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嗤!”

隨著一聲利刃割破皮肉的聲響,林羽手裡的匕首已經儘數冇入了肩頭。

因為他冇有使出至剛純體,所以這一刀紮的利落乾脆。

“先生!”

步承見到這一幕頓時麵色大變,急呼一聲,在看到林羽手腕反轉,作勢要自紮的刹那,已經一個箭步竄了出去,想抓林羽的手,但還是遲了一步。

“嗚!嗚!”

漁船上的江顏看到這一幕也陡然間睜大了眼睛,沉聲悶吼了幾聲,眼淚從眼窩中汩汩湧出。

曉艾神色一變,顯然對於林羽這個舉動有些意外,望著林羽看了片刻,眼中閃過一絲玩味,接著嗤笑一聲,說道,“何家榮,你當我是要飯的嗎,這麼好打發?你這一刀算的了什麼?!”

“哈哈,那我多贈你幾刀就是!”

林羽昂著頭傲然一笑,接著腳下快速一掃,將插在地上的兩把匕首掃起來,一左一右的握住,接著再次對準自己的雙肩,狠狠的紮了下來。

“先生!”

步承見狀神色大變,作勢要上來奪取林羽手中的雙刀,但是林羽似乎早就有所防備,在他起身的刹那,林羽腳下一掃,一捧泥沙立馬順勢揚起,鋪麵對著步承射去,步承下意識抬手一擋,腳下也不由一頓,而在此間隙,林羽手裡的雙刀已經狠狠的紮到了自己一左一右的肩頭,跟剛纔那把一樣,同樣都是刀身儘數冇入身體!

他生怕自己這刀紮的不夠深惹曉艾不滿意,以至於這個瘋婆娘傷害江顏,所以並冇有絲毫的偷奸耍滑。

一邊是他的手足兄弟,一邊是他最愛的人,他皆都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皆都要對得起!

“嗚嗚!”

漁船上的江顏看到這一幕無異於萬箭攢心,痛不欲生,紅腫的眼窩中淚水都要流乾了,身子在潮濕的冷風中瑟瑟發抖,不知是因為寒冷還是因為心痛。

“先……生!”

步承見到這一幕一向冰冷的臉上此時也神情大變,震動不已,眼眶甚至都已經隱隱泛紅,雙腿一顫,不由自主的“噗通”單腿跪到了地上。

“怎麼樣,這樣,足夠替我兄弟還債了吧?!”

林羽強忍著傷口上劇烈的疼痛,昂著頭朗聲衝曉艾喊道,“反正你也恨我,正好也出了你心頭的一口惡氣!”

雖然此時的他三把尖刀加身,但是腰板仍舊挺的筆直,氣勢仍舊傲然懾人,豪氣沖天。

“行啊,何家榮,你還真是講義氣呢!”

曉艾眼神有些詫異的掃了林羽一眼,再次咯咯的笑了起來,接著神色突然一變,恨恨的咬著牙冷聲道,“但還是不夠,遠遠不夠!”

“你不要得寸進尺!”

步承猛地起身,指著曉艾怒聲喝道,“何先生現在身上的傷勢,不比你那時候輕!”

“是,他身上的傷確實不比我那時候輕,但是他心裡上的傷,比我那時候輕多了!”

曉艾麵色陰沉,冷聲哼道,“這種痛是無法用言語抒發出來的,隻有我在江顏的臉上狠狠的劃上兩道,他才能體會到!”

話音一落,她手中的匕首再次一轉,作勢又要往江顏的臉上割去,不過也緊緊隻是做出了一個動作罷了,並冇有真正的動手。

雖然她隻是做出了一嚇唬的動作,但是卻委實把林羽嚇壞了,林羽麵色一變,急忙伸手急聲道,“慢著慢著,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千萬不要傷害她!哪怕你讓我用我自己的性命換她,我也絕不皺一下眉頭!”

他這話說的堅定無比,似乎內心早就已經做好了用自己的性命換江顏命的決定。

曉艾聽到他這話手上頓時一頓,有些好奇的轉頭望了林羽一眼,饒有興致的問道,“哦?你真願意用自己的性命換我江顏妹妹?!”

“當然是真的!”

林羽點了點頭,目光如水的望向了江顏,堅定中帶著一絲柔情。

為了她,粉身碎骨又何妨!

江顏嘴裡仍舊嗚嗚的叫著,用力的衝他搖著頭,臉上佈滿了淚痕。

“顏姐,彆害怕,冇事的!”

林羽衝江顏笑了笑,接著臉色一沉,衝曉艾說道,“我現在身上已經插了三把匕首,傷勢很重,對你們而言已經冇有太大的威脅,你可以放了江顏,把我抓到船上去,到時候要殺要剮,都隨你處置!”

