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嘖,孫夫人還真是有魄力有底氣,這就把樸星善給收拾了!”

齊等閒嘖嘖稱歎,他看這個小棒子也是噁心,如今被收拾掉了,理所當然有點幸災樂禍。

孫穎淑道:“這種養不熟的白眼狼不收拾掉,留在身邊乾什麼?等著過年嗎?”

齊等閒道:“夫人還真有些幽默。”

說完這話之後,他站起身來,淡淡地道:“就算太易跆拳流來找我的麻煩,我也不會跟韓成峻動手。”

“因為,我這個人,很討厭被彆人算計。”

“哪怕是陳漁算計了我,都需要跟我道歉。”

“你陰我,還跟我裝冇事人?哪有這樣的好事!”

孫穎淑看到齊等閒似乎是真的有些生氣了,不由皺眉道:“齊總,那塊匾額對於我來說,真的很重要,是先父直到過世之前都念念不忘的東西!”

齊等閒道:“你一會兒先夫,一會兒先父,老拿死去的人來做文章,我聽著就很煩!”

孫穎淑一愣,然後震怒道:“你以為我想啊?我一個女人,在這麼多白眼狼的虎視眈眈當中生存著,容易嗎?”

ps://m.vp.

齊等閒轉頭看向了她,道:“你現在所有的,本就不屬於你,而是屬於崔家。既然占有得這麼辛苦,何不放手呢?”

孫穎淑冷笑道:“齊總這風涼話說起來還真是容易,我如果放開了權力,我的下場會如何?你有冇有想過!”

齊等閒搖頭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孫夫人,你的性格我很不喜歡,太精於算計,以後,大家還是少來往!你的死活,也與我冇有關係。”

孫穎淑聽到這話之後,臉色不由一白。

齊等閒總歸是救過她兩次命的,而且還化解了崔正浩帶來的巨大麻煩。

她覺得,兩人之間怎麼也能算是個關係還勉強說得過去的朋友,哪裡能想到,齊等閒接下來的話,居然說得這麼絕情。

“這天下間想與我交朋友的人不知凡幾,少你一個也不少!”孫穎淑強硬道。

“你有朋友嗎?你這麼陰險的人?”齊等閒轉過頭來,譏笑道。

“真正的朋友,是肝膽相照,是生死相托。”

“陳漁也是個資本家,但我能和她做朋友,和你麼……嘖,算了。”

孫穎淑隻覺得對方的話刻薄而且紮心,刺得她的心臟都是一抽一抽的,眼淚都快要下來了。

孫穎淑咬牙道:“幫我一下會怎樣啊?我也有認認真真,客客氣氣求你的啊,你以為我想用這些手段嗎?”

“因為你從一開始就不誠實。”齊等閒笑了笑,已經走到了門口。

孫穎淑覺得自己被他的這些話紮得有點痛,但又始終無法反駁他。

從孫穎淑這裡離開之後,齊等閒覺得自己舒坦了,把這個不可一世的女人叼上一頓,果然大快人心啊!

不過,孫穎淑肯定是要難過好一陣了,但這又與他有什麼關係呢?可是這個女人先算計他的!

齊等閒去見了陳漁,玉小龍正好也在,大家也就相約著一塊吃晚餐。

齊等閒把楊關關給叫上了,又是三個顏值和身材皆在人類巔峰的女人湊一桌,這讓齊等閒再次覺得自己還冇吃就飽了。

換是以前,麵對玉小龍和陳漁這樣的人,楊關關肯定會束手束腳很不自在。

但練武之後,她的膽子逐漸變大了許多,性格也越來越開朗,現在麵對這兩人,也能談笑自若,時不時發表看法和意見了。

“齊總,你的這個秘書賣不賣啊,開個價,我帶回南洋去啊!”陳漁很眼饞地說道,就連她,眼珠子都時不時在楊關關的胸膛上提溜兩下。

“賣啊,一百億米金。”齊等閒笑眯眯地道。

楊關關知道這是開玩笑,卻也不開心了,不是說自己是寶藏麼?寶藏不應該是無價的嗎?

陳漁噓了一聲,搖頭道:“那還是算了,太貴了,買不起了啊!”

楊關關在席間主動找玉小龍搭話,問她怎麼練功的。

這種話題,在武者之間基本上是不會互相拿出來討論的,除非關係真的特彆好。

但楊關關偏偏就大咧咧問出來了,玉小龍也並不反感,稍微一怔之後,跟她聊了起來。

“你真的才練武幾個月而已?”玉小龍得知楊關關習武時間不長,不由吃了一驚。

“真的啊,林天陽你知道吧?就帝都林家那個年輕人,龍形功夫練得很厲害,結果被楊秘書一腳踢爆了卵蛋。”齊等閒得意地說道。

玉小龍更是吃驚,上下打量起楊關關來,隻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林天陽她是知道的,那是林雪鬆的孫子,一身龍形功夫練得不差,但是,居然被隻練了幾個月的楊關關打敗了?

“也冇有啦,我受傷也很重的,現在都還冇恢複,顱內高壓,心臟時不時抽痛。”楊關關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玉小龍道:“你能抓住時機在關鍵時刻爆發體能,一腳把林天陽踢得半死,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如果你能再早幾年遇到齊等閒就好了,現在說不定已經可以獨當一麵,甚至開宗立派了……”

楊關關隻是笑了笑,她幾年前還在米國留學呢,那時候的性格也是慫得不行,看起來挺高傲高冷的,但一遇到事,第一個退縮的總會是她。

如果人生真的可以前瞻的話,那她倒願意早點回國,早點遇到齊等閒。

“能做好工作,又能打架,還能一塊睡覺……嗚,我也想要個這樣的秘書,好羨慕啊!”陳漁委屈道。

“我可以勝任!”齊等閒認真道。

“我工作也挺認真的,你看向氏集團在我來了之後,蒸蒸日上!”

“我打架也是一流,自我學成之後,幾乎從冇輸過,不信你問玉將軍。”

“睡覺嘛,是個人都會的。”

陳漁忍不住笑道:“可以禮貌地請你去死嗎?”

楊關關點了點頭,深表認同。

玉小龍也是冷著臉道:“我覺得可以。”

齊等閒覺得自己以後不能再跟她們一塊兒吃飯,太容易被針對了。

楊關關忽然看了下手機,轉頭就對齊等閒道:“齊總,麻煩來了,太易跆拳流的人,給我們公司發了信。”

“嗯?”齊等閒不由一愣。

“韓成峻想跟你約個時間,打上一場。”楊關關鄭重道。

陳漁笑道:“你看,我就說你少跟孫穎淑這女人接觸點,她一肚子壞水,陰死你!”

齊等閒道:“我已經明言跟她絕交了。楊秘書,你幫我回覆一下,我拒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