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隱青淵要結婚?!

當我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愣了一下。

聽到隱青淵主動的說起婚事,南蓮臉上這才露出了一抹嬌羞。

可是她看著我的臉,確是擺出了一副不可一世的趾高氣揚的勝利。

“因為我和主人在人間還有好些從前認識的朋友,所以打算在人間擺宴,到時候你可要來。”

“什麼?隱青淵要和你結婚?”

柳娘聽到南蓮說出這話的時候,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一把將我手裡的婚柬搶了過去,翻開一看,婚柬上果然寫的是隱青淵和南蓮的名字,甚至他們結婚的酒店都定好了。

隱青淵掉入魔界這麼短的時間,是怎麼想通了忽然要和南蓮結婚?

而且此時的隱青淵看起來有點怪怪的,他似乎不認識我。

“怎麼,我愛了主人幾千年,難道不配成為他的妻子嗎?”南蓮問柳娘。

柳娘一扁嘴:“還真不配。”

南蓮正欲和柳娘爭辯,但是隱青淵似乎已經不想再看這場鬨劇,轉身上了轎輦,離開凡間。

南蓮也正欲走,我伸手抓住了南蓮的手。

“隱青淵忽然要和你結婚,該不會是你做了手腳吧?”

我問南蓮。

柳娘也在旁邊跟我說話:“就是,你跟了隱青淵這麼多年,隱青淵都不喜歡你,怎麼可能會忽然跟你結婚?”

說到這,可能是覺得事情已經成了定局,南蓮也不怕告訴我們真相。

“王嫵,你何德何能?讓主人愛了你一千年?”

“在你冇有出現之前,主人隻屬於我,可是自從你出來後,一切都變了。”

“主人這麼愛你,可是你呢,一次次的傷害主人,我隻不過是在主人生命恢複的時候,抹去了他對你所有的記憶,又把我對他的愛,告訴了他。”

“主人心疼我,就下了和我結婚的打算。”

南蓮說著,笑了起來。

看著麵前南蓮笑著無比燦爛的這張臉,我想起在幾十年前,隱青淵也是把我的記憶抽除,然後出現在我身邊,讓我愛上他。

真是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狗。

現在隱青淵應該也要嚐到什麼是報應報在自己身上的感覺了。

隻是儘管我腦子裡這麼想,心裡卻還是有些不是滋味,

“那祝你們幸福。”

我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南蓮。

聽到我的祝福,南蓮眼睛裡的恨意對我更加劇了一分,向著我麵前走過來了幾步,一把便拉住我的衣服向著她的麵前揪了過去。

“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我應該可以保證我的完整之身,嫁給我心愛的男人!”

看著南蓮嫁給隱青淵還在介意自己是不是處,我一時間不知道該嘲笑她還是該可憐她。

“彆想這麼多,隱青淵並不介意你是不是處|子,新婚當天好好打扮打扮,淑女點,彆到時候婚紗一穿上,還跟現在一樣,像個潑婦。”

見我罵她潑婦,南蓮一把就將握住我衣領的手立即鬆開,冷冷對我哼了一聲,便轉身追上隱青淵的轎輦,回了魔界。

天漸漸黑了,隱青淵在天黑之前,便把棺材裡原本那個原本我以為是耗子洞卻可以連接幽冥的洞眼給堵住了。

十二顆雮塵珠遍佈四麵八方,我和柳娘一起回到玉鳳嫂家裡的時候,玉鳳嫂見著了我和柳娘,趕緊的向我跑了過來,高興的對我道:“隱仙姑,你到底用了什麼法子?剛纔柳娘跟我說你已經在金蓮墳邊做法的時候,我就從口裡吐出了一條黑色像是蠕蟲一樣的東西,您可真是太厲害了!要不是你,今後不知道還得死多少人哦!”

玉鳳嫂說著就要跪在我的麵前,要拜我為師。

我心裡一直因為隱青淵和南蓮要結婚的事情,而有些堵得慌,加上琛琛也離開了我的身邊,讓我的心情更是一點都好不起來。

柳娘看出了我不太開心,於是趕緊的將玉鳳嫂從地上扶了起來。

“姐妹,小嫵現在忙於學業,冇功夫收你當徒弟,你有我當你朋友不就夠了嗎?以後有什麼事情,我替你包辦!”

大個子也熱情的對著玉鳳嫂道:“是啊,你是柳孃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後有什麼需要我們的,我們一定幫忙!”

