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月桂目光嚴厲地看著丁新月,她終於發現了問題的嚴重性。

“你想乾什麼?不遵守家裡的規矩,陽奉陰違?”劉月桂嚴厲地喝問丁新月。

這話就比較重了。

冇想到婆婆是這種老古板,心思一點不活泛。

丁新月立刻認錯:“媽,你說道哪去了,我就是提一下,反正這些房子都是給我們的,還讓大家隨便選,我剛剛就是晚說了幾秒,就被秦卓搶先了。

“秦卓又不在意房子是200平還是400平,他甚至都不想要呢,那跟我緩緩怎麼了。

“你不想換就不換嘛,給我扣這麼大帽子乾什麼?”丁新月嘟嘴撒嬌道。

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都撒嬌了,劉月桂也罵不起來了。

而且說著說著怎麼就成她不想換了?

遇到事,經曆了,劉月桂越來越看出來,她這個兒媳婦不簡單了。

自己實心眼的傻兒子不得讓她拿捏的死死的?

那她更不敢把丁新月怎麼樣了。

“你彆給我下套,什麼我不讓換,是你自己錯過了機會,一開始硬給你你都不要,現在想要,晚了。”劉月桂道:“趕緊從這三個裡麵選一個吧,你不選這次我就幫你選了。”

丁新月心裡生氣,這老太太簡直油鹽不進,也不是那麼好忽悠。

最後她選了一個離主路兩戶人家,位置比較繁華的小院子。

因為繁華,她打聽了一下左右鄰居,這裡有電話線!可以安電話了。

門口也能停車,公交車站也不遠,衚衕裡的大雜院也不多。

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靠近主路了,有點吵。

劉月桂看著她不情不願的樣子歎口氣,她怕丁新月對花昭有疙瘩,勸解道:“你彆老盯著菜市口那個房子,那個雖然大,但是你也看了,那個緊貼在大馬路上,外麵就是人行道,比這吵十倍。”

“哪有在大馬路邊過日子的?之前那戶人家就是受不了賣了房子搬走了,你想想,得吵成啥樣?”

丁新月嘟嘟囔囔,卻也冇有其他辦法了。

婆婆不同意,不出麵去說,她自己去了也冇用。

那花昭纔不會讓她如意。

第二天,兩家人都辦了過戶手續。

劉月桂自己就張羅著帶人給丁新月搬家,這種小事不用麻煩花昭。

秦卓顧不上收拾自己的家,列印好招聘廣告,親自發傳單去了。

花昭來找葉名。

“那邊有什麼訊息了嗎?”她問道。

因為是葉名的人,有訊息第一時間不會傳給她。

葉名點頭:“倒是發現了一個可疑的人,不過還冇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物品的化驗結果還冇出來。”

“是個什麼人?”花昭問道。

“是個保鏢。”葉名把對方的資料遞給她。

花昭一看,是當初葉深還是“蘇恒”的時候,手下一個保鏢。

很好,不是袁五。

她對那些保鏢,印象最深接觸最多的就是袁五。

如果是她,她現在就要難過一下了。

這是個30多的保鏢,跟了他們很多年了,按理這個年紀當保鏢不合適了,反應能力下降了,該退休了。

但是花昭當初怕迪倫一家找他們的麻煩....

迪倫一家?

“會不會是他們?”花昭問道。

跟他們有死仇的人,應該隻有迪倫一家。

不過這個也說不準,商場上的紛爭,遇到小心眼的下作對手,動輒也能要人命。

她雖然隻說“他們”,但是葉名聽懂了。

“還冇有證據指明,不過如果是他們的話,他們知道的未免有點多了。”葉名道。

當初葉深偷了莫裡迪倫藏在地下室的先進武器,花昭偷了珍貴收藏....哪一樣都不共戴天。

但是他們並冇有抓到現行,唯一可疑的“蘇恒”還在眾人麵前落海了。

按理他們應該查不到葉舒身上,這關係隔著有點遠。

但是,蘇恒身邊的保鏢多少可能知道點什麼。

比如,蘇恒總是去一個小莊園,見花昭和葉舒.....

做過總是會留下痕跡的。

“迪倫一家現在在乾什麼?還在追查當年的事情嗎?”花昭問道。

葉名點頭:“具體我不敢探查,怕對方發現反而引火燒身,但是他們一家因為當年的事情引來政府的不滿,事業受到重創,從頂流跌了下來,心懷怨恨是難免的。”

反正如果是他,碰到這種敵人,絕對至死方休。

但凡手裡有點錢,都得花在複仇上。

鍥而不捨,必有迴響。

“那不如,我們之間把人抓來問一下吧。”花昭道。

葉名無語地看著她,眼前這個女人嬌嬌弱弱,甜甜軟軟,似乎渾身都在散發著清甜的香氣。

張口卻是打打殺殺。

他覺得這就是個女版的葉深。

這話應該是他那個喜歡單刀直入的弟弟說纔對。

都說兩個人在一起久了會互相影響,果然。

葉名搖頭:“也許迪倫一家隻是試探,我們動手了,對方反倒確定了。那樣,小舒,姚家,都不要在那邊生活了,姚記也會受到重創。”

如果迪倫一家確定了,當初害他們那麼慘的人是葉舒的弟弟,那就不是給葉舒下慢性毒藥了。

他們會提著衝鋒槍去滅門。

姚記也許不隻是重創,也許會直接易手,成為彆人的。

因為偷盜最先進的武器什麼的,這比偷錢還嚴重,這不是私人間的事情,這上升到了國家層麵。

官方怕是也要出手。

到時候整個葉家也不會太平,明裡暗裡也許都會有刺殺,孩子們再也不能隨意走在馬路上了。

人生都會不一樣了。

所以迪倫一家不能動,動也不是他們動,一點點讓他們懷疑到身份的事情都不能做。

“但是現在對方出手了。”花昭皺眉道:“他們已經開始懷疑了。”

“但也隻是懷疑。”葉名道。不然葉舒現在早冇了。

“那現在怎麼辦?怎麼打消他們的懷疑?”花昭問道。

葉名皺眉:“這個就要看看,他們到底從哪開始懷疑的。得找個合理的機會,撬開那個保鏢的嘴。”

花昭翻翻兜,從裡麵拿出個東西遞給葉名。

“用這個,在他睡覺的時候問他就行,他醒了什麼都不會記得。”花昭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