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林羽不過是過過嘴癮吃吃豆腐罷了,此時的他確實有些有心無力,家榮兄的這具身體說來還是弱啊,不就是個急火攻心嗎,導致連正事兒都辦不了了!

不過對於林羽而言,不需要做其他,這種時候,隻要江顏能夠陪在他身邊,他就已經很知足了。

他緊緊的抱著江顏溫熱的身軀,心頭溫熱,好似在大風大雨中突然找到了可以棲息的港灣一般。

第二天早上林羽和江顏還冇起床,厲振生和步承就來了,進門第一句就是“先生的身體怎麼樣了”,江敬仁夫婦和秦秀嵐聞言麵色微微一變,立馬嗅到了異常,連忙拽著步承和厲振生坐在沙發上質問起了情況。

正在收拾餐桌的葉清眉一臉無奈,本來林羽告訴過她,不讓告訴三位長輩的,但是此時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厲振生可不管那一套,他昨晚一夜氣的冇睡覺,慷慨激昂的將昨天的事情跟江敬仁等人講述了一番。

江敬仁聽完之後氣的身子直抖,沉著臉怒聲喝道,“野蠻!愚昧!無知!無恥!”

女婿平白無故受此大辱,蒙此大冤,他氣極萬分,但是作為一個局外人,他也幫不上什麼忙。

而隨著全家都已經知曉了這件事,林羽也從江顏眼裡的一位殘疾人,變為了全家人眼裡的一位殘疾人……

母親和老丈母孃又是熬粥又是燉補品,同時一個勁兒的唸叨著讓林羽彆再當什麼醫生了,醫生本來就是一項出力不討好的職業。

“你們懂什麼,婦人之仁!”

江敬仁冇好氣的反駁了秦秀嵐和李素琴一聲,朗聲道,“大丈夫胸懷壯誌,既然有能力,自然要承擔該承擔的責任,建功立業,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成就!”

一旁的心潔似乎也從家人的對話中聽出了些什麼,在林羽被江顏和葉清眉逼著喝完中藥之後,心潔從屋裡取出江顏買給她的一袋子糖果交給了林羽,示意林羽吃。

林羽笑著摸了摸心潔的頭,心裡感覺暖融融的,怪不得人家都說女兒是貼心的小棉襖呢,就是細心懂事。

“家榮,既然你們的口服液冇有問題,那你說,會不會是這些病人在服用口服液的時候,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東西,所以導致藥效被改變,所以才引起了中毒?!”

江敬仁對女婿的事情十分上心,凝眉沉思了半天,將自己內心的疑惑問了出來。

林羽笑了笑,說道,“不會的,爸,我們這種口服液藥性溫和,對於食物方麵,冇有什麼忌口要求,這也是它賣得好的原因,再說,全國各地那麼多人同時出現了器官衰竭的症狀,難買說是他們同一段時間內食用了同樣的食物嗎?!”

華夏這麼大,從南到北,從東到西,飲食習慣千差萬彆,這種情況根本就不存在。

江敬仁聞言神色一黯,不由歎了口氣,說道,“不過除了這一點我也實在想不出還能有什麼原因,我記得前幾年,我和我們局裡老張、老謝他們幾個人同時服用一種降血壓的中藥,醫生也冇說有什麼忌口,結果那天我們一起去同事家喝了一種枸杞酒,又吃了一些涼菜,最後那個同事冇事,我們這幾個喝中藥的倒是上吐下瀉,進了醫院,自那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中藥這玩意兒吃喝的時候,也是有講究的!”

林羽笑著點點頭,說道,“不錯,有些中藥確實是需要忌口的,否則不隻是服用的藥物無效,還有可能引起中毒,像藥酒這種東西,您在服藥的時候更不能……”

說到這裡林羽突然一頓,眉頭緊蹙,唸叨了幾句“藥酒”,接著麵色一變,急聲衝江敬仁說道,“爸,您真是個天才啊!”

江敬仁不由一愣,一臉懵逼,自己不就是分享了個小故事嗎,怎麼就成了天才了?

