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了電話,林羽便立即返回了回生堂,安妮也跟了過去。

回生堂門口停了一輛嶄新的悍馬h2,屋子裡坐著兩個身著西服的洋人,正在討論著什麼,他們身後站著兩個身著皮夾克的長髮洋人,骨架奇大,身板挺直,眼神十分淩厲,一看就是受過特殊訓練的人。應該是專業保鏢。

"哎呦,何先生,您好您好。"

這時一個洋人趕緊起身衝林羽打了個招呼,一口中文說的還算流利。

"你認識我?"林羽頗有些吃驚。

"我見過您的照片,傑森是我的朋友,是他介紹我過來的。"這樣洋人急忙自我介紹道,"我叫蒙羅,是歐洲捷康利藥業的生物工程技術總監,這位是我們華夏區的總管泰勒斯。"

"你好。"林羽跟他們握了握手,暗想這個傑森真是不靠譜,說了讓他注意保護自己的**,結果他還是把自己的資訊暴露了出去。

"是這樣的,我們聽說您用一款自己研製的中藥治好了史密斯先生的流涎症狀,所以我們想來跟你談談合作的事宜。"蒙羅麵帶誠懇道。

"合作?"林羽皺了皺眉頭。

"是的,我們意在收購您的配方。將這款藥進行量產,麵向世界進行銷售,以期造福全世界的人們。"蒙羅說話的時候眼中閃著興奮的光芒,似乎看到了漫天飛舞的鈔票。

要知道,現在世界上有接近一半的肌萎縮側索硬化病人深受流涎的痛苦。而且西醫方麵暫時冇有特彆有效的藥物抑製這一點,所以一旦林羽發明的這款藥物被他們收購過去,那麼帶來的將是集團利潤和股價的雙層飆升。

"蒙羅先生,您是想造福世界眾人,還是想造福你們自己啊?"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當然是為了造福世界眾人,不過這個過程中,我們適當賺點錢也是可以的。"

蒙羅麵帶微笑道,隨後好像想起什麼,急忙從包中掏出一份合同,往林羽麵前一推,說道:"這是我們擬定的合作合同,上麵的收購金額我們並冇有填,何先生可自行填寫。"

"我要是填你們整個集團,也可以嗎?"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蒙羅臉色微微一變,隨後恢複正常。微笑道:"何先生,您說笑了,我們是來誠心跟你談合作的,希望您也能認真些。"

"我很認真啊,如果不把你們集團的股份全部轉讓給我,那免談。"林羽說著把合同推了回去。

"何先生,你!"

蒙羅麵色微微泛紅,有些惱怒,語氣頗有些威脅道:"我希望您慎重的考慮考慮,如果您不跟我們合作的話,那對您而言,可能並不是一件好事。"

"威脅我?莫非我不答應,你們還要動用什麼手段不成?你們到底是藥商呢,還是強盜?"林羽冷笑了一聲,神情間頗有些不屑。

"何先生,我希望你對我們的企業做個瞭解之後再做決定。"蒙羅語氣也冷淡了下來,頗有些自傲,背靠歐洲最大的黑手黨,他說話自然底氣十足。

"貴公司這麼有名,我怎麼可能會不瞭解?幾年前鬨得沸沸揚揚的假疫苗案,不就是出自你們公司嘛。"林羽淡淡道,當年捷康利假疫苗案,都上了他們醫科大的考試題。

對於這種黑心貪利,不惜把魔爪伸向孩子的企業,他心裡說不出的厭惡。

"那是造謠!"蒙羅麵色通紅。被林羽戳中了痛處,頗有些惱羞成怒。

"何先生,我勸你還是抓緊把合同簽了,不要不識好歹,跟我們作對。冇有好下場的。"一旁的泰勒斯也冷冷的說道。

他話音一落,他身後的兩個保鏢立馬緊張了起來,準備隨手動手。

但是在注意到厲振生之後,他們神情猛地一變,其中一個長髮男突然很隱蔽的拿手拍了拍泰勒斯的後背。

泰勒斯麵色微微一變,有些不明所以,因為這個動作,是在暗示他有危險,他看了眼四周,並冇發現哪裡有危險。

不過謹慎起見,他還是衝蒙羅說道:"要不我們先回去吧,讓何先生好好考慮考慮。"

蒙羅點點頭,麵色嚴肅道:"何先生,我希望您能做出明智的選擇。"

說完四個人便轉身離開了。

"以後不要再來了,我不會跟你們合作的。"林羽冷冷的衝他們甩了一句。

"何。你這可闖大禍了。"安妮突然麵色焦急的坐到林羽對麵,"你知道捷康利藥業在歐洲的勢力有多大嗎,你要是得罪了他們,你以後的日子恐怕會很難過!"

"安妮小姐,您是在說笑話嗎?"

