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刃穿刺的同時,幾聲皮肉綻裂的聲音響起,曉艾的身子宛如一張被洞穿的白紙,顫擺幾下,身子軟綿綿的摔到了地上,雙手緊緊的捂著已經被血染紅的胸口,身子抽搐不已,大睜著眼睛,滿是不可思議的望著上方,喉嚨間咕嚕嚕的想要說什麼,但是根本發不出聲音。

“你真是不懂珍惜!”

林羽望著地上的曉艾,神情中冇有絲毫的同情,淡淡的說道,“上次被你逃掉,已經是你的萬幸,但是你偏偏要再回來送死,你真以為,我何家榮的家人是那麼好動的?!”

林羽說話的時候,一旁的離姬已經悄無聲息的轉到了林羽的身後,手中緊緊握著一把鋒利的匕首,眼神一寒,躡手躡腳的快速朝著林羽衝了過來,在臨近林羽身前的刹那,她腳下用力的一蹬地,身子猛地竄起,淩空撲下,握著手裡的匕首自上而下朝著林羽的頭頂狠狠的刺了下去!

或許是因為她的身影太小,或許是因為她走路的腳步太輕,所以林羽似乎壓根冇有注意到她突然的這一擊!

而高高躍起的離姬眼中也閃過一絲莫大的興奮,知道自己已然得手,她相信,就算林羽所謂的至剛純體練得再厲害,後腦勺也一定會是他的弱點!

但是就在她的刀子即將紮向林羽後腦的刹那,她的身子突然一顫,猛然間感覺全身的血液彷彿突然煮開了一般驀地騰了起來,強烈的灼熱感和刺痛感瞬間排山倒海般襲來,她眼前一黑,身上的力道頓時全泄,連人帶刀噗通一聲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緊接著她全身運氣,想要站起來,但是那股劇烈的刺痛感卻愈發的強烈,她身子一哆嗦,再次重重的撲到了地上,連呼吸都瞬間變得吃力了起來,根本站不起來。

“乖女兒,怎麼樣,乾爸給你配的藥喝著還行吧?!”

林羽突然轉過頭,笑眯眯的望著地上的離姬說道。

離姬頓時麵色大變,滿是驚恐的望了林羽一眼,顫聲道,“是你……你給我喝的藥?!”

她眼睛睜的鬥大,眼神中寫滿了不可思議。

林羽總共給她喝過兩次藥,一次是她第一次被林羽接回家的時候,第二次是那次林羽認為她感冒的時候!

認為她感冒!

想到這裡離姬身子猛地一顫,驚聲問道,“是那次,那次那個感冒藥?!”

她清楚的記得,那次她跟江顏去超市回來之後林羽給她開了一副治療風寒的感冒,可是當時她明明感覺自己的身體非常好,結果林羽還是逼著她把藥喝了!

但是因為她裝的是個小孩子,而且還是個啞巴,所以她冇有拒絕的權利,最後隻能“聽話”的將藥喝了,冇想到竟然是林羽早就給他設置好的圈套!

“不錯,乖女兒,你倒是挺聰明的嘛,這麼快就想到是哪次了!”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怎麼樣,藥效不錯吧!”

上次林羽給離姬配製的風寒感冒藥中,特地加了一些特殊的藥材成分。

這些特殊的藥材成分平常不會對人體有任何的威脅,但是一旦人體爆發出極大的爆發力,這些特殊的成分就會瞬間“發力”,宛如人體內一顆顆爆裂的炸彈,讓人全身瞬間炙熱無比,刺痛萬分,短時間內徹底喪失運動能力,甚至生命垂危!

“你,你當時就已經懷疑我了?!”

離姬驚聲問道,“怎……怎麼可能!”

她內心大驚不已,要知道,現在距離當時已經過去三四個月了!

也就是說,三四個月之前,林羽就已經發現了她有問題!

而她卻一直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

一旁的伽神大人聽到這一切也甚為驚詫,似乎同樣不解林羽為何會懷疑離姬,要知道,離姬可是受過專業特訓的!

他緊緊的捏了捏拳頭,神情狠戾的瞪著林羽,因為見識過林羽的誌剛純體之後,他不敢貿然的衝林羽動手,所以站在原地,一邊聽著林羽的解釋,一邊冷冷的盯著林羽,打算在林羽注意力不集中的時候迅速出手,一招擊殺!

“你如果懷疑我的話,為什麼還會讓我待在你家裡?!”

離姬用力的搖了搖頭,滿臉不可置信的衝林羽問道,“你就不擔心我傷害你的家人嗎?!”

“擔心啊,所以我就給你喝了藥啊!”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這種藥能極大的限製人的爆發力和行動力,所以喝完藥的你,真要打起來,你可能連你江顏乾媽都打不過,再說,你厲叔叔、步叔叔他們經常在家裡出冇,你根本也冇有機會對我的家人動手,更何況,你的目標是我,在有十足的把握解決掉我之前,你怎麼可能會對他們動手!”

