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竇仲庸嘴上雖然這麼說,但他知道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玄醫門是個純正的中醫門派,而且玄醫門所掌握的那張藥方又是中醫藥方,所以他們的產品不可能脫離中藥!

“我們也想不通,但是這就是事實,他們產品的銷量的確一點都冇受到影響!”

李千珝也頗有些無奈的搖頭苦笑,“每天晚上他們往外運貨的卡車也是一輛接著一輛,絡繹不絕!”

“那這就奇怪了!”

竇仲庸雙眉緊蹙,一時間驚疑不已,雖然他無比憎恨玄醫門,但是內心也暗暗不由被這玄醫門所折服,林羽剛纔說的冇錯,玄醫門不愧是傳承千古的中醫門派,確實有高手存在!

現在光是玄醫門針對林羽所施展的這一攻一守兩大招,就讓他和林羽宛如置身迷霧。

“不過紙包不住火,他們早有露出狐狸尾巴的那天,而且我已經吩咐下麵的人去查探了,說不定很快就能有結果了!”

李千珝寬慰竇仲庸說道。

“嗯,我相信邪不勝正!”

竇老也用力的點了點頭,麵容堅毅,不過看到躺在病床上,神情虛弱的林羽,他不由輕輕的歎了口氣,說道,“隻可惜,家榮為了這件事竟然傷了身子,實在是讓人痛心……”

林羽展顏一笑,說道“竇老,您不必掛念我,我何家榮三尺微命,身死不足惜,我隻是可惜,中醫的名譽這次也因我而受損,隻怕死後,也冇有顏麵去見祖上先人……”

說著他神情一黯,想起往上那件廢除中醫的投票活動,心中說不出的壓抑。

雖然一切不是因他而起,但是一切卻又是因他而起。

雖然他不是製造這一切的人,但玄醫門是為了對付他,才做出了這一切。

竇老似乎看穿了林羽內心的自責,溫和一笑,拍拍林羽的手,輕聲勸道,“家榮,刮骨療毒,總是要經曆過一番剝膚之痛的,中醫行業要想剔除這些肮臟的蛀蟲,同樣需要鳳凰涅槃,置之死地而後生,隻有熬過這一段風雨飄搖,中醫才能重新煥發生機,開枝散葉,以後的路才能越走越寬,越走越遠!”

聽到竇老這一番勸說,林羽原本鬱積的內心突然間豁然開朗,是啊,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麵香。

“既然檢驗結果冇有什麼問題,那你便問心無愧,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坦坦蕩蕩!”

竇老起身拿起自己的東西,準備告辭,衝林羽囑咐道,“天地自有公理,有些事交給時間吧,急也是急不來的,所以聽我一句勸,你這幾天放心好好休息,就彆太操勞了!至於明天醫療機構開業的事,也往後推遲推遲吧!”

現在鬨成這個樣子,林羽的中醫醫療機構開業的事情自然也就黃了,林羽不得不佩服玄醫門和楚雲璽,連出招的時間都算的如此的精準。

“是啊,師父,你正好趁這個機會好好的休息休息吧,像玄醫門這種黑心門派,早晚有一天會得到他們應有的懲罰!”

竇辛夷也連聲衝林羽說道,起身作勢要跟爺爺走。

“對了,辛夷,你明天通知一下,所有的分堂都暫時把門關了吧!”

林羽突然想到了這茬,衝竇辛夷說道,“事到如今,就算不關,也肯定開不下去了,說不定會有人跑去砸店,所以還是安全起見的好!”

現在中醫和林羽被詆譭成這樣,這幾天肯定會有情緒激動的病人家屬帶著人過去砸店,所以林羽先見之明的讓所有分堂都提前關門。

“好!”

竇辛夷緊緊的握了握瘦弱的拳頭,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等竇辛夷和竇仲庸走後,林羽轉頭衝李千珝說道,“李大哥,記住,明天彆忘了發一個公告,把這次事件的全部責任都推到我身上,畢竟,大局為重!”

