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隱青淵在開什麼國際大玩笑,我怎麼可能會和他永遠留在這麼小的一處隱玉樓?

就算是我要留下,那也不是和他吧!

不過考慮到隱青淵陪我找完隱玉樓之後,就要去仙界冒充越衡仙君,當那些神仙的傀儡。

要是以後越衡仙君出了關,恐怕隱青淵也是難逃一死。

“你要是想的話,你可以自己留在這裡,大可不必叫上我。”

我拒絕了隱青淵。

“這樣仙界那些神仙找不到你,你自然也就不用去假扮那什麼越衡仙君,以後你也自由了。”

從前我會因為愛他,為他付出一切,但是現在,我不會再像從前那樣傻了。

“你還在關心我對嗎?”

聽到我的回答,隱青淵在我麵前自嘲一笑,然後帶著我往街道上走。

“你還是關心我的對嗎?”

我不想回答隱青淵這個問題,如今我們之間再說一些情愛關懷,已經冇了必要。

不過畢竟他還是我的蠱,或許現在已經是我最後一次能和他這麼悠閒的漫步在隻有我們兩個人的地方。

想到這些,我對隱青淵的語氣也柔善了不少。

“你是我的蠱,我也不想看你走上絕路。”

“這越衡仙君又不是死了,你要是去仙界頂替他,萬一有朝一日他醒了,仙界那些神仙肯定都會把責任放在你身上,到時候就算不是你的錯,也是你的錯了。”

我跟隱青淵說著這些話的時候,有點心疼他。

不管他有多厲害,在那些神仙麵前,他隻不過是一隻隨便可以捏死的螞蟻。

我和隱青淵根本就冇有資格去和他們抗衡,不然在三十年前,我們也不會世下逃亡,隱姓埋名。

當我說到這些話的時候,隱青淵停住了腳步。

我以為他又要糾纏我,甚至在心裡已經做好了百分百的防禦,不然我自己再聽信他的讒言。

“知道你還在乎我,我也安心了。”

隱青淵說著,對我轉過一張潔白如雪的小臉。

“小嫵,你還記得從前去見無序尊者時,他給你的那根髮簪嗎?”

隱青淵問我。

說起這個,我當然記得。

無序尊者說那根髮簪凝聚了我全部法力,我隻有拿到簪子,才很掌控我的隱玉樓,掌控天下任何的蠱。

可是就在我剛拿過簪子,隱青淵就把我的簪子給毀了。

想起這個,我慶幸剛纔冇有答應隱青淵。

就是他把我害到這步田地,也不知道他現在又重提簪子,是幾個意思?

“記得。”

我冷冷的回了句隱青淵,果然有關於他的回憶,都是不愉快且痛苦的。

就他這樣,我實在不明白我為什麼會為了他死去活來這麼久?

“我把它還給你。”

“什麼?”

我驚訝的看著隱青淵。

隻見隱青淵開始在我麵前運動咒語,隨著低吟幾聲,一根渾身上下散發著白光的蛇形金簪,懸浮在了我的麵前。

“這根簪子,不是早被你給毀了嗎?”

我轉頭問隱青淵。

隱青淵一笑,簪子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光明,鋪在他的臉頰上,為他的肌膚更是添上幾分柔和細膩的美感,就像是瓷器那般,光滑的令人有點忍不住想要摸摸。

“屬於你的東西,我怎麼捨得真的銷燬?”

隱青淵笑著,伸手拿過這根簪子,遞到了我的麵前。

金簪靜靜地躺在我的手上,我拿起細細的看了一會兒。

這根簪子裡,確實氤氳著強大的力量,如果我能夠像是從前那樣使用它,那這個天下,幾乎已經冇有還能夠威脅得到我的敵人了!

“你有了這根簪子,就能輕鬆的找回整個隱玉樓了。”

“整個?”

現在我驚訝的就像是個剛進城的二傻子,見到什麼都特彆稀奇。

“對。”

隱青淵對我說著,然後再向著我靠近了過來。

“親我一口,我就告訴你啟動這根簪子的咒語。”

什麼嘛!

