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倍永健收到了王霸文的命令,再一次將手裡的搖鈴向著天空指了上去,並且另外一隻手放在唇邊,嘴巴裡開始念出一串我根本就聽不懂的咒語。

在咒語的作用下,山頂上的狂風開始怒吼嘶鳴,原本的萬裡星空,被層層烏雲覆蓋。

噪耳的鈴聲隨著安倍永健的搖動,響徹整個山頂,周圍山川的所有能量,都化成一道道的靈氣,向著我麵前的這個陣法裡聚集。

這陣法,是個噬靈陣!

幾個望仙堂的弟子押著我,向著地上畫著噬靈陣裡逼了進去。

當我的腳踏進這噬靈陣時,無數道金色的光芒,頓時就從噬靈陣的周邊升起,在我身邊圍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牢,將我困陷在這噬靈陣法之中。

強大的靈氣,衝的我整個人都不受控製的從地上漂浮了起來。

看來這安倍永健雖然不是他的老祖宗安倍晴明,可是他的術法,依舊是不容小覷。

這種能召喚天山雷雲,彙聚山川靈力的本領,那怕是在我們國內,都很少有法師能與他匹配。

隨著安倍永健不斷圍著噬靈陣做法,我漂在陣法的半空中,低頭看著站在不遠處的沉玉。

我明明知道沉玉在騙我,我卻還相信他。

“曾孫女,現在安倍大師正在施法,先用山川的靈氣將你身上的靈血精魄,融為血丸,好讓我方便吞食。”

王霸文似乎在這時候等著安倍永健做法無聊,乾脆就站在陣法外與我聊天。

我不想理他,隻是盯著沉玉看。

是我自己選擇相信沉玉的,現在我就算是死,也是自找的。

隻是我在認命的時候,還是對沉玉報以最後一絲期待。

我不相信,沉玉對我說的話,冇一句是真的。

他一定在等機會,一定是的……

王霸文見我的目光一直都不從沉玉身上離開,於是也轉頭看向沉玉。

當他看到沉玉就像是個木頭人似的楞站在地上,一副我的死活與他無關的模樣,不屑一笑,然後又轉頭已經被困在噬靈陣裡的我。

“小嫵啊,你是不是還對這九尾狐蠱抱著什麼期待?”

“不用期待了,這九尾狐蠱,跟了安倍永健三百年,早已經被他煉化了。”

“曾孫女,你就放心的去吧,以後太爺爺會好好的替你活個成千上萬年!”

王霸文的話罷,安倍永健唸咒的聲音越發的巨大,噬靈陣裡一股強大的氣息,不斷的朝著我的身體擠壓而來!

安倍永健利用這山川的靈氣,想將我的血肉與靈魄壓縮。

此時的我,身體就好像是被數千噸鐵塊巨石壓迫那般痛苦。

看著我痛苦,王霸文在噬靈陣外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小嫵,冇想到吧,太爺爺我竟然用了這麼出其不意的一招,把你從隱青淵的結界裡騙了出來,你現在心裡肯定恨死太爺爺,恨死這九尾狐蠱了吧?要是再給你一次機會的話,你肯定不會相信這九尾狐蠱了吧!”

在這巨大靈氣的重壓之下,嗓子裡一甜,一口濃鬱的鮮血,從我唇角裡溢了出來。

“恨你這不是廢話嗎?”

我咬著牙回答王霸文:“可就算是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也會相信沉玉,他跟你們這些老妖精,不一樣!”

說完,胸膛裡一股,一大口血,直接從我口中噴了出來!

王霸文看著我吐血的模樣,臉色大變,趕緊的對著的安倍永健嗬斥:“你怎麼做法的?我曾孫女的冇一口血,都是精華,我少吃一口,就有可能少活一百歲!要是我曾孫女再吐一口血,我拿你是問,你們東洋這些小矮子,就是欠罵!”

翻譯聽了王霸文說這些話後,嘰裡咕嚕的對著安倍永健翻譯。

安倍永健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王霸文,對著翻譯說了一番話。

而翻譯轉過身對著王霸文說:“老爺子,安倍永健大師叫您不必太擔心,您增孫女少幾口血,也不會影響到您永生。”

“要是您實在是擔心的話,他可以召喚出他的先祖式神,也就是安倍晴明的亡靈,守護您曾孫女的身軀。”

“既然有解決的辦法,那還不快乾?”

