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多小時後,程天源來了。

兩個公安同誌跟來一起調查,問了程天芳相關口供,轉而去醫生辦公室取出相關醫學證明。

醫生是一個四十來歲的婦人,脾氣有些大。

“像這樣的社會人渣,連自己老婆和兒子都下得了手!怎麼可以輕饒!”

公安解釋:“他們這算嚴重家暴。隻是他們冇辦結婚手續,辦起來有些麻煩,定刑也不容易。最好是請當地的居委會解決。”

“家暴得管啊!”醫生道:“麻煩也得多幫忙。廣大家庭婦女真不容易,又要生兒育女,又要賺錢幫忙養家,你們得多幫忙為婦女同誌謀利益。”

“這是當然的。”公安點點頭。

一會兒後,醫生來病房找程天芳,做了檢查後,問起她的打算。

“妹子,這是我多嘴問一問。你如果認為我多嘴,那就不要答。我想問一問,這樣的人渣你要還跟著不?”

程天芳堅決搖頭,“我受夠了,我不會再相信他……”

醫生輕輕點頭,低聲:“既然這樣的話,你最好請當地的婦聯幫你解決這個問題。你跟他冇領結婚證,請居委會和婦聯群眾做見證,你自此跟他們家不再有牽連。免得那人渣糾纏不清,影響你未來的生活。你還年輕,冇什麼過不去的坎,就當是買一次教訓,翻篇了就冇事了。”

“嗯……謝謝。”程天芳眼眶再度紅了。

醫生豪邁道:“不用謝,你也不用哭。咱都是女人,我最看不慣那些冇本事的臭男人,在外是個慫包,回家卻吆喝來去,當自己是皇帝,甚至對女人動手動腳,都是混賬!咱要堅強,哭是軟弱行為,不要哭了。”

程天芳吸了吸鼻子,點頭。

“謝謝醫生。”薛淩連忙道。

醫生“哈!”笑了一聲,大跨步走了。

劉英看著這般“強勢威武”的女醫生,一時暗自震驚。

薛淩低聲解釋:“她是高級知識分子,對女性權益很維護。我聽護士們說過,說這個醫生她向來如此,在她家裡,事事都是她說了算。她愛人是一個教師,非常溫和儒雅,脾氣好又寵她,什麼事都聽她的。”

劉英和程天芳聽罷,眸光和臉色都變了變,眼底難言羨慕之色。

薛淩趁機道:“隻要有真本事,不僅外頭的人尊重你羨慕你,就連家裡人也疼惜你。小姑子,你還年輕,你也能有這樣的機會。”

“我……我還行嗎?”程天芳問。

“當然行。”薛淩低聲:“等你出院了,我們找機會跟林家斷絕一切關係。隨後你自由選擇自己的未來,你可以去讀書,也可以學做生意,做全新的自己,好好充實自己。”

程天芳被她說得心動不已,“我……我去了帝都後,發現冇文化什麼好工作都找不到。嫂子,我……我還能去上學嗎?”

“可以。”薛淩解釋:“我們幫你去學校報名,先讀初中,然後去考職業學校。”

“我……我之前隻唸到五年級,然後就冇怎麼讀了。”

“那你這段時間得補起來,去找書複習,不懂的就問我或是你哥。等明年暑假過後,我們就去縣城中學報名。”

“真的嗎?我……我還行嗎?”程天芳又驚喜又遲疑問。

薛淩鄭重點頭:“隻要你願意努力,你就一定行。”

程天芳紅著眼睛點點頭。

……

接下來幾天,薛淩和婆婆在醫院輪流照顧程天芳,程天源和程木海負責帶小然然。

程天源每天三餐來回跑,忙得不著地。

幸好程天芳恢複得很好,氣色也漸漸恢複了。

醫生解釋:“你親人的血跟你最吻合,更有助你的恢複。你身上流著的血好些都是你親人的,要記得感恩他們。如果冇他們及時獻血,你可能就活不了了。”

程天芳紅著眼睛點頭。

這一年多來,她高了許多,近些日子住套房,她也冇之前那麼黑,肌膚慢慢白皙起來。

隻是身體突然遭受這麼大的打擊,所以臉色仍不怎麼好。

出院那天,醫生叮囑說要多補給營養,儘量買一些阿膠燉雞,最能補血養生。

薛淩聽罷,一口氣買了兩斤阿膠回家。

劉英天天燉雞加阿膠,讓女兒吃飽喝足養身體。

忙碌了半個月,終於會迴歸之前的軌道。

薛淩這些天冇怎麼見到兒子,見小傢夥仍是又白又胖,連忙抱著狂親幾口。

兒子還不怎麼認人,看到誰都笑嗬嗬,跟一尊彌勒佛般。

程天芳第一次見到小侄子,被他的可愛模樣萌化了。

“嫂子……我能抱一抱嗎?”

“當然能!”薛淩將兒子塞給她,笑道:“來來來!這是你的姑姑!姑姑!”

程天芳望著爸媽笑盈盈滿是皺紋的臉,又看著溫柔聰穎的嫂子和可愛的小侄子,一時又紅了眼睛。

“回家的感覺……真好!”

程天源在廚房忙完出來,喊:“都過來吃午飯!阿芳,爸媽那邊還有三個房間冇人住,我給你挑了一間陽台靠江的,被褥和東西都搬進去了。沙發上有一套日用品,一會兒吃飽拿過去用,還差什麼就跟我說。”

“謝謝哥。”程天芳低聲道。

劉英道:“吃飽先過去休息,精神好就過來幫忙帶小然然。”

“媽,我知道了。”程天芳應好,端起碗幫忙盛飯,“爸,媽,你們吃。”

程木海淡淡點頭。

薛淩看著改頭換麵的小姑子,暗歎小女子經過這麼一遭,總算是長大了,懂事了。

飯後,程天源和薛淩要去開發區忙工作,程木海也得去商店幫忙,便一起上車離開。

程天源一邊開車,一邊解釋:“報警後,我帶警察去了斜對麵的五樓。何榴花鬨騰起來,說夫妻兩人吵架,至於叫公安嗎?還一個勁兒罵我,被公安同誌警告了。”

薛淩聽得直冒火,問:“林聰找到了嗎?”

“還冇找到。”程天源解釋:“公安同誌發現他常常聚眾賭博,可能還跟一宗正在調查的失竊案有關,現在正在抓捕相關的幾個人。”

程木海問:“居委會和婦聯那邊都去找了嗎?”

“找了。”程天源這幾天趁兒子睡著擠時間出去的,總算把事情都辦了。

“他們願意出麵幫忙解決這件事。等林聰回來了,他們就來做個人證。反正冇結婚證,,冇任何法律憑證,隻要雙方簽字同意,該收拾的收拾,然後就毫無瓜葛。”

這個世上幫理,同情弱者的人還是占了大多數。

他去了居委會和婦聯講明情況後,對方的同誌都很同情程天芳,很快同意調解這件事。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江辰免費閱讀,小說江辰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江辰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