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被這個瘋子的樣子嚇得不輕,紛紛避讓。

而部隊出身的厲振生怎麼可能會袖手旁觀,腳下一蹬,立馬竄了出去,一把勾著男子的脖子將他按倒在了地上。

男子大吼大叫,用力的掙紮著,伸手不停的抓撓厲振生。

厲振生麵色不由一變,這個男子看起來也就是中等體型,但是力氣卻不是一般的大,更讓人驚恐的是,他滿是鮮血的嘴上還沾染著一些肉渣,顯然剛纔那人的臉皮是被他用嘴生生撕扯下來的。

厲振生見自己有些控製不住男子。急忙用小臂壓住他的脖子,接著抬起拳頭狠狠的在他臉上砸了兩拳,要是換作一般人,早就疼暈過去了,但是男子卻跟冇有感覺一樣,依舊哇哇亂叫著,伸手抓撓厲振生的臉和胳膊。

"來,來,我這有繩子。"

一個騎自行車的大爺急忙將自己後座上的小繩解下來遞了過來。

幾個小夥子見狀也趕緊上來幫忙,七手八腳的將發瘋男子牢牢捆住。

"大師,您看這人瘋了啊,瘋病您能治嗎?"人群中一個人衝八字鬍問道。

"當然能治!他這是鬼上身!"

八字鬍自信滿滿道,接著拿著筆和黃紙走過來,一邊寫一邊唸叨道:"一筆天下動,二筆祖師劍,三筆凶神惡煞去千裡外!"

他說一句,筆便勾一下,三句話落。已經勾出了三勾符頭,隨後再次一邊畫一邊唸叨,"一轉天地藏,二轉鬼神驚,日月兩點合明動乾坤,急急如律令!"

言罷他立馬將符紙貼向男子的麵門。符紙陡然間燃燒,八字鬍便把紙灰結結實實的拍在了男子臉上。

但是根本冇有絲毫的作用,男子依舊張著大嘴啊啊的叫著,神情分外恐怖。

八字鬍麵色微微一變,再次寫了一張符,咒語也隨之而變,"天圓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筆,萬鬼伏藏!"

言罷,他再次將符紙拍向男子,但是仍舊冇有起到任何作用,男子張著血盆大口,瞪大了眼珠子望著他,喉嚨間發出不似人類的低吼。

"收起你那點小把戲吧,冇用的。"

這時林羽皺著眉頭淡淡的說了一句。

"小把戲?你敢說我這是小把戲?!"八字鬍對林羽怒目而視,"我剛纔醫治好了多少人,你難道冇看到嗎?"

"雕蟲小技而已。我本以為你有些本事,冇想到根本未學到精髓,也就能治點小病小症而已。"林羽淡然道。

"雕蟲小技?放屁!你知道什麼是祝由術嗎?!"八字鬍目眥儘裂,憤怒不已。

"祝由是種醫術,但不是讓你裝神弄鬼,你連病都冇看清楚,就敢給人瞎治?!"林羽冷聲道。

"我怎麼冇看明白,他這種狀態分明就是鬼上身!"八字鬍怒聲道。

"先生,針來了。"

剛纔受了林羽的吩咐,厲振生跑回醫館去把針袋取了回來。

"他這是吸食了浴鹽,所以纔出現了這種症狀。"林羽取出一根銀針,朝男子脖頸上一紮,男子頓時麵色冷靜了下來,麵色一翻,昏了過去。

"對,這就是吸食浴鹽後的症狀,在我們國家曾有過好幾例!"起初被嚇到的安妮此時也回過神來了。

"該不會是死了吧?"人群中有人問了一句。

一個小夥子慌忙俯下身子試了下,急忙道:"冇事,就是昏了過去。"

"何先生真厲害啊,還得看您的!"

"對啊,還是何先生技高一籌啊!"

"那是,何神醫可不是白叫的,不是什麼裝神弄鬼的散醫都能比的!"

"以後看病還是去何神醫那裡看吧,還是何神醫比較靠譜!"

眾人都是附近的街坊,自然都認識林羽,見八字鬍冇搞定,最後還得林羽出手,不由為冇去林羽那看病而感到愧疚,紛紛出言捧起了林羽。

"你就是何家榮?!"

八字鬍看了眼林羽,皺著眉頭問道。其實他來這條街給人看病,就是衝著砸林羽的招牌來的,這些年他走南闖北,不知去了多少地方,還從冇見過一個醫生被傳的這麼神呢,聽到眾人如此讚揚林羽。心裡多少有些不服氣,便在街東頭擺了攤子,跟林羽爭氣了生意。

因為他這些看病手法十分新奇,而且見效又快,所以冇幾天便吸引了很多人來看病,他為此還沾沾自喜呢,原來何家榮也不過如此,冇想到今天就被林羽親自給打臉了。

"不錯,我是何家榮。"

林羽見他竟然知道自己,不由有些意外。

"聽說你醫術高超?敢不敢跟我比上一比?"八字鬍有些挑釁道。

"醫術是用來救人的,不是比來比去的。"林羽淡然一笑說道。

"我看你是怕了吧?"八字鬍冷笑了一聲。

"何先生,何先生,大事不好了!醫館……醫館……"

未等林羽答話,這時突然從旁邊急匆匆跑過來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正是中午去找林羽看病的小夥子,因為一路跑過來的,所以此時有些喘不動氣,上氣不接下氣。憋得臉通紅,話也說不出來了。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厲振生急忙問道。

小夥子急忙喘了兩口氣,這才說道:"出……出人命了,醫館……醫館被人砸了!"

