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老者話音一落,另外幾個同樣上了年紀的老中醫也跟著附和點頭。

“是啊,當今華夏中醫之最,當然要首推何家榮何小友!“

“我聽說何小友的鍼灸針法神乎其神,要是有他在,絕對能夠醫治這些病人!“

“何小友當初在中韓醫術切磋大會上力挫大韓醫聖樸尚俞,可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聽到他們這話,石坤浩臉色瞬間變了變,低著頭冇有說話,顯得有些難堪。

郝寧遠聞言也是重重的歎息了一聲。說道,“諸位難道不知道最近家榮身上發生的事嗎?!“

“我們又不是聾子,也不是瞎子,當然知道!“

老花鏡中醫身子微微一弓,接著神色肅穆。鄭重道,“我們隻是不信!“

“對,我們這些老頭子聽的到也看的到,但是我們一點也不相信!“

“什麼奸商,又是什麼唯利是圖。純粹就是無稽之談,以何小友的能力,賺錢對他而言,簡直是易如反掌!“

“就是,據我所知,當初大韓醫聖樸尚俞來找何小友挑戰的時候,可是嘗試過策反何小友的,隻要何小友一點頭,便是名利雙收!“

“德藝雙馨,說的就是何小友這種人吧,如果連何小友這種人都被構陷,實在是令人心寒啊!“

其他幾個老中醫也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替林羽鳴著不平。

他們同樣是中醫,自然知道被病人誤解的無奈和心酸,所以他們也是最能體會林羽心情的人。

郝寧遠聽著這幾位明事理的老中醫的話,心頭熱血翻湧,是啊,連家榮這麼儘心儘力為中醫付出的人竟然都被構陷,實在不知是華夏中醫的悲哀,還是華夏病人的悲哀。

一旁的石坤浩聽著這番話,臉色變得愈發的難看,雖然這些話與他無關,但是在他聽來,每一句話彷彿都在罵他一般,畢竟林羽的醫師資格證,是他吊銷的。

裴院長急忙上前,恭敬衝郝寧遠說道,“既然這位何小友醫術如此高超,您為何不把他找來呢?就算何小友冇證件,也應該特事特辦嘛!“

郝寧遠麵帶苦色,剛要說什麼,這時後麵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眾人的目光瞬間被吸引,郝寧遠也不由好奇的轉頭看去。

“竇老,你可來了!“

郝寧遠見來的人是竇仲庸。頓時麵色大喜,連忙迎了上去。

竇仲庸見到郝寧遠後連忙恭敬的打了個招呼,但是在看到一旁的石坤浩之後,隻是沉著臉冷哼一聲,壓根冇有搭理他。

“行了,竇老,彆客套了,先進去看看病人吧!“

郝寧遠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竇仲庸問過情況之後便連忙進了急診室,郝寧遠和裴院長等人則焦急的等在外麵。

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畢竟他們也幫不上忙。

但是讓他們冇想到的是,竇仲庸進去不過十分鐘便風風火火的跑了出來,有些頹然的衝郝寧遠說道,“郝部長,急診室這幾位病人的情況極為嚴重,屬重度不良反應。以我的能力,暫時救治不了他們,建議立馬轉移到重症監護室“

“什麼?!“

郝寧遠聞言麵色大變,一把抓住了竇仲庸的手腕,急聲說道,“連你也冇辦法醫治他們?!“

“郝部長,恕我老頭子無能“

竇仲庸搖頭歎息了一句,接著說道,“不過,我可以針對他們每個人的狀況配製幾副湯藥。儘量緩解下他們的情況,運氣好的話,有些體質好的病人能撐過去,但是這也僅限於那些症狀稍輕的患者,有些症狀危急的,我……我也無能為力“

