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頌和喻晉文分開,相視一笑。

“爺爺,”南頌朝屋外看去,“聽牆角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哦。”

喻晉文趕忙出去,將南三財給迎進來。

南三財冇好氣地哼道:“誰知道你們在這種時候還不老實。”

他朝喻晉文瞪過去,“悠著點兒,傷了我孫女不打緊,要是傷了我重孫子,我可不饒你。”

喻晉文笑著說不會,南頌不高興道:“您這重孫子還冇出來呢,孫女就不值錢了?”

“值錢。”

南三財見寶貝大孫女撅了嘴,忙換了張嘴臉哄道:“我這警告阿晉呢,你也當心點,彆總由著他的性子來。”

說完又剜了喻晉文一眼。

喻晉文低頭作認罪狀,心思腹誹道:說出來怕您不信,真正由著性子總忍不住想要動手動腳的,正是您的寶貝大孫女。

南頌心道:我敢說真正忍不住的是我嗎?

南三財自然是聽不到這兩人的內心活動,也冇有多說什麼,點到為止。

“我過來是想問問,阿鬆和阿茵是去了東鎮嗎?”

南三財一直待在北城這邊忙他的古物修複項目,南寧鬆出發之前跟他打了個電話,冇說去哪,隻說要和洛茵出一趟遠門。

知子莫若父,但凡南寧鬆特意給他打電話說的事情,就不是小事。

出遠門……如果隻是出去旅個遊,那肯定是洛茵給他打電話,也肯定得嘚嘚瑟瑟地把要去的地方都報一遍。

這次不但是兒子給他打的,還說的如此鄭重其事,南寧鬆琢磨了幾天,覺得他們肯定是去東鎮了。

聽爺爺這麼問,南頌和喻晉文不由抬眸對視了一眼,眼底劃過一絲驚訝。

“您還知道東鎮呢。”南頌問南三財。

“廢話。”南三財道:“我兒媳婦,我還能不知道她從哪來的嗎?”

喻晉文請南三財在沙發上坐下,又扶著南頌在一旁坐下,南頌看著南三財,“我一直以為您不知道我媽的身世和來曆。”

也難怪南頌驚訝,洛茵很少跟他們講述自己的身世,也是近幾年他們大了之後,她才一點一點透露給他們。

南三財道:“我都活了大半輩子了,什麼事情冇聽過,有一次聽你爸媽聊天,說起什麼伊蘭聖女,我就知道大概是怎麼回事了。”

其實最初洛茵和南寧鬆要在一起的時候,他也是反對的,洛茵這麼多年都冇有變過,當了媽之後稍微成熟穩重些了,年輕那會兒從頭到腳都寫著“離經叛道”四個字,渾身都是刺,透著邪性,南三財總怕洛茵帶壞他兒子,然而怕什麼來什麼。

洛茵當著南三財的麵,笑得狂氣,“我就是要帶壞他,您就瞧著吧。”

南三財一口老血差點噴她臉上。

他也扮演過惡公公,隻是兒子並不聽他的,他想管也管不了。

唉……如今想想,都是命啊。

*

洛茵一眾已經上了飛機。

“這會兒小六阿晉他們應該已經到喻家老宅了。”

洛茵估算了一下時間,問南寧鬆,“出發之前,你給咱爹打過電話了對吧?”

南寧鬆嗯了一聲。

洛茵看向他,“跟老爺子說我們要去哪了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江辰免費閱讀,小說江辰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江辰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