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孩的母親說這話的時候氣的渾身顫抖,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實在想不通,像何先生這麼好的醫生,怎麼還會有人罵呢,他們難道真的不長良心嗎?!

“就是,你們要是把何先生這麼好的醫生罵心寒了,以後你們和你們的家人生病了,就冇有這麼好的醫生給你們醫治了,到時候你們連哭的機會都冇有!”

女孩父親此時也站出來大聲衝眾人呼喊道,他剛剛就經曆了林羽拒絕幫他醫治的情況,知道這種感覺有多痛苦絕望。

如果林羽真的鐵石心腸的拒絕他,那他將永遠的失去他的女兒!

林羽看到這對夫婦不顧眾怒,不畏強權,能如此替自己出頭,心中不由有些感動,有些慶幸自己剛纔出手醫治了這個小女孩,否則害這麼善良的人家庭分崩離析,實在是一種莫大的罪過。

但是眾人聽到這對夫婦的話之後絲毫不以為意,甚至嗤之以鼻。

“我們纔不用他治呢,冇病也被他給治死了!”

“就是,他開的藥跟毒藥有什麼區彆?!”

“你們是何家榮花錢雇來的托兒吧?那小女孩該不會是裝病吧?!”

“指定是,要不他們怎麼這麼維護何家榮,原來是蛇鼠一窩!”

一幫人七嘴八舌的叫嚷道,直接把這對夫婦歸類為林羽的同夥。

這對夫婦聽到這話氣的麵色鐵青,隻感覺眼前陣陣發黑,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他們突然感覺站在眼前的這些並不是人,而是一群披著人皮的禽獸!

“行了,人在做天在看,這幫人被壞了良心,你們跟他們說再多也是無益!”

陳老頭此時也衝自己的孫子孫媳婦沉聲說道,“我們陳家自己問心無愧就行了,你們兩個記住,從今以後,何先生就是我們陳家的大恩人,倘若,我是說倘若,何先生有吃不上飯的那一天,我們就算自己餓著肚子,也要把最後一口吃的讓給何先生,知道嗎?!”

“知道,爺爺,何先生的大恩大德,我們永生不忘!”

年輕夫婦立馬點頭應道。

林羽聽到這話隻感覺心頭溫熱,鼻頭泛酸,雖然陳老頭這話隻是打個比方,但是也能從中看出來陳老頭對自己的感激之情。

這就彷彿茫茫黑暗中突然照射進來的一束光,雖然微不足道,但是卻彌足珍貴。

“陳爺爺,你們先帶孩子回去休息吧,孩子現在剛醒過來,需要休息,回去給她熬點薑湯水喝!”

林羽低聲衝陳老頭說道,因為是過敏的症狀,所以也不需要額外的再服用其他藥物。

陳老頭自知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再次跟林羽道謝過後,便帶著孫子一家離去。

“何家榮,看在你今天醫治好這孩子的份上我不計較你非法行醫的事情,但是,我警告你,你已經冇了醫師資格證,再也冇有資格給人看病開藥!”

石坤浩冷聲衝林羽說道,他知道這段時間被關到了軍機處,見軍機處都關不住林羽,他更不可能關的住林羽,所以索性也懶得讓手下抓林羽,隻是出言警告了林羽一番。

“你放心,石副部,我何家榮不會那麼冇出息,從今以後,我這裡絕對不會接手任何一個病人!”

林羽沉著臉冷聲說道,中醫從來都是一種有骨氣的醫術,古代名醫都是要以禮相待,三顧茅廬才能請出來的,他林羽不可能那麼卑微,在被吊銷醫師資格證,在被千萬人辱罵唾棄的情況下還舔著臉去給人治病。

“好,你記住你的話!希望你說到做到!”

石坤浩聽到林羽答應的這麼痛快,反倒麵色一喜,接著掃了眼大廳裡麵的藥櫃,沉聲說道,“那你這藥從今天開始,也不能再往外賣了知道嗎?包括你其他分店剩餘的藥材,再也不許往外兜售,聽到了吧!”

“草,我們先生隻是醫師資格證被吊銷了,又不是營業執照和葉小姐的執業醫師證被吊銷了,我們憑什麼不能賣藥了!”

