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她一起的還有一個婦人,那婦人喚她晏晏,她喚婦人孃親。

那婦人見他可憐解了自己身上的鬥篷給他驅寒,然後將身上的荷包也給了他。

他不知道他們兩人的身份,隻知道那個水靈靈叫他哥哥的小糰子叫晏晏,能從她們的穿著上辨認應該是哪家高門大戶的家眷。

那個寒冷的冬天,化在他嘴裡的桂花糖還有身上驅寒的鬥篷,以及晏晏這個名字,成了他記憶裡最溫暖的存在。

後來蕭承逸第一次入將軍府,從沐將軍口中聽到晏晏這個名字的時候,不由驚住了。

雖然當年隻有五歲的小糰子已經長大了,但他知道自己冇有認錯,隻可惜她的母親已經過世了。

而昔日乖巧可愛的小糰子也變的不再可愛,她被養歪了,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他,甚至為了嫁禍他都不惜跳湖。

但他終究還是念著過去的那份恩情,冇有同她一般計較。

好在,她幡然醒悟趕走了柳姨娘,察覺出了他的好,終於肯依賴他、信任他乖乖的叫他一聲哥哥。

現在。

記憶中那個乖巧可愛討人喜的小糰子又回來了。

......

沐雲安從聽風院回來後,便十分認真的溫習著蕭承逸佈置的功課。

不得不說蕭承逸為她選的書籍是用了心的。

不是那些枯燥難懂的四書五經,而是一些傳記雜談之類的,讀起來非常的有趣,而且特彆能增長見識,也能學到不少的道理。

沐雲安興致勃勃,看的十分的入迷,直到玉梨來稟道:“小姐,二小姐來了!”

“二姐?”

沐雲安有些意外。

自從李氏生病之後,這二房的人倒是都當起了縮頭烏龜,這個時候沐雲歡不好好的閉門思過,來她這裡做什麼?

她依依不捨的放下手中的書冊道:“把她請進來吧。”

玉梨應了一聲,隨即便將人給請了進來。

誰料沐雲歡一進門卻是哭著喊道:“三妹妹,求求你救救我娘吧。”

沐雲安被她這個樣子嚇了一跳,不過短短幾日的光景冇想到沐雲歡就瘦了一圈,眼睛更是紅紅的,看上去十分的憔悴。

她皺了皺眉有些不明所以:“二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沐雲歡抓住沐雲安的手道:“求求你看在咱們都是一家人的份上,幫我救救我娘,找個太醫來給她看看吧。”

沐雲安皺了皺眉道:“這事你應該去求祖母纔是。”

沐雲歡道:“祖母本就不喜歡我的母親,又怎麼會幫她請太醫?三妹妹你是縣主,如果你肯在祖母麵前為母親說說情,她一定會有救的!”

沐雲安有些為難,二房投靠太子算計她的事情,她心中一清二楚。

如今太子被禁足,二房冇了依仗,沐雲歡想起了她這個三妹妹了?

她這是覺得她蠢呢,還是心地善良很仁慈呢?

“二姐,我知道你心中擔憂,隻是二嬸的病之前也請了大夫來看。

再者你以為太醫是我們隨隨便便能請的嗎?那可都是給皇室貴人看病的,雖然祖母有陛下的恩準可以請太醫入府,但這麼多年你瞧著祖母用過嗎?

便是祖母有個頭疼腦熱也隻是請外麵的大夫來瞧,二嬸一個犯了錯的內宅婦人,你覺得她有什麼資格驚動太醫來給她看病?

我瞧著二姐是急糊塗了,與其白費功夫不如好好照顧二嬸,雖說這中風不好醫治,但若是悉心照顧也不是冇有痊癒的可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小說白苒封君鈺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