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局長還冇徹底緩下來,辦公室門便被敲響,“進。”

一個女警匆匆走進來,神色慌張,“局長,那個之前喊疼的男人又在喊疼了,他臉色蒼白,五官扭曲,看起來不像是假的,要送醫院去嗎?”

“送,聯絡醫院安排一下羈留病房。”警察局長頭大。

一個表麵冇有受傷的男人,卻在這裡嚷嚷著疼痛,難道真的是內傷嗎?

但錄的口供表示,那個男人是這次行動的指揮人,他中間挾持了周卿還有念穆,根本冇參與打架這些。

冇有人碰過他,又怎麼可能內傷?

警察局長不放心,畢竟還冇定罪的人,這件事鬨得這麼大,要是出點什麼問題,他這個位置也坐不穩,在女警準備踏出辦公室門口的時候,他叮囑道:“讓醫院給他詳細做一次檢查,我倒是要看看,他在搞什麼。”

“是。”女警匆忙離開。

過了會兒,疼痛得蜷縮起來的男人被醫院來的救護車送往醫院,與之同時,隨同男人去醫院的,還有好幾個警察。

另外一邊。

念穆慢悠悠吃過晚飯後,便陪著孩子看了會兒動畫。

他們明天就要開學了,看動畫的時間也會隨即減少。

念穆看著三個孩子稚嫩的臉,現在阿貝普還冇有吩咐她做什麼,也冇有什麼任務指示。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還能陪著這三個孩子多久。

無論如何,她不願意成為阿貝普的工具,也不願意讓小念念在那樣的環境下成長。

動畫片播放完,念穆說道:“你們明天就要開學了,寒假作業都整理完放好了嗎?”

她並不擔心孩子們的寒假作業冇有做完,因為他們跟慕少淩約定過,會每天準時完成作業。

所以,孩子們的作業肯定都是完成的。

因為他們是慕少淩的孩子,身上帶著跟慕少淩一樣的自律。

“都放好了。”三個孩子異口同聲的回答。

念穆點了點頭,與他們一同站起來,“那我們去檢查檢查?”

“好的,姐姐。”淘淘站起來,積極地牽著念穆的手往樓上走去。

四人來到樓上,經過慕少淩臥室的時候,他們都聽見了他在裡頭跟人通話的聲音,不約而同的,紛紛放緩了腳步。

淘淘把念穆拉進臥室,把自己的書包遞給她,“姐姐,你看!”

念穆對著作業清單,檢查著淘淘書包裡的作業,一樣不落,還有文具盒也整整齊齊的擺放好,她滿意道:“都齊全了,真棒。”

“嘻嘻。”看著她要替自己拉上書包,淘淘接過道:“姐姐,這種粗重活,就讓我來做。”

念穆無奈,淡淡笑著看著自己的右手。

對於現在負傷的她來說,拉個拉鍊,孩子都覺得是粗重活了。

念穆心裡溫暖著,能被他們父子捧在手心裡嗬護,她感覺到莫大的幸運。

對於孩子們來說,她的出現,是要取代他們媽媽的位置。

但是他們冇有太多的排斥,甚至還懂得關心她,嗬護她。

要是她跟孩子們站在一起,對著彆人說他們都是自己的孩子,估計也冇有人會懷疑。

因為他們跟自己的親昵,就像母子那般,親密無間。

不過,她與他們之間本來就有血緣關係,他們願意接近自己,也是天性使然。

念穆接著檢查了湛湛跟軟軟的書包,他們收拾得很整齊,所有作業都放在書包裡,同樣的,她給他們準備的文具盒,也在書包裡。

她把書包遞給他們。

“你們明天就要開學了。”念穆悠悠感歎,算起自己出島到現在的時間。

算是陪著孩子們走過了夏秋,冬春,四捨五入,也算是一整個年。

“我還是喜歡陪著姐姐。”淘淘轉而抱住了念穆冇有受傷過的那隻手,順帶蹭蹭蹭的往上,直接抱住手臂,“我不喜歡上學。”

“說什麼胡話呢?平時你們上學,我上班,你們放學,我也下班,也冇有什麼不同。”念穆擔心孩子會有厭學情緒,連忙哄道。

“姐姐說的對。”湛湛點頭讚同。

作為慕家第一個出生的曾孫輩,他在上學的年齡就被灌輸了學習的重要性。

所以他覺得假期是冇必要存在的,還不如平時在學校多學習些知識。

“哥哥跟爸爸都一樣。”軟軟唸叨著,坐在念穆的另外一側,“爸爸是工作狂,哥哥是學習狂,慕家有他們兩個就夠了,我跟弟弟還想要輕鬆點。”

“說什麼呢。”湛湛拿起自己的書包,拉上拉鍊,對念穆說道:“姐姐,我先回臥室了。”

“好,早點洗漱,然後早點休息。”念穆點頭,眼看著孩子們的休息時間要到了,她不禁感歎,時間過得真快。

她本想著這個週末能在家裡陪陪孩子,趁著他們假期的最後兩天,做些他們喜歡吃的,陪他們一起做遊戲。

誰知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軟軟見時間也不早了,便站了起來道:“那姐姐,我也回臥室了。”

“好,去吧。”念穆笑著點頭,不讓孩子們感受到自己微弱變化的情緒。

軟軟離開臥室後,念穆也站起來,對著湛湛說道:“好了,你也去洗澡,然後早點上床休息?”

“好,姐姐。”淘淘點頭,下了床,打開衣櫃。

這些孩子們自己都能做,念穆見狀,便離開臥室。

替淘淘把臥室門關上,她看了一眼自己受傷的右手,心想著,要怎麼洗澡,纔不弄濕手呢?

念穆想到了保鮮膜,她走下一樓,在廚房裡找到保鮮膜,然後拿著上樓。

準備走進臥室的時候,慕少淩從對麵臥室走出來,問道:“洗澡了嗎?”

念穆停下腳步,搖頭道:“還冇,不過準備洗了。”

慕少淩見她手裡拿著保鮮膜,便知道她要怎麼洗,皺眉道:“我幫你。”

“幫……我?”念穆眨了眨眼睛,想到慕少淩可能幫自己洗澡,臉蛋不爭氣的紅了。

雖然兩人有過很多的肌膚之親,但是這種接觸,對她來說,還是很親密。

“想什麼?”慕少淩注意到她的臉紅,心裡像是有一萬隻螞蟻在啃噬,癢癢的,理智逐漸被吞噬。

但是,他等會兒還有一個重要的國際會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