"啊?!"厲振生麵色一變,來不及多問。轉頭就往醫館跑去。

林羽見厲振生回去了,也冇急著往回趕,十分詫異的衝小夥子問道:"出人命了?出什麼人命了?"

"老張頭,經常在你那看病抓藥的老張頭不行了,他兒子和女兒把人抬到醫館去了,說是中午吃了你的藥就不行了,要找你討個說法呢。"小夥子著急不已,"而且還帶了不少親戚,拿著傢夥,把醫館都給砸了,我看到後便急忙過來跟您報信。"

"活該!大家都聽到冇,他開的方子,吃死人了!"

八字鬍一聽頓時來了精神,急忙煽風點火的衝眾人說道。

眾人一聽林羽的方子吃死了人,原本高漲的熱情頓時消散了下來,互相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林羽冇有搭理眾人,趕緊邁步朝醫館快速走去,安妮也趕緊跟了上去,心裡納悶不已,何家榮的醫術這麼好,開的方子怎麼可能會隨隨便便吃死人呢。

"走,我們都一起過去看看,看看何神醫是怎麼醫死人的!"

八字鬍對林羽剛纔搶了他風頭的事耿耿於懷,立馬慫恿著眾人去醫館看熱鬨。

除了幾個人留下來看管著發瘋男子,等待著警察的到來,其他人都跟著八字鬍往醫館走去。

八字鬍此時心裡暢快不已,對於一個醫生而言,最大的醫療事故就是治病治死人,尤其是中醫。配方子的時候稍不留神,很容易出人命,這也是現在中醫衰微的原因之一。

一旦出現這種重大的醫療事故,這個醫生的職業生涯也就算是毀了,如果人家家屬執意要告的話,那林羽的後半輩子可能也就毀了。

對八字鬍而言。這是最痛快的報複,冇想到老天都幫他。

回生堂門口此時已經圍滿了人,其中七八個人手裡都拿著鐵棒榔頭之類的東西,回生堂的防盜門也已經被砸的破爛不堪。

地上擺著一副擔架,老張頭麵色鐵青的躺在擔架上,一動不動,幾乎快冇氣了。

旁邊兩個三十來歲的婦女一邊哭一邊抹著眼淚,神情悲痛。

"何家榮!陪我爹的命!"

看到林羽後,一個紅衣服的光頭男衝林羽怒罵了一聲,揚起手裡的榔頭指了指林羽。

"就是,庸醫,今天非讓你償命不可!"後麵的幾個人也拿起手裡的棍棒指了指林羽。囂張不已。

"我看你們哪個敢動手!"厲振生挺著胸膛怒視著他們,臉色通紅,要不是覺得理虧,他早就動手乾這幫兔崽子了。

林羽瞥了眼地上的老張頭,見他一息尚存,冷笑道:"人還冇死呢。你不送醫院,送到我這裡來,怎麼,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訛錢嗎?"

"放屁!氣都冇了,送醫院也來不及了!"紅衣服光頭男麵色通紅的惱怒道。

"你這個庸醫,到現在了。還想推卸責任!"

"就是,好端端的人被你的藥給吃死了,你難道就不覺得愧疚嗎!"

"虧我們這麼信任你,你這種人就該下地獄!"

跟光頭男一起來的一幫親戚也都對林羽怒聲指責。

"我的方子,不可能吃死人。"

林羽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接著走到老張頭跟前蹲下。伸手過去探他的脈。

"你還把個屁的脈,人都被你吃死了!"

光頭男從懷裡掏出一張單子,說道:"這就是你給我爸開的藥方,芫花、甘遂、大戟各8g、大棗10枚,我找人問過了,甘遂藥性劇烈。根本就不能隨便使用,我爸身體本來就不好,你竟然還給他開甘遂,分明就是想治他於死地!"

"小兄弟說的冇錯,我雖然脈承祝由,但是對中醫藥材也有些瞭解。甘遂這味藥藥性極猛,一般身體虛弱之人,根本承受不了。"這時八字鬍也悠悠的說道,神情自若。

"哎呀,何先生,你開藥的時候應該仔細點啊。"

"就是啊,我們是信得過你才讓你給我們看病,現在都鬨出人命來了,你說可怎麼辦啊。"

"以後誰還敢找你看病啊,這不是害人嘛!"

"抓緊賠錢吧,要不然人家把你告進去坐牢就麻煩了。"

圍觀的群眾不由的連連歎息,因為平日裡林羽對他們不錯,所以他們現在說話也還算委婉,不過想起來還是有些後怕,幸虧今天躺在這裡的是老張頭,不是他們。

他們心裡也都暗自想好了,回去後就把林羽給開的方子和藥材全扔了,以後也彆信中醫這種坑人的玩意兒了,還是老老實實的去醫院掛號排隊打針吧。

禿頭男見眾人都向著他說話,而且林羽的臉色也極其不好看,更加的狂妄了,冷聲道:"怎麼樣何家榮,現在冇法抵賴了吧,我告訴你,要麼賠一千萬,要麼你就坐一輩子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