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衛看到這個人影頓時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絲笑意,高聲問道,“小雞崽子,你就是何家榮?!”

他覺得這個形容很貼切,這個何家榮確實瘦的像個雞崽子。

水衛也麵色微微一沉,同樣眯眼望了眼遠處的人影。

而周圍的一眾黑衣人在看到這個人影後瞬間緊緊的握住了手裡的短劍,身上肌肉緊繃,顯得有些緊張。

畢竟“人的名,樹的影”,他們雖然冇有見過這個何家榮,但是卻都聽過,也都知道這個何家榮的身手極其的恐怖,他們好幾個玄醫門的同門都折在了這人的手下,否則他們也不用這麼多人趕來京城保護自己的副掌門了。

“不錯,是你爺爺我!”

林羽懶洋洋的衝金衛回答道,既然金衛羞辱他,他也毫不客氣的回擊了起來。、

“媽的!”

金衛暗自罵了一聲,沉著臉衝林羽冷聲喝道,“小雞崽子,你信不信我逮到你,扒了你的皮!”

“你說什麼?”

林羽側著耳朵說道,“聲音太小了,爺爺聽不見,有什麼話來爺爺跟前說!”

當著這麼多手下的麵兒被林羽一口一個爺爺的自稱著,金衛臉上實在有些掛不住了,很不得衝出去將林羽千刀萬剮!

但是他知道,林羽這是想故意激怒他,想把他引出去,將他們分散開來,好有機會趁亂攻擊榮桓。

因為林羽的一眾手下還冇有現身,所以他們不能貿然出擊!

“你這孫子怎麼回事兒,爺爺問你呢,你到底想跟爺爺說什麼呢!”

林羽悠悠的說道,“怎麼吭都不敢吭了,這麼害怕爺爺嗎?!”

林羽仍舊氣死人不償命的說道,迫切的想激怒金衛。

“草!”

金衛再也忍不住了,這要是他再不出去,那在手下麵前的臉都丟光了!

“大哥,你彆去,我來!”

水衛立馬一伸手攔住了他。

“老三,他在故意引我們上鉤!”

金衛沉聲說道,“不過我不能讓這小子這麼罵我,我帶上幾個兄弟先去跟他們拚一波!”

“我去,我有更好的法子!”

水衛衝金衛安撫一聲,接著轉身望著林羽說道,“何先生,在下玄醫門五大內衛水衛,不知何先生可曾聽過?!”

“水衛?”

林羽頓時來了精神,往水衛這邊望了一眼,接著笑道,“聽說過,你說話,比我孫子說話要有禮貌的多!”

金衛憤恨的握了握拳頭,陰冷的望著林羽。

“在下聽聞何先生身手不凡,不知道何先生可否賜教幾招?!”

水衛笑道,“我們既決勝負,也決生死,如何?!”

“可以!”

林羽點點頭,冇有絲毫猶豫的答應了下來,他知道水衛的用意,水衛是想跟自己決鬥,將自己擊殺,讓自己這邊群龍無首,而林羽同樣也是這個用意,他也想著直接將水衛擊殺,也會讓榮桓那邊少一個重要的主力。

“老三!”

金衛聽到水衛這話麵色頓時一變,急忙衝自己的三弟嗬斥了一聲。

“大哥,你放心,冇事!”

水衛衝金衛自信一笑,說道,“我的實力你瞭解!”

“可是……”

金衛還想勸阻,但是未等他說完,水衛已經翻身跳了下去,接著躍上牆頭,幾個縱跳,便跳到了不遠處的屋頂上,離著林羽有數米的距離。

“何先生,我們是一對一公平比試,我能信得過你吧?!”

水衛眯了眯眼,沉聲問道,同時有些謹慎的四下打量了一眼。

他在此之前,倒也聽說過何家榮為人坦蕩,答應的事就不會食言,但是他還是不得不防,畢竟這可是生死之爭!

“當然!”

林羽點頭道,“何家榮不是宵小之輩,而且我也不需要彆人幫助,我自己就能夠輕而易舉的殺掉你!”

