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出發冇多久,元寶就在車裡捱了一頓胖揍。

小傢夥又哭又嚎的,卻還記得走的時候老爸囑咐他的話,抽抽嗒嗒地對蘇睿道:“外公,一人做事一人當,你打我罵我就好了,彆罵我爸媽了,不然我回家後還得再挨一頓。”

他可太慘了,一個弄不好就是混合雙打。

“你就是欠揍!”

蘇睿黑著臉,覺得自己下巴還疼著呢,又照著元寶撅起來的小屁屁給了一鞋底,悻悻地穿上,給小傢夥提起褲子,把他塞進了前麵的車裡,讓他和哪吒待一起,眼不見心不煩。

他則去了言淵的那輛車。

元寶小臉上還掛著淚呢,小心翼翼地靠在座椅上,委屈巴巴地揉了揉自己飽受摧殘的小肉團,嘴巴使勁撇著。

哪吒一看他這副倒黴模樣就知道他是又捱揍了。

“出發還不到十五分鐘,你也是厲害。”

元寶皺了皺小鼻子,“我又不是故意的……”

哪吒一針見血地評價道:“樂極生悲。”

“哎呦……好疼啊,你幫我看看是不是腫了?”

元寶慘兮兮地叫著,轉過身去,十分不見外地把小屁屁對準哪吒,讓哪吒大夫給他瞧瞧。

哪吒一臉嫌棄地拉開他的褲腰帶,草草看了一眼,通紅一片,“還行吧,就是紅了點……彆動,我給你噴點藥。”

他輕車熟路地從老媽給他備的醫藥箱裡拿出一瓶噴霧,對著元寶紅通通的小屁屁一通噴,噴完後道:“晾一會兒。”

元寶這會兒倒是很聽哪吒的話。

他雖然也從小跟外公和老媽學醫,草藥聞了不少,但在這方麵完全冇有天賦,捱了不知道多少手板,藥草的名字該記不住的還是記不住,明明腦子也不笨,在這方麵則缺了根弦,蘇睿和蘇音見他確實冇這方麵的興趣和天賦,也不強求。

哪吒比他好很多,最起碼懂一些藥理,在元寶眼裡,自家哥們兒簡直就是神醫級彆的,將來肯定也會是大大夫。

“我誌不在醫。不過懂點藥理也挺好,關鍵時刻能保命。”哪吒從小跟著外公外婆、大舅舅和爸爸媽媽學習很多東西,他知道他們都很厲害,他們身上的本事足夠自己從小學到大,但他也有自己感興趣的和不感興趣的。

其實他很早就知道,他人生的路線在一出生的時候就差不多已經被定好了,他是喻家公開的嫡長孫,將來是要繼承家業的,不隻喻氏集團,還有南氏集團,都要交到他手上。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他享受著優渥的生活,有些責任該履行的就要去履行,該他承擔的東西他就不會想著去逃避。

元寶扒著座椅靠背晾著小屁屁,若有所思道:“沒關係,還有小葉子呢。將來咱們負責掙錢,救命的事就交給她了。”

不知道是元寶對妹妹的期望太高還是預言太準,小葉子抓週的時候麵前擺放著許多東西,她抓到的卻是一把藥草。

當時最高興的,莫過於蘇睿。

外孫他已經放棄了,但是外孫女還是可以寄予厚望的!

洛君珩坐在一旁,聽著兩個小人兒的對話,覺得挺有意思,孩子有他們自己的世界,大人總覺得他們不懂,其實他們有自己看待世界的角度,未來還得靠他們這一代去支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