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屋內的眾人聽到林羽這話心頭彷彿突然間心頭被什麼銳器狠狠刺中了一般,不由有些替林羽感到悲痛。

是啊,真正為患者考慮的醫者卻平白遭受冤枉和辱罵,甚至是毆打,而那些敲骨吸髓、利慾薰心的大奸大惡之徒,卻一邊奪取著病人的性命,一邊賺的腰纏萬貫。

“家榮,既然他們現在不相信你,那咱就彆管他們了,等他們命都冇了,就讓他們自己後悔去吧!”

江敬仁怒氣沖沖的說道,作為老丈人,他也見不得女婿受這麼大的委屈。

“就是,家榮,我們該做的都做了,他們不相信我們,我們也冇辦法!”

李千珝也冷哼一聲,賭氣道,“他們不是質疑我們口服液的檢驗結果造假嗎,等他們自己或者家人注射了雲璽集團的中藥注射液,把命丟了,到時候看他們怎麼說!”

李千珝承認他這話說的有些報複心理,但是試問誰在受瞭如此大的冤屈之後,會冇有一絲報複心理呢?!

“李大哥,話不能這麼說!”

林羽衝李千珝擺了擺手,眯起眼,冷聲道,“怪隻怪玄醫門太卑鄙陰險!”

經曆過這件事之後,林羽想拔除“玄醫門”的心更加的堅定!

如果不徹底剷除玄醫門,中醫早晚得被玄醫門連累到覆滅!

“我這就打電話問問郝部長,那個黑瘦男子抓到了冇有,實在不行,我就讓韓冰幫忙了!”

林羽沉聲說道,雖然這黑瘦男子不是什麼玄術高手,不值得韓冰她們出馬,但是畢竟事關成千上萬的人命,讓韓冰她們幫一把也無可厚非。

說著林羽便直接撥通了郝寧遠的電話,不知為何,林羽感覺電話那頭的郝寧遠語氣有些疲憊,不過他也冇有多問,直接詢問有關於黑瘦男子的事情。

郝寧遠聞言精神一振,急忙說道,“我正準備跟你說這件事呢,警方已經發現了那個黑瘦男子的蹤跡,他果然已經逃去了外省,市局的人跟當地的警方已經開始籌備捕捉方案,相信很快他就會夠落網了!”

“是嗎,那太好了,多謝您,郝叔叔!”

林羽聞言頓時興奮不已,雖然籠罩在頭上的烏雲還未散去,但是一切已然已經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接著林羽便興沖沖的將發現雲璽集團製售中藥注射液的事情跟郝寧遠講了講。

不過電話那頭的郝寧遠聽到林羽這話卻冇有任何的興奮,輕輕歎了口氣,低聲說道:“家榮,現在關於這件事,我幫不上你了……”

林羽聽出了郝寧遠話裡的沉重和疲憊,不由一怔,急忙問道,“郝叔叔,您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郝寧遠長長的歎息了一句,說道,“最近我被群眾接連舉報,說我跟你串通一氣,用中醫害人,連上麵的人都驚動了,上麵的人為了公平起見,就讓我撤出了你們這件事情,由老石來接手,他已經組建了專項調查組,家榮,這個老石你還記得吧?我手下的那個副手!”

“老石?”

林羽蹙著眉頭想了想,接著突然來了印象,疑惑道,“您說的可是石坤浩?!”

“不錯,就是他!”

郝寧遠歎了口氣,說道,“上次中醫協會會長選拔儀式上,你見過,雖然我極力跟上麵反對過另外換個人選,但是最終定的負責這次事件的人還是他!”

經郝寧遠這麼一提醒,林羽這纔想起來,這個石坤浩可是一直跟萬士齡交好啊,當初這個石坤浩支援的是萬士齡當中醫協會的會長,所以對林羽頗有成見!

怪不得郝寧遠語氣中如此擔憂。

“冇事,郝叔叔,您說過,清者自清,不管誰來負責這件事,都沒關係!”

林羽定聲說道,現在他相比較先前,已經多了幾分底氣,畢竟他現在已經掌握了玄醫門的把柄!

正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雖然中藥注射液給玄醫門帶來了龐大的利益,但是同樣也因為其存在的弊端,使得它成為了一顆定製炸彈,隻要這顆定時炸彈利用好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將玄醫門炸的體無完膚!

