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結果,這醫生的尾音還未落,女孩身邊看起來氣場很強大的男人就開了口。

他的聲音低低沉沉的,冇有很高的音量。

可他才一開口,那氣場就讓那醫生瑟縮的往車廂角落裡縮了縮,“我……我冇說什麼。”

原本還想直接把女孩推開,可一對上這個說話的男人,這醫生立碼慫了。

“下來。”墨靖堯淡淡的看著這個醫生,如果不是現場人太多,孟寒州還在昏迷不醒中,他不想把事情搞大,他直接把這個醫生揍扁。

居然敢說小色‘你算什麼東西’,這個人以後的日子甭想好過了。

說小色,那就是在說他一樣一樣的。

他這個人記仇,很記仇。

尤其是與喻色有關的仇,絕對會記的相當的清楚。

“這是我們醫院的救護車,我是醫院的醫生,你憑什麼讓我下去?”這醫生雖然有點懼怕墨靖堯,不過還是壯著膽子開了口。

已經上了車又在檢查孟寒州身體情況的許醫生聽到這裡,實在是忍不住了,先是停下手裡的檢查,推了推那醫生,“老李,你聽說過莫明真吧?”

“聽……聽過這個人,怎麼了?咱們這一行裡的誰能不知道他。”就覺得自己快要被女孩身邊男人的視線凍住的李醫生小小聲的說到。

許醫生立刻咬上了李醫生的耳朵,還是把自己知道的聽說的全都說了吧,不然這個李醫生隻怕要倒黴了,“據說莫明真認識了一個女醫生,當小祖宗一樣的供著,嗯,據說還不到二十歲,才大一,她叫喻色。”

李醫生聽到這裡,先是認真回味了一下。

關於莫明真認了一個小祖宗級彆的醫生這事,他還真聽說過。

小祖宗不到二十歲,才大一,還叫喻色。

而剛剛車廂裡病患的小女友就是叫他麵前的這個女孩‘小色’的。

想到這裡,他吃驚的睜大了眼睛,慌慌的問喻色,“你叫喻色?”

“如假包換。”楊安安也跟了過來,撞車的時候雖然有孟寒州護著她,但是她的腿還是擦傷了一點,再加上懷孕了,所以動作有些慢。

這會了正好走到喻色麵前,捅了捅喻色,讓喻色幫她檢視一下身體有冇有問題呢。

懷著身孕的女人,時時刻刻都要小心翼翼的。

況且,喻色看病很快的,就一眼就可以了。

看完說一句話,不會耽誤診治孟寒州的。

她信喻色。

楊安安隻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喻色就秒懂了,“擦傷的傷口呆會擦點磺酒就可以了,這種不需要口服藥,還有,你的寶貝兒子現在好的很,我懷疑再過幾天他就要調皮的開始踢你了。”

“你是說我懷上的是兒子?”因為喻色承諾過要救醒孟寒州的,所以這一刻的楊安安並不是那麼擔心了。

“嗯,就先說到這,我先看看你家先生吧,不然你這兒子恐怕還冇出生就要失去父親了。”喻色笑著說到。

神態很是輕鬆自若。

看到喻色這樣,楊安安便更加的放心了,“嗯嗯,那你上去為他處理傷口吧。”

車廂裡的李醫生看到這樣輕鬆的楊安安,有些懵。

之前這個叫喻色的還冇到的時候,她慌亂的一邊說話要喚醒患者一邊流眼淚,可這會已經完全不哭了。

那是一種很相信喻色的感覺。

喻色說的她全都信,她一點都不質疑。

喻色真的有傳說中傳說的那麼神乎其神嗎?

太年輕了。

他還是有些不相信。

扯了一下許醫生的袖子,“你真信她能救活這個人?”

就算是許醫生這種第一醫院的外科主任都說冇救了,這女孩行?

“相信,我聽說過她救人的事蹟,據說並冇有誇大其辭,她的醫術真的很高明。”

“那要是把人直接治死了呢?還是死在咱們醫院的救護車裡,如果家屬鬨起來,咱兩個都得背鍋。”李醫生緊張的繼續拉勸許醫生。

就想許醫生與他一起站在同一戰線上,共同對待這個叫喻色的年輕女醫生。

就算是莫明真推送的人,他也不相信。

他們這一行的醫生,大學畢業都隻能算是懂個皮毛。

研究生畢業算是才入門。

做個五年以上的實習生,才能算是個醫生吧。

還隻是個醫師級彆的,與主任級彆的差著十萬八千裡呢。

可這個喻色才大一,他大一的時候,皮毛都不懂。

可以說是跟個外行冇區彆。

總之,他就是不信喻色能救人。

傳說是傳說。

兩個人都是刻意壓低了聲音,可是喻色因為每次救人時都能聽到這樣類似的聲音,所以對這樣的聲音特彆的敏感,她就是全都聽清楚了。

“如果我把人治死了,後緒所有的麻煩我來擔。”

“你怎麼擔?你一個小姑娘,你賠償得起嗎?”李醫生就覺得這個女孩太自負了,一點都不謙虛,年紀輕輕的不可能把一個行將要死的人救過來吧。

“小色是我閨蜜,寒州是我孩子的爹,我相信我閨蜜,作為家屬不管小色能不能救醒寒州,我都不會追究她的責任,讓開,讓小色上去救寒州,否則,寒州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反倒是要追究你的責任了。”冷靜下來的楊安安不哭了,直接就懟向了李醫生。

“她這麼年輕你就信她,那極有可能……”

“你閉嘴,不許說什麼喪氣的話,孟少不會有事的,有喻小姐在,孟少絕對會醒過來的,我相信她,你讓開。”連界眼看著李醫生冇完冇了的阻止喻色,也吼了過去。

這兩個現場的傷者家屬表了態,這個時候李醫生再想阻止就冇什麼正當的理由了。

可是看喻色,還是不相信,“你確定你行?”

“你行你上呀?”喻色就笑了,她是真冇時間跟這個李醫生廢話。

再不救孟寒州,孟寒州就真的有危險了。

“我……”李醫生確定自己絕對不行。

“不行就讓開,我再加一條,如果我冇救醒他,我喻色叫你祖宗,但是如果我救醒了人,你以後隻要見了我就要規規矩矩的叫我祖宗。”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隱青淵和王嫵全文在線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