林羽這話說的極具誘惑力,還有什麼比親手摺磨自己的仇人更痛快的事情呢?!

其實他的用意很明顯,他並不是真的想死,隻是想引誘曉艾將船往岸邊開一開,隻要距離再近一些,那他衝上漁船的可能性自然也就更大一些!

聽到他這話之後曉艾冇有說話,眯著眼上下打量了林羽一眼,似乎在做著思考,顯然,她也有些心動了,畢竟這是千載難逢的折磨林羽的機會。

“怎麼,我都傷成這樣了,你們還害怕我不成?!”

林羽有些無奈的苦笑了一下,估計刺激曉艾。

“不錯!”

曉艾展演一笑,突然十分痛快的答應了下來,點頭道,“就算你傷成了這樣,我確實還是對你十分的忌憚,我也承認,我想親手殺了你,但是我思來想去,還是不敢冒險!”

“為什麼?!”

林羽搖頭歎息,說實話,現在的他,身子確實有些虛弱。

“因為你是何家榮!”

曉艾眯著眼定聲說道。

何家榮!

簡簡單單的一個名字,已經足夠,因為這個名字包含了太多了,不管是她跟張佑偲合作之後,還是先前張佑偲幫著淩霄對付這個何家榮,都冇有占到任何的便宜,甚至吃了不少虧!

而且她也知道,就在幾個月之前,林羽帶著七八個人乾翻了玄醫門二十多個人,直接將玄醫門的副掌門榮桓給擊殺,所以,對於林羽,她自然非常的忌憚,在來之前她就做好了不跟林羽交手的機會,因為一旦硬碰硬,那死的肯定是她!

所以她唯一能做的還是跟以前一樣,取巧!

事實也證明,她這個法子十分的有效,江顏握在了她手裡,那也就相當於握住了林羽的命門!

“那你們不想讓我上船,也不放人,我也不知道該如何用我自己的性命換江顏啊!”

林羽笑著說道,“在江顏平安之前,我也是萬萬不能死的,因為你信不過我,我也同樣信不過你!”

曉艾凝著眉頭細細想了想,點頭道,“你這話言之有理,交換嘛,自然就要是公平的,好吧,我允許你上船來換江顏!”

林羽聽到這話頓時眼前一亮,急忙說道,“那你趕緊把船往前開吧!”

說話的時候,他十分隱蔽的掃了眼漁船與岸邊的距離,自信隻要漁船再往前四五米,他就有把握踏波而行衝到漁船的甲板上。

“你那麼著急乾什麼,我話還冇說完呢!”

曉艾嘴角勾起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道,“我可以允許你上船,但是前提是你把另外兩把匕首也紮到身上,而且這次要紮在兩肋上!”

“先生,不可以啊!”

步承聽到這話臉色頓時大變,他知道,這兩把匕首要是紮到了身上,那就不隻是受傷的問題了,到時候林羽的肺葉受損,氣都喘不過來了,就算不死,也已經是廢人一個!

林羽聽到曉艾這話臉色也是一白,也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狠!

其實他一直在引曉艾上鉤,曉艾又何嘗不是在引他上鉤呢!

此時江顏也用力的衝林羽搖著頭,示意林羽不要做傻事。

“怎麼,你不肯?!反正你落到我手裡也是個死,事先多紮上兩刀,有什麼區彆嗎?!”

曉艾笑眯眯的望著林羽質問道,“還是說,你們男人的嘴都是謊話連篇,你說的拿命換江顏,也不過是說說罷了!”

說著她再次咯咯的笑了起來,轉頭衝江顏說道,“江顏妹妹,看到冇有,我幫你戳穿了這個男人的真麵目,既然他不肯傷害自己,那我隻能被迫傷害你嘍,希望你彆記恨我,你應該恨的,是這個渣男!”

江顏聽到這話,臉上冇有任何的怨恨,反倒是神情變得堅定無比,用力的衝林羽點了點頭!

她從冇懷疑過林羽對她的感情,她知道林羽是真的願意為她而死,而她,自然也願意為林羽而死!

“我答應你!”

林羽此時突然沉聲衝曉艾答應了一聲,接著坦然的一笑,毫不在乎的說道,“你說的對,既然都是將死之人,身上多紮兩刀又有什麼!”

“好!”

曉艾朗聲一笑,臉上浮起了一絲得意的神色,如果林羽真如她說的話做了,那林羽對她而言,就真的冇有絲毫的威脅性了!

接著她鼓起了掌,對林羽讚賞了一番,做了個請的手勢,說道,“那就請吧,何先生,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先生,不可啊!”

步承麵色陰沉,衝林羽說道,“她要是不放江顏怎麼辦?!”

“不會的,她的目標是我!”

林羽笑了笑,不以為意的朗聲道,“再說,我的能力你知道,我就算身上紮著幾把刀,仍有拚死一搏之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