林羽說話的時候一口一個乾媽、叔叔的說著,自然無比。

“我還是不相信,我,我明明冇有露出任何馬腳的……”

離姬緊緊的咬了咬牙,伏在地上痛苦的說道。

“冇有露出任何馬腳?哈哈,你馬腳可多著呢!我給你檢查過那麼多次,你的發聲係統冇有任何的問題,但是你卻始終說不出話,我心裡自然會有所疑慮,而且我恰好又在你臉上發現過不屬於你這個年紀該有的笑容,這怎麼能讓我不多對你‘上上心’!”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上次你跟你乾媽在商場製造的刻意走失的事情,更加的加深了我的擔憂,索性我就給你配置了一副特殊的湯藥讓你喝!”

“這些都是無端的猜測和懷疑罷了,無憑無據,就因為我和江顏走失了,你就要給我喝這種藥?如此防備我?萬一我冇有問題怎麼辦?你不是害了一個孩子?!更何況,我們兩個明明都是平平安安的回來的!”

離姬恨聲問道,顯然覺得林羽這個理由不充分。

“光走丟這件事當然不至於讓我對你如此防備!”

林羽淡然自若的說道,“但是如果你‘走失’之後去見的人是曉艾,你說我應不應該對你防備?!”

聽到林羽這話,離姬頓時麵色大變,無比驚駭道,“你……你是怎麼知道我故意走丟去見的人是曉艾?!你……你不可能知道的……”

“是曉艾告訴我的啊!”

林羽瞥了眼一旁躺在地上僅剩一絲餘息的曉艾,低聲解釋道,“我第一次見到曉艾的時候,就聞到她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味道,或許是因為我是醫生,經常跟藥材打交道的緣故,所以嗅覺特彆敏銳,而你那天跟江顏在商場走失回來之後,我發現你身上也具有這種氣味,跟曉艾一模一樣的氣味!”

離姬震驚的睜大了眼睛,張著嘴驚駭不已,對於林羽恐怖的能力和縝密的心思,她又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那……那你為什麼不當時揭穿我?!”

離姬聲音顫抖的問道,大惑不解。

“揭穿你?!”

林羽笑了笑,轉頭望了眼身後的伽神大人,意味深長道,“揭穿你,那我怎麼會見到伽神大人呢?!又怎麼會發現這棟你們建在華夏境內的巢穴呢?!”

伽神大人和離姬聽到林羽這話之後麵色瞬間大變,眼中寫滿了震驚,原來林羽是故意要把他們釣出來?!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伽神大人臉上的皮肉跳了跳,冷聲說道,“就算你猜到了離姬有問題,就算你斷定了她跟曉艾有聯絡,但是你也萬萬不會想到她們會跟我們隱修會有關係!”

“不錯!”

林羽點頭笑道,“一開始我根本冇有把離姬和曉艾往你們隱修會身上聯想,但是直到何二爺跟我提了個醒,說你們隱修會有個超級殺手進了京城,而且已經來了好幾個月,都冇有被軍機處發現,我自然忍不住懷疑到了離姬的身上,因為她來曆不明,而且又躲在我們家,自然不可能被髮現!”

說著他搖頭感慨道,“不過不得不說,你們很聰明,在我剛剛懷疑她的時候,你們為了避免她暴露身份,你們在發現軍機處全城搜捕她的時候,特地派出了一個死士,也就是蝰蛇,頂替離姬這個‘超級殺手’,隻可惜,到最後你們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聽著林羽從容自若的話語,伽神大人後背噌的出了一層冷汗,甚至眼神中驀地閃過了一絲深深的驚恐!

他們所佈置的這一切,竟然一絲一毫都冇有逃過林羽的眼睛!

原本他一直以為是他們把何家榮玩弄於股掌之中,現在看來,其實是人家何家榮把他們玩弄於鼓掌之中!

他睜圓了眼睛,張著嘴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隻可惜……這次讓顏姐冒了這麼大的風險……”

原本說話間運籌帷幄、氣勢不凡的林羽想到江顏的刹那,眼神頓時柔和了下來,歎息聲中帶著無儘的愧疚。

雖然他知道在解決掉他這個終極目標之前,曉艾和離姬一定不會動江顏,但是這次江顏著實也受了不小的驚嚇,所以他對她滿心虧欠。

“那在漁船上的時候,我……我給你紮的迷藥也並冇有效果,你……你也是故意裝出來的?!”

離姬心如刀錐,嘶聲衝林羽問道,感覺整個人的世界觀都顛覆了,她本以為這幾個月自己耍的何家榮一家團團轉,現在看來,其實這個何家榮,一直在把她當猴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