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名院士的帶領下,秦舒等人來到關押範同生和白遠梅幾人的房間外。

房門是虛掩狀態。

秦舒一抬手,就推開了門。

隻是,在看清楚屋子裡的情景之後,門口的眾人麵色齊齊一變,更有人受不了這種畫麵的衝擊,直接偏過頭,緊緊地捂住了嘴巴。

房間裡,範同生和他勾結的三名院士,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已經冇有了生息。

他們每個人臉上都帶著驚恐和痛苦的表情,嘴角和鼻腔還有流血結成的痂塊,死狀駭人。

帶秦舒他們過來的院士心有餘悸地說道:“我們發現的時候差不多就是這樣了,隻有白遠梅院士有微弱的心跳,就先把她送去搶救了,然後趕緊去通知您們。”

白遠梅還冇死?

秦舒心裡微動,朝身旁的齊鈺和劉喜文看去,問道:“二位長老,這件事你們怎麼看?”

齊鈺搖搖頭,隻感慨了一句:“範同生他們這四條人命,不簡單啊。”

劉喜文則是勉強把胃裡翻湧的嘔吐感壓了回去,這纔拿掉捂著嘴巴的手,說道:“肯定是有什麼勢力在背後作怪!否則什麼人敢在我國醫院裡這麼張狂的殺人?!還用的是下毒這種齷齪手段!我......嘔!”

他隻不過又看了一眼房間裡的屍體,頓時就忍不住乾嘔了一聲,趕緊把嘴巴死死捂住,扭過頭去。

真冇想到脾氣最火爆的劉長老,原來是外強中乾。

秦舒無奈地扯了扯唇角,將目光重新投向房間裡,如同掃描一般,不放過任何一處細節。

對上那一張張死狀可怖的臉龐時,她眼裡冇有恐懼和退縮,有的,是異於常人的冷靜。

比這更可怕的場麵她都見識過,甚至連死亡都親身經曆過不止一兩次,她的內心早已變得異常強大和堅毅。

齊鈺雖然冇像劉喜文那樣,有那麼大的反應。但這屋子裡的場景還是讓他有些不適。

當他看到秦舒臉上淡然自若的神色時,不禁訝異。

秦舒渾然冇有在意他人的目光,觀察完屋子裡之後,她抬手指著桌上的一個茶壺,問:“誰給他們送的茶?”

毫無意外,範同生等人是中毒而死。

她審視了屋內所有的東西,確定了毒的來源就是那個茶壺。

因為正好桌上的五個杯子都有動用過的痕跡。

院士想了想,回道:“根據守門保安的說法,出事前範長老和白院士在屋子裡發生了很激烈的爭執,為了讓他們安靜下來,才特意讓同事泡了壺茶送過來,茶是從保安辦公室送過來的。”

說完,又向秦舒請示道:“副院長,要不要先把這裡收拾一下?”

畢竟聞訊而來的人越來越多,而這麼多屍體橫七豎八倒了一地,挺滲人的。

秦舒想了想,“報警了嗎?”

淡淡一句話,問得對方一愣,下意識地答道:“還冇,您的意思是......”

“我覺得,應該讓警方來處理!”秦舒當機立斷地說道。

說完,征求似的看了齊鈺和劉喜文一眼。

兩人朝她點點頭,齊鈺更是攤手錶示:“副院長,我們都聽你的。”

秦舒無奈一笑,轉過頭,對身前的院士快速吩咐起來:“先報警,然後把現場保護起來,儲存好所有的證據,不管是相關的人證,或是監控視頻資料,隻要能找到的,都要儘可能詳細的找出來,等警方到了之後,交給他們!”

院士認真聽著,等秦舒說完,才遲疑地開口:“可是......副院長,範長老是國醫院的人,出了事,我們國醫院也是有自查特權的,如果交給警方的話,這事兒恐怕會鬨大......”

“鬨大不怕,把真相查清楚纔是最重要的!”秦舒擲地有聲地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