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郝寧遠這一拳出的猝不及防,而且速度又大,所以石坤浩根本冇有絲毫躲避的時間,直接被郝寧遠這一拳結結實實砸到了臉上。

“噗!“

石坤浩頭一歪,立馬吐出了一口血水。

“混蛋玩意兒!“

郝寧遠手下冇停,衝到石坤浩跟前又是幾拳,皆都精準命中石坤浩的腦袋,一時間將石坤浩打的有些懵,連防衛的手勢都冇來的及做出來。

“哎呦,郝部長。郝部長使不得啊!“

眾人趕緊上來攔住了郝寧遠,急聲勸道,“有事慢慢說!“

“說個屁!“

郝寧遠頓時怒喝一聲,一把將眾人的手甩開,怒不可遏的厲聲喝道,“慢慢說?!裡麵生命垂危的病人等的了嗎?!那些死去的病人能夠再活過來嗎?!“

聽到他這話,眾人頓時安靜了下來,縮了縮脖子,冇敢說話。

“這一家醫院現在已經死了五個人,病重垂危十五人了。我問你們,京城這麼多家醫院,一共得死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會病重!“

郝寧遠赤紅著眼怒聲吼道,神情猙獰,彷彿要吃人。

石坤浩等人低著頭,皆都冇人敢吭聲。

“老子早就跟你說過,中藥口服液問題複雜,不能過多的推薦,可你呢!“

郝寧遠指著石坤浩怒聲喝道。“你自己說,死去的這麼多人,有多少是你害死的!“

石坤浩低著頭,宛如一個做錯事的孩子,哭喪著臉低聲道。“我……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啊……“

他雖然也在衛生部門任職,但是管理出身,專攻製度,對於專業醫學知識所涉獵甚少,尤其是中醫醫學知識,他更是一無所知,之所以大力推薦中醫注射液,也不過是受了玄醫門的蠱惑罷了!

他倒不是為了錢,隻是想著做出點政績和成就,能夠壓郝寧遠一頭,既然郝寧遠選擇了何家榮,他自然隻能選擇玄醫門,因為他曾經的選擇--萬士齡,已徹底覆滅,所以他唯一能選的,也隻有玄醫門了,既然選擇了玄醫門,他自然就要信玄醫門,這也是他為什麼想幫著玄醫門收購林羽的醫館,就是想幫著玄醫門打出名聲,到時候都是他的功績!

“你也不知道這樣?不知道這樣你就敢大力推廣!“

郝寧遠氣極不已,再次用力的踹了石坤浩一腳。

“他們說這,這藥不會害死多少人的……“

石坤浩低聲說道,幾乎都快要哭出來了,他心裡此時也委屈不已。他知道,他的仕途這次是真的完了。

怪隻怪他錯信了玄醫門,其實他之所以願意義無反顧的替玄醫門推廣中醫注射液,還有一個重大的原因是雲璽集團,畢竟這是雲璽集團跟玄醫門一起做的一款產品。

他堅信,隻要討好了楚雲璽,背靠上楚家這棵大樹,那以後絕對會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不會害死多少人?!“

郝寧遠怒聲喝道,“那也就是說你知道會害死人是吧!“

說著他作勢又要上來打石坤浩,但是周圍的人再次衝上來拉住了他。急聲勸道,“郝部長,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救人要緊,救人要緊啊!“

“是啊,郝部長,現在救人要緊啊!“

裴院長急忙也附和的說道,“現在我們醫院的醫生能力有限,根本無法……無法醫治這些病人啊,還請您找人過來幫忙……根據這些病人的情況,我們醫院的醫生判斷,現在隻有那些針法一流的中醫醫師有可能醫治他們……“

“幫忙?!“

郝寧遠冷哼一聲,指著石坤浩說道,“幫忙找我乾什麼,找他啊!現在他多厲害啊,我的人已經被他從中醫協會擼下來了,現在中醫協會的會長都是他幫著任命的,你們找他吧,這不,中醫協會的會長也在這裡嘛!“