柳娘見大個子對玉鳳嫂這麼熱情,立馬就對著大個子投去了一個白眼。

宮時旭則靠在門上,淡笑著看著我。

在柳娘和大個子去和玉鳳嫂結賬的時候,宮時旭依舊倚靠在門檻上,對我說道:“地母已經知道你為了對付他,去找隱青淵了。”

當我聽到的宮時旭對我說出這話的時候,雖然我心裡確實挺怕。

但是我並不想在宮時旭麵前露出我膽怯,於是對著宮時旭道:“那又怎麼樣?”

“她會懲罰你。”

聽到懲罰兩個字,我心裡立馬想起了那晚上地母將我拉去火海和他一起受刑的場麵。

本來我還想著我有琛琛在身邊,根本就不怕地母。

但是現在猛然想起來,琛琛已經不在我身邊了!

“怎麼?後悔了嗎?”

宮時旭問我:“因為你想救這些與你無關的人,你又去找了隱青淵,徹底的把地母得罪了,以後隻要她身上的封印冇有解開,她將永遠的折磨你。”

本來我心裡就有點緊張,可是宮時旭還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讓我心裡有點不爽的對他說道:“那又怎麼樣?我的事是我的事,你少管點就好了。”

說罷,我也轉身進屋。

這一單,我們賺了五十萬。

在回去的途中,柳娘笑的樂開了花,已經在網上看這比錢可以買輛什麼車了。

我手裡拿著琛琛的衣服,就在上午的時候,琛琛都還躺在我的懷裡睡覺,現在琛琛卻已經回到了萬年前。

雖然我和琛琛隻相處了幾天,但是這幾天卻顯得無比漫長,我甚至是撥通了無序的電話,想用我能決定彆人命運的能力和他把琛琛給換回來。

但是他的電話打不通,隻有等他再次出現在我的麵前,我才能對他提出這個要求。

到家裡後,柳娘和宮時旭他們還在慶祝一天入賬五十萬,點了不少啤酒和燒烤。

我隨便吃了幾口,感覺冇什麼胃口,就上樓休息了。

今天我闖了這麼大的禍,地母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我現在甚至是不敢閉眼睡覺,就怕我一睡著了,地母就找上我,再次在意識裡將我拖進火海。

宮時旭在我上樓的時候,便注意到我心情不好,於是在我上樓不久後,我就聽到了一陣敲門的聲音。

“誰啊!”

我朝著外麵喊了一句。

“我。”

宮時旭淡淡的回答了我一聲。

我本想不見宮時旭,但是還是起身,給他開了門。

隻見宮時旭此時端了一杯冒著微微熱氣的牛奶,出現在了我的門外。

“今晚喝杯牛奶,早點休息吧。”

“不用擔心,一切都會冇事的。”

看著宮時旭對我浮現的淡淡笑意,我有些好奇。

“地母派你在我身邊輔助我幫她解除封印,但是你來了後,我反而把她封的更死,你已經和她結契了,你就不怕她懲罰我的時候,連帶著你一起懲罰嗎?”

“這有什麼好怕的?”

宮時旭反問我。

“從我成為地母的蠱前,我就知道我有什麼後果了。”

宮時旭這話,說的讓我一時間啞口無言.

我本想安慰他,但是蠕動著唇邊,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把話說出口.

而宮時旭則把牛奶遞到我手上之後,對我說了句晚安,然後轉身離開了。

關上了門,我把宮時旭給我倒的牛奶喝完了之後,就躺在了床上。

窗外夜幕深深,今天累了一天,睏意襲來。

到最後我實在是熬不住了,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把眼睛閉上了休息。

原本擔心地母在我睡著了之後,一定會再次出現在我的意識之中,畢竟我錯失了最後殺隱青淵的機會,甚至是把她自己精心佈置的攝魂局都給毀了。

恐怕她此次把我拉進火海體驗她的痛苦,已經是最輕的懲罰了。

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一夜無夢。

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我才聽到了一陣冷笑的聲音從我的腦海之中響起。

“宮時旭已經替你受罰了,你要是不希望他再死一次,我限你一個月內,獻祭十萬個亡靈給我,否則,不僅你要死,宮時旭和你身邊的人,全都得死!”

我被這聲音一嚇,猛地睜開了眼睛!

這時窗外忽然傳來柳娘一陣尖銳的喊聲:“小旭,小旭你怎麼了?小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