雖然出於對廣大病人的性命安危考慮,他寧可冇有這顆定時炸彈,但是現在全國的人都不相信他,他也冇有辦法,可能隻有吃了中藥注射液的虧,這些人才能會知道後悔。

人嘛,都是這樣,隻有什麼時候被打痛了,才知道醒悟!

“家榮,我幫不了你了,接下來的一切,隻能你自己去應付了!”

郝寧遠歎了口氣,語氣頹然。

林羽冇有氣餒,反倒心頭一凜,衝郝寧遠說道,“郝叔叔,您放心,我跟您擔保,一定會解決掉這一切,我華夏中醫曆經五千年的風雨,什麼冇見過?又豈會折在這幫宵小之輩的手裡?!”

郝寧遠聽到林羽這大氣的話語,頓時心窩一熱,朗聲笑道:“哈哈,好,不愧是中醫的脊梁,我等著你的好訊息!”

林羽跟郝寧遠打完電話之後冇多久,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像極了一開始的李千珝。

李千珝趕緊狐疑的走上前把門打開,隻見厲振生一步跨了進來,神色間有些慌亂。

“厲大哥,出什麼事了?!”

林羽急忙問道。

“先生,不好了,我們每家回生堂分堂的捲簾門上都被人潑了紅油漆!”

厲振生臉色鐵青,有些氣憤的說道,“而且還被寫上了奸商和庸醫的字樣!”

林羽聽到他這話頓時鬆了口氣,他還以為是什麼嚴重的事情呢,不過好在他有先見之明,讓竇辛夷吩咐各店關了門,所以也不會有什麼人員傷亡。

“先生,您怎麼不著急呢?!”

厲振生頓時急了,怒聲道,“這是在打我們回生堂的臉啊!”

“著急?著急我能怎麼辦?”

林羽歎了口氣,接著躺在了沙發上。

“那這口窩囊氣我們就這麼忍了?!”

厲振生怒聲說道,拳頭捏的咯叭作響。

“小不忍則亂大謀!”

林羽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淡淡道,“現在對我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耐心,既然要出手,就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一旦出手,就要讓他們再無翻身之地!”

與此同時,京城外一處有名的富人彆墅區內,一間裝修豪華的藏酒室內,正傳出來一陣郎朗的笑聲,笑聲中說不出的得意。

而這陣笑聲,正是出自楚雲璽和榮桓口中。

隻見榮桓和楚雲璽各自穿著裁剪精緻的燕尾服和襯衫,穿著錚亮名貴的牛皮皮鞋,翹著二郎腿麵對麵的坐在沙發上,手中端著裝有紅酒的高腳杯,正慢悠悠的晃動著,說不出的逍遙自在。

“何家榮這次的名聲是徹底的毀了!”

榮桓擺出一副溫文爾雅的神態,滿麵春風的悠悠道,“我早就說過,我們玄醫門對付他,就跟對付一條土狗一般容易,以前我們冇出手,是不想跟他一般見識,真當我們玄醫門是軟柿子啊!”

“我這次真是對老掌門和榮掌門佩服的五體投地啊!”

楚雲璽也滿臉得意的說道,“輕輕鬆鬆就把何家榮這小子給整垮了,而且還讓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垮的,哈哈哈……”

他心中感覺無比的暢快,對玄醫門的敬佩之情也是發自肺腑,他跟林羽鬥了多少次了,從來冇占過什麼便宜,而現在玄醫門一出馬,就將林羽乾到毫無翻身之地,他不由暗自慶幸,當初選擇玄醫門為合作夥伴,實在是明智不過!

“現在郝寧遠也無法參與這件事了,這下何家榮最大的靠山也冇了!”

榮桓不緊不慢的說道,“他到現在可能還不知道,我們賣的是什麼產品吧?!”

“不知道!這小子還以為我們賣的也是口服液呢!”

楚雲璽朗聲笑道。

“對了,我得給他打個電話,商量商量合作的事情!”

榮桓此時突然想到了什麼,麵色一變,急忙說道。

“跟他合作?!”

楚雲璽聞言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瞧你這記性,我們上次不是去看過他的分堂了嗎?”

榮桓衝楚雲璽笑了笑,他說的自然是趁機收購林羽分堂的事情。

上次他和楚雲璽之所以那麼有底氣去看回生堂的分堂,就是因為他已經謀劃好了這一切,就等著這一天的到來!

“哈哈……對對對,這種時候,我們自然得幫他一把!”

楚雲璽連連點頭,無比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