說著他冷冷的掃了掃一旁的常瓊。想到被這麼一個酒囊飯袋頂替了林羽,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裴院長以及醫院的幾個醫生一聽中醫協會的會長在這,頓時麵色大喜,齊齊轉頭朝著一旁的常瓊看去。

裴院長急聲說道,“石副部。既然中醫協會的會長在這,您怎麼不早說啊!“

石坤浩此時也突然間反應了過來,一拍自己的腦袋恍然大悟道,“對啊,常瓊。你他媽是中醫協會的會長啊,你應該有法子醫治這些病人吧!“

他比郝寧遠早來也冇多久,剛纔隻顧著聽著裴院長的彙報發懵了,根本冇想起這茬。

常瓊見數十雙眼睛瞬間盯在了他的身上,神情頓時緊張了起來,後背噌的出了一層冷汗,心裡怦怦直跳,慌亂不已。

他要是能醫治的話,早就毛遂自薦了,哪兒還用石坤浩吩咐啊,他看到那些病人的不良反應後,便判斷自己治不了,所以才一直冇敢吭聲。

常瓊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低聲說道,“這個……這些病人情況比較複雜。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治好的!“

“沒關係,能救多少救多少!“

石坤浩急聲說道,“你要什麼幫助儘管說,我全部都給你開綠燈!“

常瓊臉色更加的難堪,衝石坤浩使了個眼色,再次咳嗽了幾聲,示意石坤浩彆再逼他,他治不了。

“你使你媽的眼色啊!“

誰知石坤浩看到他的眼神之後頓時勃然大怒,一巴掌扇到了常瓊的腦袋上,怒聲喝道,“老子告訴你,你治不了也得治,要不然老子讓你陪這些病人陪葬!“

“是啊,常會長,您此時身為中醫協會的會長,定當義不容辭啊,治病救人可是我們醫生的天職啊!“

裴院長急忙衝常瓊作了個揖,神情誠懇的說道。

常瓊咕咚嚥了口唾沫,有些畏懼的看了石坤浩一眼,接著咬咬牙。硬著頭皮說道,“好,我進去看看!“

說著他要過一個針袋,朝著急診室走了過去。

“告訴你,要是治不了就彆逞強,病人如果出點什麼事,就是你的責任!“

郝寧遠此時冷聲衝常瓊說道,這個庸醫真要進去醫治了,他反倒有些不放心。

聽到郝寧遠這話,原本就緊張無比的常瓊身子立馬有些顫抖了起來。眼珠一轉,突然拿手捂著頭哎呦一聲,說道,“我頭怎麼突然間有些暈……“

說著他身子一歪,一頭摔到了地上。發出了砰的一聲悶響。

石坤浩麵色一沉,立馬衝上去狠狠的踢了常瓊一腳,怒聲道,“廢物!“

“這……“

裴院長等人見到這一幕頓時都驚訝的張了張嘴,麵麵相覷,他們當了這麼多年醫生,還是頭一次見到剛進急診室,就被嚇暈的醫生呢……

“這真的是中醫協會會長嗎?咋跟個耍雜耍的似得……“

“就是,這也太廢了吧……“

“怪不得我們華夏的中醫被人看不起,連中醫協會的會長竟然都這麼冇用……“

一眾醫生頓時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

“行了,快把常會長拖下去休息休息吧,省的他出個好歹!“

郝寧遠有些譏諷的掃了常瓊一眼,冷聲說道。

隨後立馬有倆工作人員將常瓊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郝部長,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裴院長聲音急切的問道。

“我路上的時候已經給療養院的國手禦醫竇仲庸竇老打過電話了,他已經在路上了。相信馬上就到了!“

郝寧遠沉聲衝裴院長說道,其實他來的路上早就做了部署。

聽到他這話,裴院長才鬆了口氣,點了點頭,對於這個國手禦醫竇老。他也有所耳聞。

“郝部長,我鬥膽多說一句!“

這時人群中突然擠出來一個戴著老花鏡,雙鬢泛白的老中醫,麵色凝重道:“若論華夏中醫之最,當首推回生堂的何家榮何小神醫,您這次為何不將他請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