說著他重重的歎了口氣,有些於心不忍。

因為每個人的體質、年齡、遺傳因素和生活習慣不儘相同,所以不良反應也各有差異,自然也有輕重緩急之分,這也是他為什麼要根據每個人不同情況開具藥方的原因。

“好,那您先幫他們開藥,能救一個是一個!“

郝寧遠急忙點頭說道,“我還要趕去其他醫院檢視情況,這裡就請您老費心了!“

因為爆發這種情況的不隻長安醫院一家,所以他也要去彆的醫院探查情況,另外他也已經聯絡了京城其他的名醫前往了其他醫院進行幫忙。

說完之後郝寧遠便帶著人急匆匆的走了,而石坤浩望了眼郝寧遠的背影,遲疑一下,也冇跟上去,留守了下來,畢竟相比較其他醫院,這裡情況更加嚴重,起碼彆的醫院暫時還未出現死亡的病例。

郝寧遠走後,竇仲庸便直接行動了起來,衝裴院長說道:“裴院長,我需要有人幫忙,麻煩把你們醫院裡的所有中醫醫師都叫過來吧!“

“好!“

裴院長連忙點點頭,接著吩咐手下的人把中醫科剩下的一眾中醫醫師叫過來。

先前那個戴著老花鏡的老中醫跨步出來,麵色凝重的低聲衝竇仲庸說道,“竇老,您方纔已經看過這些病人的情況,雖然這些病人情況不樂觀,但是以我老頭子的愚見,隻要用燒山火、透天涼亦或者陽中隱陰、陰中隱陽這類精湛的補瀉針法進行醫治,倒也尚有一絲生機!“

“不錯!“

竇老聽到老中醫這話神色一振,儼然冇想到這長安醫院中還有這等明白人,接著他歎了口氣,頹然道,“不過我老頭子學疏才淺,這幾種針法略懂,但是卻不精通,就算強行施針,也無濟於事,反倒可能雪上加霜!“

要知道,這類精湛的鍼灸手法極其講究精準,彆說齊全的針法已近失傳,就是把所有針法要訣都擺在你麵前,能夠施展出來的,也萬中無一!

“那您覺得回生堂的何小神醫呢?!“

老中醫急忙說道,“這可是一位少年天才啊。我覺得以他的能力,醫治這些病人,絕對不成問題!“

“是啊,竇老,我們聽說您跟這位何小友關係匪淺。您何不請他過來幫忙!“

另一外老中醫也急切的跟著說道。

聽到他們這話,一旁的石坤浩也頓時來了精神,心中頗有些期待,如果何家榮真能把這些病人醫好,於他而言可是大有裨益。不過他也知道經過今上午和最近的事之後,何家榮與他已經勢同水火,根本不可能賣他的麵子,所以如果能夠讓竇仲庸出麵,把何家榮請來,那實在是再好不過。

不過竇老卻瞬間板起了臉,冷聲道,“我可請不來!人家儘心儘力替病人醫治,到頭來卻落了一個庸醫、奸商的汙名,怎麼還敢再出頭,更何況,人家現在已經被某些人剝奪了行醫治病的資格,彆說行醫了,就連藥店都開不了了,所以我哪兒還有臉請人家過來!“

說話間。他眼神冰冷的掃了石坤浩一眼,顯然是在譏諷石坤浩。

其實在來的路上竇仲庸已經給林羽打過電話了,也想邀請林羽過來幫忙救人,但是遭到了林羽的拒絕。

起初竇仲庸隻以為是因為那些病人家屬對林羽的誣陷,導致林羽寒心。但是在林羽跟他講述完最近發生的事情之後,竇仲庸才知道,原來這裡麵還有石坤浩這個攪屎棍的事!

一旁的石坤浩聽到這話臉色愈發的難看,額頭上驀地出了一層冷汗,接著麵色一沉,嘴硬的衝竇仲庸冷哼一聲,說道,“你不用拐彎抹角的罵我,我就不信了,這世上除了他何家榮,就冇人治的好這病了!“

話音一落,他便走到一旁,掏出了手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