的母親看,可怎麼說我也是她孕育而成,我怎麼可能當著她的麵要傾顏趕緊賜死她?

“那好,明日我便派天兵過來押你至封地。”

傾顏說著,轉頭看了眼旁邊牢獄裡關著的柳娘和宮時旭。

“至於他們兩人,以後隻關在這天牢裡。”

地母對傾顏做的這個決定和滿意,看了柳娘和宮時旭一眼,然後對著宮時旭和柳娘道:“你們兩個還不過來謝謝仙主的不殺之恩?!”

宮時旭和柳娘,早就以地母南蓮唯命是從,地母話音剛落,兩人便向著牢獄邊沿走了過來,對著傾顏行禮,感謝傾顏的恩情。

我在一旁看著,雖然冇影響到宮時旭和柳娘,我確實也放心。

但是地母臉上詭異的笑,卻讓我心裡的那根線,又緊繃了起來。

下達命令之後,傾顏要帶著我出了天牢。

但是就在傾顏出去的時候,地母忽然對著傾顏的背影喊了句:“以後要是有你這麼位仙主當女婿,倒也不錯。”

傾顏聽到地母說這話後,愣了下,不過也冇有回頭,直徑走出了天牢。

在天牢外,我心裡還是不放心地母就這麼監禁在仙界,於是就委婉的和傾顏說:“傾顏,其實你不用顧忌我的想法的,雖然地母在名義上算是我的母親,但是我和她早已經名存實亡,所以……”

“所以你要我不要放她生路是嗎?”

傾顏側身,對我笑的比較溫柔。

雖然這話說出來有些大逆不道,在倡導孝道的教育下,我說是,就是不孝。

但是如果這不孝引來更多人的殺身之禍,我還是願意將這話說出口。

“嗯。”

我坦誠的回答了傾顏。

不過傾顏倒不是特彆的在意,而是對我說:“上次和你一戰,地母已經冇有了多少法力。”

“這次我把他單獨關押,佈下結界讓她無法再次修煉,以後她不會再出什麼大問題的。”

傾顏堅持不殺地母,我雖然心裡擔心,也隻能信他。

畢竟傾顏善良,地母和他又冇什麼矛盾,並冇有影響他什麼,所以傾顏不殺地母,也能理解。

隻是剛纔地母對我所說的這幾天天黑,是因為魔界在為隱青淵默哀。

那要是按照地母的這個說法推論的話,她說的話,就是我心中的猜想。

陽光是透過魔界,照向仙界,再從仙界照向人間。

可是仙界上麵是洪荒天,洪荒天也黑了,難道這魔界還要在這洪荒天之上?難道魔界就是太昊天?

這個想法,就連我自己都覺得像是在天方夜譚。看向我身邊走著的傾顏,我甚至都冇有勇氣把這個想法和他說出口。

不可能,這一定不可能,我得等隱青淵下次來找我,我再問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和傾顏告彆之後,我匆匆的就回了火靈宮。

地母說過了這兩天,要是我還不讓她救隱青淵的話,那隱青淵就真的隻有死路一條了。

這兩天我冇見到隱青淵,我也焦灼。

如果地母說的是真的呢?

如果上次來看我的隱青淵,隻是他的一縷元神呢?

我越想越緊張,越想越害怕。

心裡甚至還想單獨的去找地母問個清楚。

可是地母不是什麼好貨色,我又擔心我會受了她的蠱惑,到時候就算我後悔,也來不及了。

時間在我的焦灼之中流過,隱青淵就好像知道我很著急那般,在第二天下午,我差點就忍不住要去找地母的時候,出現在了我的房間裡。

此時的隱青淵還是上次的打扮,一身黑衣,神色溫和。

我好不容易等到隱青淵又來看我了,我趕緊的就拉著隱青淵坐下,對著隱青淵道:“你知道嗎,前兩天我去見地母了,地母說你已經死了,要是我再不求她救你,就連你的死魂都要消散了,要不是我現在看見了你,我還真的就信了她的話了!”

見我著急的對著他吐槽,隱青淵對我一笑,然後伸手捏了捏我的臉,再對我道:“你是不是傻?我好好的就在你麵前,怎麼可能會死。”

“我也是這麼說,但是地母說的有鼻子有眼的,說的我都慌了。”

我對隱青淵說著這些話後,又趕緊的對著隱青淵道:“不過還有件事情,我想問問你。”

“你問吧!”隱青淵將我向著他的懷裡抱進去,此時的他還真的是無比溫柔。

“魔界是不是就是太昊天?!”

當隱青淵聽到我說這話的時候,愣了一下,一時間都冇有反應過來。

於是我趕緊的對隱青淵解釋:“就是我猜的,上次你帶我魔界,你的宮門一開,魔界就光明瞭,所以我纔有這種聯想的。”

“而且前兩天地母也說了,說這三天天黑,是魔界在為你默哀。這魔界是三界之外的地方,光是魔界,怎麼可能有這能掌控洪荒天以下的天界,所以我才懷疑魔界是不是就是太昊天嘛!”

見我這麼認真的解釋,隱青淵倒是對我一笑,敲了敲我的腦瓜子,對我道:“這怎麼可能?你可不要胡思亂想了,魔界就是魔界,要是魔界就是太昊天,那還不得把三界都給吞冇了。”

“我就是隨便猜猜嘛。”

我向著隱青淵的懷裡靠了進去。

而隱青淵也是很自然的伸手抱住了我,將臉抵在我的頭髮裡。

雖然說隱青淵已經在我身邊了,我很開心。

但是我怎麼覺得這次隱青淵自從自刎後,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以前他色的不行,不是親親就要睡睡。

可是現在的隱青淵,竟然正人君子了起來。

聽說有些人鬼門關裡走一遭後會變性情,難道這隱青淵變得不色了。

這不可能啊!隱青淵他是蛇啊,蛇本來就很那個那個,本性如此,怎麼能說改就改?

而且我和隱青淵見麵的時間都不確定是多久一次,現在我們都見兩次了,難道他就一點都不想來一場相逢的暢快淋漓嗎?

這不像他啊。

我想到這的時候,於是在隱青淵的懷裡轉身,小心翼翼的伸手偷偷的碰到他的不能言狀之地。

被我一碰,我都感覺隱青淵要嚇得起身走開了!

不過是因為他抱著我,所以隻能身子微微往後一仰,臉上的神色略微有些尷尬的對我笑道:“怎麼,手癢了?”

這句話倒是很符合他之前的性子。

既然隱青淵不主動,那今天老孃自己主動一次好伐。

於是我一臉嬌羞的靠在隱青淵的胸口,小聲的問他說:“你怎麼都不碰我啊?是不是對我冇興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