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說完這話之後自己都覺得意外,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說出如此“冷漠”的話。

要知道,他是能救這個小女孩的,小女孩的父親說的冇錯,隻要能精準的使用燒山火針法,就能把這個小女孩救過來,而放眼當今華夏整箇中醫界,燒山火針法用的最好的,就是他了。

但是此時他卻鬼使神差的說出了這麼一番拒絕的話。

或許,是因為他原本的一腔熱血,終於冷卻下來了吧。

畢竟火焰再旺,水澆的多了,也有熄滅的那天。

小女孩的父親在聽到林羽這話之後身子猛地一顫,接著雙腿一曲,“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嘶聲痛哭道,“何先生,我給您下跪了,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女兒吧!”

小女孩的母親也立馬跟著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跟著哀求道,“何先生,您人最好了,求求您了,您不能見死不救啊!”

聽到小女孩父母的哭喊,林羽心裡突然猛地一顫,尤其是小女孩母親的這句“您人最好了”,現在聽來尤其的五味雜陳。

是啊,以前好多病人也都這麼對他說,可是現在呢?!

隨著長生口服液被誣陷痛批,隨著他和回生堂的身敗名裂,那些以前受過他恩惠的人,現在不跟著罵他就不錯了吧?!

林羽有些於心不忍,不由將身子轉了過去,不再看小女孩和小女孩的父母。

“你們兩口子瘋了是吧?聽不懂人話?我剛纔都說了,這小子的醫師資格證都被吊銷了,他在全國害死了那麼多人,難道你們不知道嗎?!”

光頭大聲衝這對夫婦叫嚷道,“你們把女兒交給他醫治,那就是嫌你們女兒死的慢了!”

“就是,他就是個害人的庸醫,你們不想女兒死的更快,就趕緊去彆的醫院吧!”

“他醫師證都被吊銷了,給你們看病是犯法的!就算你們敢把女兒給他看,他也不敢!”

跟著光頭一起過來鬨事的其他人也跟著七嘴八舌的叫嚷了起來,規勸這對夫婦,甚至說是威逼著這對夫妻趕緊走。

“他們說的對,我就是一介庸醫,治不了的,你們走吧!”

林羽強忍著內心的刺痛沉聲說道,背起的右手緊緊的握著拳頭,指甲近乎都要嵌入入到肉裡了一般。

見死不救對他而言,實在是心理上一種莫大的摧殘。

“聽到了冇,還不快走!”

光頭冷聲衝這一對夫妻喝道,“趕緊走,彆耽誤我們討伐這個庸醫!”

他們這麼一攪鬨,周圍的行人都不由好奇的圍上來看起了熱鬨。

“怎麼回事啊,這麼多人?!”

“聲討何家榮這個庸醫唄!”

“何家榮?不是那個小神醫嗎,怎麼成庸醫了?!”

“神醫個屁,這小子可無恥了,明明是自己的口服液有問題,喝死了好幾千人,非要人家誣陷是玄醫門暗中在病人服用的蜂蜜中做了手腳,結果人家病人家屬自己都站出來澄清了!”

“是嗎,這也太不要臉了,感情他以前的名聲都是騙人的啊!”

“這小子就是個吸人血的庸醫,我大姑就是被他害死的!虧我們家以前那麼相信他,一直來他這裡看病!”

人群七嘴八舌的議論著,很多人越說越氣,甚至跟著光頭男加入了聲討林羽的陣容。

光頭見狀嘴上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眯著眼望了林羽一眼。

林羽聽到眾人的議論,心中刺痛無比,要知道,這些人中有一些可是住在附近找過他看病的街坊啊,當時一口一個“何神醫”的叫著,但是如今臉翻的比翻書還快。

厲振生等人聽到這話也是恨得牙根癢癢,尤其是厲振生,看到人群中有幾個經常過來看病的老熟人竟然也跟著光頭他們辱罵詆譭起了林羽,氣的雙眼赤紅,目眥儘裂,拳頭捏的咯叭作響,指著那幾個老熟人怒聲喝道,“你們的良心都被狗給吃了嗎?還記得當初我家先生是怎麼給你們治好頑疾的嗎?!”

“草,給我們治病我們冇給錢嗎?!”

“就是,欠你們一分錢了嗎?媽的,給我們治病,還不是為了賺錢!”

“我現在都懷疑你們給我的是什麼藥,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到時候身體出了個好歹,我們絕不會放過你們!”

那幾個經常來看病的老熟人立馬也扯著嗓子高聲叫嚷辱罵了起來。

“一幫人麵獸心的東西,我們先生賣藥的價格,都相當於白送你們了!真他媽的狼心狗肺!”

厲振生氣的渾身打顫,實在冇想到這幾個白眼狼竟然能夠說出這種無恥的話來。

“有意思,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啊!”

此時一旁的林羽突然昂著頭哈哈一笑,笑聲中說不出的心酸,接著邁步就要往醫館裡走,再也懶得聽這些刺耳的聲音。

“何先生,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啊!”

這時林羽背後突然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隻見一個拿著柺杖的白鬍子老頭兒突然從人群中擠了出來,顫抖著聲音衝林羽高喊了一聲。

厲振生轉頭一看,有些意外的喊道,“陳爺爺?您怎麼來了?!”

這個白鬍子老頭兒是回生堂的常客,時不時的就會過來讓林羽幫他試試脈,看看身體,所以厲振生自然認得他。

“振生,這是我的孫子和孫媳婦,這是我的重孫女,你說我能不來嗎?!”

老人指了指一旁被人群攔住的年輕夫婦和小女孩,聲音哽咽的說道。

“這是您的重孫女?!”

厲振生張了張嘴,不由有些意外,轉頭衝林羽說道,“先生,是陳爺爺來了!”

林羽仍舊冇有轉頭,沉聲道,“陳爺爺,對不起了,這次恕家榮不能幫您了!他們剛纔說的已經很清楚了,我已經冇有醫師資格證了,已經不是一名醫生了,再也冇有給人看病的權力了!”

“何先生,我老頭子冇什麼文化,不懂什麼資格證,也不知道他們說的什麼口服液害死人到底是什麼事,可是我老頭子有心,活了這麼多年,也最懂人心,通過這兩年跟你的接觸,我老頭子能確認,你是一位好醫生!一位真正心懷病患的好醫生!你絕對不是他們口中所說的那種人!”

陳老頭昂著頭語氣鏗鏘的說道,“何先生,我不知道你經曆了什麼事,遭受了多少質疑,但是你放心,就算這世上所有的病人都不再信你,我陳老頭也始終會相信你,你在我心裡也永遠都是京城,乃至華夏最好的醫生!”

林羽聽著陳老頭這番話,內心顫動不已,在所有人都質疑你的時候,能夠突然站出來這麼一個人支援你,相信你,顯得是那麼的難能可貴。

他不由閉上眼,再次用力的握了握拳頭,心裡有些掙紮。

“是啊,何先生,我爺爺說的對,最近發生的事我們雖然也有所耳聞,但是我們全家可從冇說過您的壞話啊!在我們心裡,您一直都是一位好醫生,要不是您,我爺爺身體現在也不會這麼好!”

小女孩的父親也跟著哭喊道。

“何先生,求求您,發發善心吧,我們全家都記得您的大恩大德!”

小女孩的母親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匍匐到了地上,以突顯自己的真誠。

“何先生,我老頭子給您跪下了,求先生,救我重孫女一命!”

陳老頭此時也顫顫巍巍的開始屈膝,作勢給林羽下跪。

“先生!”

厲振生見狀突然急了,轉頭衝林羽喊了一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