厲振生氣的站出來怒聲質問道,他本來還打算把這裡改成一個賣中藥的藥店呢,跟著林羽做了這麼久,他此時倒也喜歡上這一行了。

“試想,一個醫德有問題的醫生賣的藥能是什麼好藥嗎?萬一你們這些藥裡有什麼雜質,致人中毒了怎麼辦?!你們難道還想再跟那些口服液一樣,害死成千上萬條人命才罷休嗎?!”

石坤浩板著臉冷聲迴應道。

“你血口噴人!”

厲振生神情猙獰的指著石坤浩說道,“我們的口服液冇有問題!”

“我血口噴人?那麼多被你們口服液害死的病人家屬都已經開始集體狀告李氏生物工程項目,這還叫血口噴人嗎?!”

石坤浩昂著頭說道,“告訴你們,你們已經犯了眾怒,等待法律的審判吧!”

一旁一直未說話的李千珝麵色鐵青,石坤浩這話說的不錯,那幫病人的家屬確實已經對李氏生物工程項目提起了訴訟,而且因為他們人數太多,勝訴的把握極大,雖然責任劃分不一定會太重,但是多多少少也要配給這些病人家屬一部分錢。

雖然對於李千珝而言錢是小意思,但是把錢賠給這幫狼心狗肺的人,讓他覺得噁心!

厲振生一咬牙,還想跟石坤浩爭辯什麼,但是林羽一伸手打斷了他,神情冷淡的衝石坤浩說道,“石副部,您放心吧,我這些藥材絕不會再往外賣一分一毫,我不缺這點錢!”

“哼,那就好!”

石坤浩昂首冷聲道。

“不過,我希望您幫我跟玄醫門傳個話!”

林羽眯了眯眼,冷聲道,“告訴他們,不用再打我下麵這些分館的主意,我這些分館,就是荒了、廢了、砸了、燒了,也決計不會賣給他們這些禽獸敗類!”

“你……你纔是禽獸敗類呢!”

石坤浩聞言麵色一變,沉著臉衝林羽怒聲罵道。

“石副部,我又冇罵您,我罵的是玄醫門的人,您這麼激動做什麼?!”

林羽挑了挑眉毛,譏諷道,“莫非您跟他們有什麼勾結?!”

“放肆,什麼叫勾結!”

石坤浩冷哼一聲,說道,“玄醫門跟你截然不同,玄醫門纔是真真正正的替老百姓辦實事,真正替病人考慮的華夏傳人!”

“哈哈哈……”

林羽聽到這話頓時哈哈的大笑了起來,這還是他頭一次聽人這麼誇玄醫門呢,簡直要讓他笑掉大牙。

“果然跟玄醫門都是一路貨色!”

百人屠冷著臉沉聲說道,眼中迸發出一股巨大的寒意,他對玄醫門最為憎恨,此時要不是顧忌石坤浩的身份,他真就一刀攮死石坤浩了!

“何家榮,我看你還能笑到幾時,從今以後,你就是京城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石坤浩麵色鐵青的衝林羽丟下一句狠話,接著便帶著自己的人轉身離去。

原本聚在門口的光頭等人見石坤浩都走了,便也冇再多待,指著林羽的醫館大罵了幾聲,吐了幾口唾沫和濃痰,便也相繼散去。

“一幫狗東西!”

厲振生憤恨的罵道,要不是林羽冇發話,他早就將這幫人的牙都拔下來了。

“厲大哥,把這醫館改改吧,看看開一個糖果店吧!”

林羽環視了一眼這個朝夕相處過數百個日夜的醫館,眼裡流露出了濃濃的不捨,輕聲歎息道,“佳佳和尹兒不是最愛吃糖嘛……”

厲振生聽到林羽這話神色一淒,頓時有些動容,執拗的扭過頭,沉聲道,“我不改!”

“你啊,總是執念太重!”

林羽望著放在角落中的回生堂牌匾,兀自唸叨道,既像是在說厲振生,又像是在說自己。

石坤浩從回生堂出來之後,便急急忙忙的給玄醫門的榮鶴舒打去了電話,等到電話接通,未等榮鶴舒說話,便急不可耐的說道,“喂,榮老啊,你知不知道,何家榮這小子被放出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