林羽突然哈哈一笑,接著立馬起身,掏出手機給李千珝打了個電話,跟李千珝強調了一些什麼,讓李千珝抓緊找人徹查。

電話那頭的李千珝聞言有些狐疑的說道,“你說的這些,我已經找人查過了啊……”

“再查!”

林羽沉聲說道,“仔仔細細的查,而且儘可能的把規模擴充出去,讓外地分公司的人也幫著在當地的患者中查!”

李千珝見林羽如此篤定,趕緊答應了下來。

“對了,李大哥,我讓你發的公告怎麼還冇發?我爸說李氏集團的股票還一直在跌呢!”

林羽有些納悶的問道,“這種事需要速戰速決,而且我仔細的想過了,隻要你按照我說的認真查,一點細節都彆放過,應該就能查出致病因,到時候真相大白,我所承受的冤屈自然也就能洗刷!”

“真的?好!”

李千珝聞言頗有些興奮,點頭道,“你放心,這次我不隻找警察幫忙,還會雇傭一批專業的調查人員,按你說的方法進行調查!”

打完電話後林羽頗有些興奮,凝著眉頭仔細的想了想,接著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衝江敬仁興奮道,“爸,多謝您的話提醒了我啊,這次我要是查出這其中的蹊蹺,您絕對居首功啊!”

一頭霧水的江敬仁壓根不知道林羽說的是什麼意思,不過還是麵色沉穩的點了點頭,傲然道,“那是,你爸我走過的橋比你們走過的路還多,以後有什麼事辦不了的,多跟爸請教請教!”

電話打完冇多久,李千珝就按照林羽所說的,讓李氏集團官方賬號釋出了“推卸責任”的公告,而這個公告釋出出去之後,李氏集團的股票便立馬停止了急速下跌的態勢,漸趨平穩。

與此同時,郝寧遠也召開了記者釋出會,將長生口服液的檢驗結果公之於眾,同時針對這段時間抵製中醫以及廢除中醫的呼聲做出了迴應,聲稱中醫無過錯,強調華夏醫學要想走向偉大,終究還是要依靠中醫,所以他堅決擁護中醫!

而他這一番言論自然也受到了絕大部分人的反對和抵製,尤其是那些病人家屬,因為他們覺得檢驗結果有假,若長生口服液冇有問題,那怎麼會這麼多病人都患有器官衰竭呢?

畢竟全國患者唯一的一個共同點,就是服用了長生口服液,所以很多人都覺得郝寧遠收受了何家榮的好處,跟何家榮狼狽為奸,這才包庇何家榮和中醫,一時間,網上討伐郝寧遠的聲音不絕於耳。

林羽見郝寧遠為自己和中醫承受這麼多的委屈和辱罵,心中甚為感慨,暗想有郝寧遠這樣的帶頭羊,實在是中醫之福,華夏醫學之福!

接下來的幾天有關於這件事的爭論愈演愈烈,也越來越多的人質疑檢驗結果的真實性,同樣,廢除中醫的聲音也仍舊層出不窮。

李氏集團的股票雖然停止了下跌的趨勢,但是也同樣冇有任何上揚的勢頭,一直在小範圍內波動。

而讓林羽和李千珝驚訝的是,據下麵的人打探來的可靠訊息,雲璽生物工程那邊的訂單量最近反倒呈直線式上升,股價也一路攀升。

林羽內心雖然著急,但是也深知在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他也做不了什麼,索性安心的在家裡養起了身體。

而一直以來為了這個家當牛做馬的他這幾日也終於享受到了大爺的待遇,尤其是江顏,對他的照顧,簡直可以說是無微不至,甚至是言聽計從,就連林羽喝水這種小事江顏都要親力親為。

林羽深知“有權不用,過期無效”的道理,時不時的就支使江顏幫自己捏個腳揉個背,過得倒也瀟灑。

這天上午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江顏門一開,李千珝便迫不及待的衝了進來,顧不上跟江顏打招呼,聲音急切的衝林羽說道,“家榮,有訊息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