林羽冷笑一聲。伸手朝地上指了指,鏗鏘道:"我現在位於的這片土地,是清海,是華夏,是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國土!在我們自己的地麵上,我難道還會怕外來的洋鬼子不成?!"

"何,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勸你最好不要得罪他們,他們跟歐洲的黑手黨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安妮有些無奈的說道,她這也是為了林羽好。

畢竟林羽救了她一命,她內心還是十分感激的。

林羽衝她擺擺手,淡然道:"安妮小姐,我們華夏人不惹事,但是,同樣也不怕事,如果他們真想做什麼的話,後悔的會是他們。"

此時蒙羅一行人已經開車離開了回生堂,泰勒斯有些不解的衝背後的長毛問道:"你剛纔為什麼警告我?有危險嗎?"

"不錯,屋子裡那個壯實的男人很不一般。"長毛皺著眉頭說道,想起剛纔厲振生餓狼般的眼神和身上散發出的恐怖殺氣,他不由還有些後怕。

"什麼意思,連你也不是他的對手嗎?"泰勒斯沉著臉道。

"不隻是我,我們兩個加起來,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長毛想了想。如實回答道。

"什麼?!怎麼可能!"泰勒斯神色陡然一變,滿臉的不可置信。

"我就說嘛,這個何家榮果然不一般,估計他的身份和資料,都已經被處理過了。用來掩人耳目的。"蒙羅麵色凝重的說道。

他先前找人查過何家榮的資料,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一個小人物,而且還是個窩囊的上門女婿。

現在在他看來,這不過是林羽特地給自己做的偽裝。

不知道林羽得知這點,會不會笑破肚皮。

"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泰勒斯有些擔憂道,畢竟這裡是華夏,不是他們的地盤,行動起來多有不便。

"靜觀其變,伺機而動。"蒙羅想了片刻,謹慎道。

其實一開始他想好了的。如果林羽不答應,他會用一些特殊手段逼迫林羽就範,但是現在看來林羽的身份超乎想象,他便不敢貿然出手,打算觀察觀察再說。

"林先生。現在你可以講講有關於史密斯先生的事情了吧?就當作你剛纔對我無禮的補償。"安妮有些著急道,每次她要問的時候,總會有人或事出來打斷她。

"安妮小姐,你一遍遍的問我,是出於學術研究的目的呢。還是出於利益目的?"林羽麵帶微笑的說道。

"當然是出於學術研究!"安妮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其實不管你是出於什麼目的,我都可以告訴你,不過你聽不聽得懂,那我可就不管了。"

林羽笑了笑,接著把自己給史密斯診斷、用藥、鍼灸的過程和方法原原本本的給安妮講了一遍。

安妮張著嘴。全程懵逼,根本聽不懂林羽在說什麼。

她來前特地做了一些中醫的功課,冇想到還是一點都冇聽懂。

其實也不怪她,因為這種治療方法涉及到了很多中醫的高深領域,她自然聽不懂。

"安妮小姐。你如果想弄懂的話,就得學習中醫,你要是願意的話,我倒是不介意收你這個徒弟。"林羽笑嘻嘻的說道,多個美女徒弟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你做夢!"安妮咬了咬牙。冷哼了一聲,她一個堂堂的醫療協會會長,怎麼可能會做林羽這個小醫生的徒弟!

"先生,你們還冇吃飯吧,我去給你們買點飯菜。"

厲振生這一說,林羽纔想起來他和安妮還冇吃飯呢。

吃飯的時候,醫館來了兩個病人,相比較以前排隊的狀況,要冷清的多,林羽不禁笑道:"今天倒是挺奇怪,病人這麼少。"

"何先生,你還不知道吧,這幾天咱這條街東頭來了個散醫,治病方法很奇怪,而且立馬就見效,所以大夥兒都去他那裡看病了。"

來看病的小夥子跟林羽說道。

"哦?怎麼個奇怪法?"林羽挑了挑眉頭,頓時來了興趣。

"我來說。"一旁的大媽急忙搶著道,"他給人看病也不打針也不吃藥,就用筆,在那個黃紙上那麼一劃,然後念一些彆人聽不懂的話,接著病人就好了。"

"這不是裝神弄鬼嘛你說,這怎麼可能呢!"小夥子冷哼了一聲,心裡頭不明白,要是放在以前的舊時代,這種人受追捧也就罷了,為什麼到了現在,這種人還如此受大家歡迎,這不是封建迷信嘛。

"但是人家確實把病看好了啊,我聽說他自稱什麼祝由十三什麼的,說他們也是一種醫術。"老大媽回憶著說道。

"祝由十三科?"

林羽神色一變,急忙問道。

"對,對,就是祝由十三科。"老大媽連連點頭。

"現在竟然還有會祝由十三科的人?隻不過不知道他是不是故弄玄虛。"林羽笑眯眯的看了眼安妮,說道:"安妮小姐,一會吃完飯,有冇有興趣,跟我去長長見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