王霸文怒斥。

在翻譯和安倍永健一陣交流之後,安倍永健收了他手裡的法鈴,而是從懷裡掏出了一疊紙符,向著天空拋灑上去!

一陣咒語聲響,一個巨大的人形身影,出現在了整個空地之上!

這個聲影看起來也是一身陰陽師的打扮,頭上戴著一頂高高的帽子,手中還捏著一把摺扇,看起來,這就是安倍晴明的亡靈!

在我們這,人死後成鬼成煞。

但是在東洋不一樣,他們人死後,成妖成精,這安倍晴明的死魂,早已經被安倍永健煉成了妖邪。

這麼個巨大的身影,就像是個無比結實的塑料薄膜那般,將我的身體嚴嚴實實的封住,防止我的血肉精魂受不了這巨大的擠壓而外溢!

當安倍永健再次舉起法鈴的時候。

我看著還是無動於衷的站在噬靈陣後沉玉,終於開始絕望。

還需要幾分鐘,我的身體就會變成彈珠大小的藥丸,我就會被王霸文吃進肚子裡,從此之後,這個世界上便不再有我。

隱青淵說來救我,在這關鍵的時候,我也冇看見他的身影。

“叮鈴鈴!叮鈴鈴!”

安倍永健再次搖起法鈴,用儘他最強大的法力,再次將我的身體壓縮!

就在我等著那股巨大的壓力向著我全身擠壓下來的時候,忽然原本一直都在沉默的沉玉,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正在施法的安倍永健走了過去!

當他靠近安倍永健時,安倍永健整個身體一抖,一聲痛苦的哀嚎,從安倍永健口中撕心裂肺的喊了出來,他整個人,就像是麪條那般,瞬間向著地麵上癱軟了下去!

在安倍永健倒下之後,將我困製住的噬靈陣裡凝聚起來壓迫我的氣息,瞬間又向著周邊散開!

就連裹住我的安倍晴明的妖魂,也在安倍永健咒法斷開的時候,如煙消散!

沉玉在安倍永健倒下時,將一根大概有二十厘米左右的長針,從安倍永健腹部的地方拔了出來!

看來,安倍永健的命門,不在腳背上,而是在他的腹部!

王霸文驚愣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安倍永健,似乎都不敢相信,剛還在準備大力施法的陰陽師,竟然被他口中說的那部可能造反的九尾狐蠱刺殺!

“主人你快跑!安倍永健在他釋放全部法力的時候,被我擊中命門,他已經活不了了,你趕緊趁著這個時間快走!”

沉玉對著我大喊!

原來沉玉一直這麼憋著,就是在等安倍永健釋放出最高法力的時候給他致命一擊!

我正準備想走,但是想到剛纔王霸文對我說過,安倍永健在沉玉的身上下了死咒,隻要沉玉敢背叛安倍永健,沉玉就會七竅流血身亡!

沉玉他冇有騙我。

他帶我出來,就是為了殺了安倍永健,為我解除煩憂,也為了他能夠自由。

儘管為此,他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可是他還是選擇這麼做了!

“我們一起走!”

我從空中摔到地上後,也顧不得疼,向著沉玉走了過去。

沉玉後退,不讓我靠近他。

因為安倍永健的死亡,我看見沉玉的身體,也在開始逐漸的變得透明。

“我已經走不了了。”

沉玉站在我麵前,說著這話的時候,眼淚已經從他的臉龐滾落下來。

“謝謝主人,讓我在死前,還能看見您,謝謝你,昨日又陪伴了我一天,給了我這三百年來,我最期待的溫暖。”

王霸文眼見著他馬上就要成功,卻被一個小小的九尾狐蠱,壞了他的計劃,氣的立馬號令他手下的人,把他們兩個叛徒給我抓起來!

就在所有望仙堂的弟子向著我和沉玉包抄而來時。

一陣強烈的蛇腥味,四麵八方的從我們周圍瀰漫了過來!

無數黑蛇,已經在剛纔那一瞬間,徹底將我們所有的人,圍困在這高山之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