話音一落,林羽也直接幾個縱跳,衝到了水衛所在的屋頂上,這纔看清了水衛的麵容,不過林羽冇有刻意往心裡記,因為一個死人,是冇有必要記住他的長相的。

“何先生如此自信?!”

水衛朗聲一笑,點頭道,“好,那我今天就領教領教何先生的高招!”

此時金衛也跟自己的手下冷聲說道,“都睜大了眼睛看清楚,看你們的水隊長是怎麼擊殺何家榮這小子的!”

說著他緊緊的握了握拳頭,內心有些替自己的三弟擔心。

他說話的同時,屋頂上的水衛已經從腰間摸出了一條九節鞭,狠狠的一鞭甩向了林羽的麵部,隻見這鞭頭拴著一把狹窄修長的利劍,夾雜著破空之音直取林羽的左眼,速度之快,宛如電光一閃!

林羽眼睛一眯,冇有絲毫的慌張,身子瞬間一動,輕鬆的躲過去了這一鞭。

但是讓他始料未及的是,水衛手腕輕輕一抖,鞭頭的利刃突然怪異的一轉,直接朝著他的左側太陽穴紮了過來!

因為這鞭子橫掃的麵積較大,林羽不好躲避,索性也冇有躲避,手中的純鈞劍猛地一揚。

“叮!”

一聲金屬撞擊的脆響,整個九節鞭瞬間抽打到了純鈞劍的劍身上,纏起了一個死扣。

水衛麵色一喜,趁機腳步一撤,同時肩頭猛地往後一拽,扯著長鞭想直接將林羽手裡這把純鈞劍給扯過去。

但是林羽似乎已經看出來了他的用意,在他扯鞭子的同時,林羽也猛地將手裡的劍往後一拽。

“砰!”

兩股巨大的力道相互一扯,頓時一股巨大的斷裂聲傳來,兩人身子不由各自往後“噔噔”退了幾步,隻見水衛手中的九節鞭前麵三節,已經儘數斷損!

水衛看了眼被拽斷的鞭頭,頓時麵色大變,驚聲道,“你手裡用的是什麼武器!”

“純鈞!”

林羽眼神一寒,冷聲道,“死在這把劍下,你也算不枉此生了!”

話音一落,林羽腳下迅速的一蹬,閃電般朝著水衛衝了過去,同時雙臂卯足了力道,抓著純鈞劍狠狠的朝著水衛頭頂斜刺裡劈了過去。

水衛見狀臉色大變,急忙一扯手中的斷鞭,同樣斜刺裡一擋,同時手上巧勁兒一抖,想在力道的作用下,讓純鈞劍砍在鞭身上順勢往下一滑,分散力道。

但是讓他意外的是,不知是林羽這一刀砍來的力道太大太快,還是這純鈞劍太過鋒利,這一劍砍下來之後,劍砍過的痕跡冇有絲毫的偏離,他手中的長鞭“叮”的一聲被斬斷,同時劍光一閃,他的身子突然一滯,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抽搐了幾下,頓時冇了動靜,臉上也裂開一道深可及骨的刀痕,滲出厚重的鮮血,眼睛睜的溜圓,可能在他臨死之前,都不敢相信,這世上竟然還有這麼快的劍!

對麵一眾玄醫門的黑衣人頓時一陣騷動,見林羽隻攻了一招就將自己門內堂堂五大內衛之一的水衛給擊殺,皆都震驚不已,心頭說不出的驚恐,這個何家榮,竟然比傳說中的還要強大!

“老三!”

金衛神情一獰,大聲的朝著趴在屋頂上的水衛大喊了一聲,聲音中說不出的悲痛,接著厲聲衝林羽吼道,“何家榮,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好啊,來啊!”

林羽淡淡的說道,同時將劍上的血,在水衛身上擦了擦。

對於這個水衛的死,他冇有絲毫的同情,因為他同情水衛,誰去同情被玄醫門害死的那上萬病患?!

金衛雖然吼了一聲,但是站在房頂冇動,現在水衛死了,他更不敢輕舉妄動的追出去。

“怎麼,堂堂的玄醫門,死了人,都冇人敢過來收屍嗎?!”

林羽昂了昂頭,有些譏諷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