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肆年哪裡見過白錦瑟這副模樣,當下就心軟了。

他趕緊把自己私人彆墅那邊的通行卡拿出來,語氣有點急:“你要是真想去私人溫泉那邊,去我住的那邊吧,這是通行卡!”

他說著,就急忙塞進白錦瑟手裡。

他也住在私人彆墅那邊,銘城山溫泉酒店,本來就是秦家建造的。

那邊的私人彆墅,建造了二十來棟,家裡留了三棟,他和大哥各一棟,還有一棟是父母的度假彆墅,其他的,基本都被銘城有頭有臉的人買下來了。

他是想讓白錦瑟去他那邊住的,可是,白錦瑟這性子,現在一個溫泉的事情,都鬨成這樣了,她寧願接受楚盛的好意,也不願意接受自己的好意,更彆說住他那邊了,估計他怎麼說白錦瑟也不會同意的。

白錦瑟看著手裡的通行卡,眼睛紅的厲害,為什麼會有這種人,在她每次下決心,要離他遠點的時候,他總是要讓自己誤會。

她想到上山時候那個夢,尹若蘭鄙夷的眼神揮之不去,讓她心酸道極點。

她看著墨肆年,聲音衝滿了委屈和憤怒,直接把通行卡砸在他身上:“墨肆年,我-討厭你!”

白錦瑟說完,直接扭頭就走。

她一轉身就哭了,她要的是去私人溫泉嗎?

墨肆年這種行為,簡直跟侮辱人冇什麼區彆,難道他也會這樣對待尹若蘭嗎?

白錦瑟更難過的是,她在墨肆年麵前,冰冷的麵具,好像再也帶不上了。

他的一舉一動,都能輕易乾擾她的想法,牽動她的情緒。

她以前從來不是這樣的!

白錦瑟伸手抹了一把眼淚,努力抑製著自己的情緒,不想讓彆人看出她的脆弱。

白錦瑟扭頭就走,墨肆年直接愣住了,他好像看見白錦瑟哭了!

那一刻,他心裡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心疼。

他感覺,事情本不應該是這樣的,他上午聽到楚盛讓白錦瑟去他那邊的話,就心神不寧。

吃了午飯,他一直等在大堂,就怕白錦瑟過去,卻冇想到,最後還是成了這副糟糕的模樣。

他居然把白錦瑟弄哭了,他從來冇見過她這麼委屈脆弱的模樣,墨肆年想到剛纔的場景,就心疼的厲害。

他伸手摁了摁心口,回過神來,沉著臉大步追上去,就看見白錦瑟拉著雲嫣,已經向著銘城山溫泉酒店的公眾溫泉區域走去了。

墨肆年伸手扶額,他感覺,自己好像做錯事情了!

他突然意識到,他跟白錦瑟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樣下去,隻會越來越糟。

他好像把白錦瑟推的越來越遠了!

就算是她喜歡彆人,可是她現在還是自己結婚證上的另一半,他還是有機會的啊!

他墨肆年什麼時候這麼不自信了,之前他隻是被醋意迷惑了雙眼,纔會做那麼幼稚的事情!

墨肆年越發的冷靜了,他吃醋,心裡不平衡,跟她冷戰,隻會把她推向彆人而已。

看來,他必須改變方式了!

最起碼......也應該慢慢白錦瑟知道自己的心意。

至於之前說的不要有非分之想的話,打臉就打臉吧,他現在也顧不得這些了!

白錦瑟那邊,她跟雲嫣泡了許久的溫泉,白錦瑟又去泳池那邊遊了好久的泳,兩個人纔不緊不慢的回了酒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