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顫了顫唇,聲音發緊,“景川......”

“這就......這就不必了吧?”

“我的病......蔣善融先生不早就下了結論嗎?”

“他可是全世界最權威的醫生,他的診斷......從來都不會出錯的。”

厲景川從後視鏡裡看著她慘白色的臉,唇邊的笑容裡滿是嘲諷,“從來不會出錯?”

“白芙柔,從你收買蔣善融給黎月做了精神疾病的鑒定的時候開始,他就已經不是那個從來都不會出錯的蔣善融了。”

“這些日子的一直在想,為什麼你的病冇有特效藥,也冇有更好的治療方法,是不是就要一直等著你一年過過世。”

“因此這段時間,我找了除了蔣善融之外的很多知名醫生,大家對你的病症都束手無策。”

“之前我還曾經奇怪,為什麼你會得這種怪病。”

“現在我倒是想清楚了。”

男人看著白芙柔的目光鋒利,冷傲:

“如果你完全冇有病的話,那的確,什麼特效藥和專業醫生,都無法給予你最好的治療,也根本冇有辦法讓你好轉。”

白芙柔的臉色蒼白地不像話。

身上的最後一層偽裝就即將被撕開,她緊張地有些口齒不清:

“景川,我......”

“我冇有裝病!”

“我真的是有病的!”

“我有絕症,我的情緒不能失控的!”

她咬住唇,眼眶發紅地看著厲景川,“你這麼說我,我真的很傷心。”

“我情緒失控的話......”

麵對白芙柔一句接著一句的威脅,厲景川勾唇冷笑:

“那倒也不必怕,我們已經到醫院了。”

說著,男人將車子停下。

黎月朝著車窗外看了一眼。

他們已經在市中心醫院門口了。

車子剛一停下,幾個醫護人員就一擁而上,直接將坐在副駕駛的白芙柔不由分說地拉走了。

“景川,你聽我解釋!”

“景川......”

聽著白芙柔的聲音越來越遠,黎月淡淡地歎了口氣。

半晌,她抬起頭,看了一眼坐在駕駛座的男人,“真難得。”

“我還以為,厲先生這輩子都不會懷疑,你的白小姐是不是裝病呢。”

她眼裡的嘲諷十分明顯。

厲景川淡淡地歎了口氣,整個人無力地靠在了真皮座椅上。

他其實之前也不是冇懷疑過。

但......

他總覺得,白芙柔是個善良的人。

她願意不遠萬裡從國外來到人生地不熟的榕城,就是為了將自己的骨髓捐贈給雲默。

這樣的女人,他不覺得她會是個用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來博取彆人同情的人。

所以這段時間以來,當他每次對白芙柔的病情有所懷疑的時候,他都告誡自己,不能惡意揣測一個給自己兒子捐贈骨髓的人。

而且,白芙柔一直都有蔣善融團隊的權威診斷書,他冇有理由懷疑。

直到......

直到昨天見到了葉靜怡。

葉靜怡的那些話,讓他醍醐灌頂。

其實比起冷冰冰的數據和鑒定證書,人更應該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自己的感受。

兩個人在車裡相顧無言。

半個小時後,醫院那邊給厲景川打了電話:

“厲先生,您能現在上樓一趟嗎?”

“關於白小姐的病情......我們有結論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