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月從睡夢中醒來,聽到的第一句話,就是南潯說她上新聞頭條的事情。

她擰起眉頭,連忙將手機拿出來。

新聞網站頭條的圖片瞬間闖入她的眼簾。

照片就是她之前跨在厲景川身上,被他抱著進入厲景川宅子的照片。

照片上,她閉著眼睛,正親吻著厲景川的脖頸,厲景川緊緊地扣著她的纖腰,正大步地朝著宅子裡麵走去。

在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黎月的腦袋“轟”地一聲炸開了。

她覺得自己的心臟在一瞬間被揪緊了。

抬頭看了一眼標題:

“厲家淩家鬥了一年,淩家二小姐卻夜裡私會厲景川!”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淩二小姐和厲氏總裁到底什麼關係?”

“炸裂!是世仇還是戀人?淩家厲家關係成疑!”

一個個標題,都在黎月脆弱的神經上紮。

她咬住唇,強行壓製住心底的情緒,將報道一篇一篇地看完了。

每一篇,都在明裡暗裡在說她是個水性楊花,冇有底線的女人。

而這些報道用的照片和資料,全都來自於昨天秦牧然給她看的那些!

女人的手緊緊地捏住手機,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開始上湧。

這就是秦牧然對她的報複嗎?

她以為秦牧然會等到婚禮結束!

冇想到現在就開始了!

女人死死地咬住唇,連忙打開門。

門外,南潯和淩果正擔憂地看著她。

“黎月,你今天不要出門了,秦牧然和淩青荷的婚禮,你也彆去了。”

淩果抓住黎月的手臂,壓低了聲音,“這些報道都明擺著是針對你的,你今天要是出門,肯定會被唾沫星子淹死的!”

南潯也擰起眉頭來,“這些東西,我們一時半會還解釋不清楚,在事情平息之前,我覺得你也應該聽淩果的,好好在家休息。”

黎月勾起唇來,“好好在家休息,就能避免嗎?”

話音剛落,外麵響起了車子停下的聲音。

家裡的傭人焦急地衝上樓來:

“黎小姐,你......你父親和你姐姐來了!”

黎月眯起眸子。

來了。

她就知道,既然秦牧然和淩青荷已經將她和厲景川親密的事情放出去了,那她偷偷送走柳如煙的事情,怎麼可能不讓淩修誠知道?

想到這裡,女人深呼了一口氣,甚至連衣服都懶得換,直接去洗了把臉,穿著睡衣就下了樓。

淩修誠和淩青荷一下車,就直奔柳如煙的廂房去了。

淩青荷一邊攙扶著淩修誠,一邊淡淡地歎了口氣:

“父親,您也彆太生氣了,黎月喜歡厲景川,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那些新聞報道,的確是對我們淩家產生了很多不好的影響,但是問題是可以解決的,您彆氣壞了身子纔好。”

“我們今天來這裡,是告訴媽媽,我今天要結婚了,讓她跟著開心開心。”

“您可千萬彆動氣,萬一被她感受到了您不好的情緒,她也會不開心的。”

淩修誠已經被黎月氣得在病房裡搶救過一遍了。

他現在手裡捏著速效救心丸,狀態比之前要好上了很多。

聽淩青荷這麼一說,男人冷笑一聲:

“她養的好女兒!”

“如果她覺得生氣,不開心的話,就趕快給我醒過來!”

說完,男人抬腿,掀開門上麵遮擋著的簾子,直接進了門。

廂房裡麵空無一人。

原本應該躺著柳如煙的地方,現在隻有一張空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