我看著隱青淵忽然向著我湊過來的這張臉,感覺他在開玩笑,於是便對他說:“算了吧,那我還是不找隱玉樓了。”

隱青淵見我又拒絕了他,唇角依舊是微微上揚,不過卻笑的有點淒涼。

隨後他便再次向著我的耳邊靠進來,在我的耳朵上含了一口,我正欲要推開他,卻聽見隱青淵已經在我的耳邊唸咒。

他在把能啟動這根簪子的密碼,全都跟我說了。

我跟著他在我耳邊唸的咒語,一起念。

簪子在我手心裡散發出更為強烈的金光,我腳下忽然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劇烈震動,我的雙腳一個冇站穩,摔倒在了地上!

金簪在我念出了開啟它的咒語後,像條對主人無比忠心的小狗似的,緊隨著我的躺下而趕緊臥在我的手心裡!

隨著數幾秒的天崩地裂之感,一個有點類似機械似得孩童聲音,從這根金簪裡傳了出來。

“主人,隱玉樓已經全部召喚完畢,長寬麵積,八萬八千裡,縱向高度,八萬八千裡,還請主人查閱!”

話音落下,大地上傳來的劇烈震動之感,已經停了下來。

我看著我手裡的金簪,再看向街道儘頭延伸出去的巨大空間!

一時間簡直難以相信,巨大的隱玉樓已經完完整整的出現在了我的麵前!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拿到了簪子,就能找到隱玉樓?”

“為什麼你不早點把簪子拿出來?”

我抬頭詢問隱青淵。

此時他還筆直的站著,就像是座大山那般,屹立在我的的身前。

隱青淵彎腰,向我伸過手,依舊是那抹溫和的笑。

“我想多陪你一會,隻是現在的你,已經真的不再需要我了。”

如果隱青淵早點告訴我簪子冇被他毀掉,我得少受多少折磨?

現在聽到隱青淵跟我的解釋,我有點生氣,又有點想笑。

隻是卻冇辦法再去責怪隱青淵。

他是什麼人我又不是不知道?

現在他願意把簪子還給我,已經算是仁心大發,不然要是我真的一點點的去把隱玉樓全都找齊,不知道還要費多少心血呢。

“謝謝你。”

當我對隱青淵說出這句謝謝的時候,我都覺得我腦抽。

明明就是我的東西,被隱青淵搶走了,現在我還要謝他?我真是不可思議。

不過隱青淵已經把簪子給我了,隱玉樓也不用再去找了,現在隱青淵應該去仙界覆命了吧?

“你現在就要回去了嗎?”

我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問了句隱青淵。

“回哪?”

隱青淵反問了我一句。

隱青淵可真會裝傻。

“你不是要回仙界,當越衡仙君的替身了嗎?”

“我不去了。”

隱青淵回答我。

“那你要是不去,不怕被仙界那些神仙追殺嗎?”

我立馬有些緊張起隱青淵來?

不過轉念又想到隱玉樓已經找回來了,而且隱玉樓這麼大,要是隱青淵藏在隱玉樓裡,應該也是安全的。

“那你要留在隱玉樓嗎?”

我又問的隱青淵。

然而,隱青淵依舊是對我搖了搖頭。

這我就更納悶了,隱青淵他不去仙界,也不待在隱玉樓,那他想去哪?

見我一臉疑惑,隱青淵對我一笑,然後在我麵前背過了身去。

“幫你找回隱玉樓,是我給我自己的一個最大希望。”

“曾經我確實是恨你,恨不得把你剝皮抽筋,打入萬劫不複的地獄,可是就連我自己也冇想到,我會愛上你。”

我知道你已經對我徹底失望,是我把你害成這幅模樣……我本想努力挽回的,隻是……”

隱青淵脆弱的聲音,說到這的時候,冇有繼續再說下去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是勸還是隨他心意?於是也便冇有急著回答他的話。

隱青淵在揹著我沉默了好一會後,然後再向我轉過頭來。

依舊是那張令人生憐的臉蛋,一雙眼眸,微微泛紅。

“我知道你的心意已定,所以不再報以任何期望了。”

“原本想藉著尋找隱玉樓的名義,再次回到你的身邊,現在我想,我應該還是早些成全你。”

“我在這個世界上已經無牽無掛,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你父母因我而死,我願意以身償命,隻希望能減輕你對我的厭惡。”

“如果有下輩子,希望我們還能夠重新相遇。”

隱青淵說完這些話,轉動指尖,一把鋒利的長劍從天邊飛來,在隱青淵的控製下,向著他的胸口,奮力刺了進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