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許覺得巧,溫母卻心裡一涼。

這個世界上那裡有那麼多的巧合?

她當時懷的可是一胞胎,做過產檢千真萬確的。

難道……

溫母不敢想,她怕這個養了二十多年的兒子不是自己親生的,溫與舟做的那些事情已經很讓她心痛了,溫西沉又危在旦夕,她不能再失去一個兒子了。

溫母心裡五味雜陳,梨煙卻以為她是擔心溫西沉,也就冇有在意。

“我先出去給我師父打個電話,讓他儘快過來。”

梨煙走了出去,避開人群,撥通了風泗陽的電話:“喂。”

梨煙換了個號碼,風泗陽一時半會兒冇認出來,直接道:“不去不去,老夫已經隱居山林了,不會再出去救人了……你彆悔棋啊!觀棋不語真君子,你彆跟他說話了!”

“風泗陽,你是不是下棋下瘋了,所以連我的聲音都認不出來了!”

梨煙咬牙切齒,還隱居山林,彆以為她不知道,他就在國外一個小區住著跟人下棋!

騙人都騙到徒弟頭上了!

風泗陽自然是聽出來了梨煙的聲音,嘿嘿一笑:“不好意思,我的小徒弟,我正下著棋呢,有什麼事情要不咱們一會兒……”

“我現在有一個緊急情況,你在三個小時後趕到江城市醫院,越快越好。”

風泗陽哭喪著臉:“梨煙,你不能這麼對我,我還冇下完呢,難道我在你眼裡就是一個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嗎,我……”

“你還有兩個小時五十八分四十六秒。”

梨煙剛剛丟下這句話,就聽到電話那頭的風泗陽傳來了呼呼的風聲。

跑這麼快?

梨菸嘴角抽搐,她是不是太為難風泗陽這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了。

“好了,等我閒下來了跟你下棋。”

風泗陽一下子如雨過天晴,心情瞬間美好起來:“好,說話算話哈!”

比起梨煙,那群擱樓下下棋的老頭都弱爆了!

梨煙纔是他想博弈的對象。

梨煙掐著表看時間,兩個半小時之後,果然收到了風泗陽的訊息。

“來醫院門口接我。”

梨煙果斷把病房號甩給了他:“自己過來。”

說完,就回了溫西沉的病房。

溫西沉每一分每一秒生命都在跟著流逝,這也是梨煙讓風泗陽以最快時間過來的原因。

以她現在的能力,還不足以治療溫西沉的傷,或者說,不足以讓他完全康複,不留下病根。

她記得,那風老頭子似乎有一顆還魂保命丹,到時候一定要騙過來。

風泗陽推開門的一瞬間,第一眼就看到了梨煙的笑臉。

“師父~”梨煙湊過去,接下了風泗陽的行李:“路途遙遠,累壞了吧,快坐下歇會兒……”

說完,還細心遞上了一杯水。

“你這丫頭,又想問我要什麼?”

風泗陽早就摸透了她的套路。

“既然您這麼說,我就不客氣了,我想要您的那個還魂保命丹。”

噗——

風泗陽一口水噴了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溫少的未婚妻又上熱搜了小說,溫少的未婚妻又上熱搜了小說最新章節,溫少的未婚妻又上熱搜了小說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