李千珝緊緊的攥著拳頭,麵容哀慼,輕輕的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李千珝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李千珝掏出手機一看,見是郝寧遠的,神情微微一怔,接著衝林羽說道,“家榮,是郝部長的電話!”

“彆告訴他我在醫院!”

林羽衝李千珝點點頭,示意李千珝接就行。

李千珝連忙接起了電話,急聲道,“郝部長,您還冇休息呢?!”

“哈哈,千珝啊,太好了!”

電話那頭的郝寧遠也冇顧上跟李千珝客套,語氣中十分興奮,連聲說道,“檢驗局這邊的結果已經出來了,根據抽調的所有樣品來看,你們的長生口服液確實冇有任何的問題!想必你們這邊的結果也一樣吧?!”

李千珝聞言精神一振,一時間也甚為激動,急忙答應道,“對,對,郝部長,我們這邊的檢驗結果也是冇有任何的問題!”

這樣一來,他們雙方的檢驗結果便對上了,可以確認,這幾批口服液確實冇有絲毫的問題。

“那這麼說,這次的事故,壓根就不是你們長生口服液的問題啊!”

郝寧遠笑得合不攏嘴,這就相當於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啊,接著興沖沖的問道,“對了,家榮呢,家榮還在你身邊嗎?他的手機也打不通!”

“奧,他在這呢!”

李千珝急忙答應一聲,接著將手機塞到了病床上林羽的手裡,自己則極為振奮的連連拍手,走來走去的興奮道,“太好了,太好了!”

不過相比較情緒激動的李千珝,林羽卻顯得極為鎮定,接過手機跟郝寧遠聊了下,當得知郝寧遠要對外公佈這個結果的時候林羽冇有反對,但是當聽到郝寧遠要召開釋出會為自己和中醫力爭的時候,林羽麵色一變,急忙勸解道,“郝部長,萬萬不可啊,此時民怨正盛,您要是站出來公開支援我和中醫,那您恐怕也要跟著捲入到輿論的漩渦之中啊,在京大二院的時候,那幫人質疑過您,難道您忘記了嗎?!”

林羽不反對他把結果公佈出去,但是卻反對他替自己和中醫據理力爭,因為林羽知道,這個結果肯定是不為那幫病人的家屬所接受的,而郝寧遠要是在這時候替自己和長生口服液發聲,對自己固然是件好事,但是卻對郝寧遠而言是個非常不利的舉動,極有可能連累著郝寧遠也被千夫所指!

“我當然冇忘他們是怎麼罵我的,但是在醫院的時候,我不知道結果如何,所以他們罵我我不敢還口,但是現在不同了,檢驗局的結果白紙黑字的擺在這裡,我郝寧遠自然有底氣跟他們爭論!”

電話那頭的郝寧遠聲音鏗鏘的說道。

“郝部長,您一定要三思啊!”

林羽急忙勸道,“您可能不知道,網上現在討伐中醫,甚至是呼籲‘廢除中醫’的聲音可是愈演愈烈啊!”

“我怎麼不知道?!”

郝寧遠冷哼一聲,接著朗聲說道,“不就是那個論壇上廢除中醫的投票嗎,我也看到了,正是因為這樣,我這個華夏醫療界的總負責人,纔要站出來維護中醫,在中醫最為危難的時候我不站出來,試問我該何時站出來?!”

林羽聞言心頭一動,對郝寧遠油然而生莫大的敬佩之情,但還是有些擔憂的勸道“但是,您要是站出來替我和中醫發聲,惹怒了眾人,恐怕會影響到您的仕途……”

“哈哈……!”

郝寧遠聽到林羽這話突然再次朗聲一笑,豪邁道,“家榮,你未免太小瞧我郝寧遠了,我豈是貪權戀勢之徒?!在其位謀其職,我郝寧遠坐在這個位子上,自然要對整個醫療界負責,如果連你這種醫療界為國為民的棟梁之材我都保不住,那我這個部長,當了又有何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