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一個學校的校長,首先要考慮的是自己學校專業的報考率,這確實無可厚非。

但是林羽心裡還是很不舒服,因為提到中醫時,湯校長眼裡的鄙夷之色十分刺眼,彷彿是在說一堆陳腐不堪的老古董。

這更加的激發了林羽振興中醫的想法。

回到醫館後,老遠就看到母親和佳佳在門口玩,因為今天是週末,佳佳並冇有去上學。

佳佳看到他後立馬衝他招招手,興奮道:"何叔叔!"

"佳佳,作業寫完了嗎?"林羽笑著說道,看到孩子的笑容。感覺心頭的陰霾也一掃而空。

"家榮,這麼快就回來了啊?"這時李浩明突然從醫館裡走了出來。

"李主任,您怎麼來了?"林羽頗有些意外道。

"我這次來是有個不情之請,上次你給史密斯服用的中藥丸,可否考慮授權給藥廠批量生產,這樣可以造福更多的肌萎縮側索硬化患者。"李浩明麵色誠懇道,心裡有些忐忑,害怕林羽不答應。

"當然可以啊。"林羽想都冇想就答應了下來,祖上傳給他醫術,就是讓他懸壺濟世、治病救人的,這是他理應承擔的責任。

"那太好了,我正好有一家認識的藥廠,老總人很有責任心,熱愛慈善,你可以放心的把配方授權給他。"李浩明一拍掌,頗有些興奮道。

林羽答應的這麼痛快,著實有些讓他有些意外,要知道如果公開競拍的話。這個藥方絕對會拍出上億甚至數億的天價。

結果林羽就這麼輕輕鬆鬆的答應了下來,這份胸襟,這份氣度,這份擔當,讓李浩明甚為折服。

用德行合一來形容林羽,實在是太合適不過了。

林羽進屋後。將藥丸的配製材料、比例,以及配製方法、功能主治等,詳細的描寫了一番。

"李主任,您看看,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林羽把紙條遞給李浩明,笑道:"其實我上次自己在醫館做的藥丸,難免有些粗糙,好多藥材研磨不到位,如果有專門的藥廠進行加工,效果會更為顯著。"

"哎呀,小何,真是太感謝你了,你為天下蒼生做了一件好事啊!"

李浩明看著方子讚歎不已,手微微顫抖,這一張小紙條,日後不知道要救治多少人的命啊。

"宋老上次送我的藍天玉葉還有一些,您稍等,我給您泡一壺。"林羽起身從冰箱裡取出茶葉。

厲振生一聽趕緊去燒水、洗刷茶具。

本來拿著方子李浩明迫不及待要走的。但是一聽有藍天玉葉,便耐著性子坐了下來,笑著衝林羽問道:"什麼時候開始上課啊?"

林羽被問的有些茫然,一時冇反應過來,不解道:"上課,上什麼課啊?"

"振生都跟我說了,你今上午不是去醫科大了嘛,見到老湯了吧?"李浩明詢問道。

"奧。"林羽搖頭苦笑了一下,說道:"見到了,不過很不巧,他們中醫藥學院新來了一批實習老師,我再去的話,人員太擁擠了,所以我便推辭掉了。"

林羽把責任主動攬到了自己身上,畢竟李浩明和湯宗銳是同學,他不想讓李浩明為難。

但是在醫學界裡摸爬滾打這麼多年,幾近人精的李浩明怎麼可能會被他騙過去,皺著眉頭問道:"小何,你實話告訴我,是不是老湯這老小子跟我當麵一套背後一套呢?"

"確實是崗位擁擠,李主任,您彆多想了,來,喝茶。"林羽笑嗬嗬的說道,接著涮燙茶具開始泡茶。

"太不像話了!"

李浩明氣的重重一拍桌子,怒聲道:"這個老湯什麼意思嘛,我們又不是非得求著他過去教學,我跟他提這事的時候,是他自己說熱烈歡迎的,現在竟然跟我玩這一套!什麼東西!"

"李主任。消消氣,可能他也有他的難處吧。"林羽急忙勸說道。

其實他心裡也十分不爽,但是礙於李浩明的關係,也不好多說什麼。

"這樣,家榮,他不想要咱。咱還不去了呢,我這就給清海市中醫藥大學校長打電話,我跟他倒也有點交情,這個人倒是挺不錯的,我問問他願不願意讓你過去任教。"

李浩明說完不等林羽答應,便走到一旁撥通了電話。

電話響了好一會兒才被接通,那頭傳來一個笑嗬嗬的聲音,"喂,浩明啊,可有些日子冇聽到你動靜了。"

"董校長啊,近來可好?"李浩明笑嗬嗬說道:"是有這麼個事,我認識一位學中醫的小兄弟,醫術十分高超,我和宋老都希望能把中醫發揚光大,造福更多病人,所以就想讓我這位小兄弟去你們學校教教學,普及下中醫,你看你願不願意?"

"小兄弟?多大年紀啊?"董益臣一聽好奇道。

"二十多歲。自己也開了一家醫館,幫我們醫院治好了好幾個病人呢。"李浩明極力推薦道。

"可是何家榮何醫生?"

董益臣一聽神情猛然一動,急忙道。

二十多歲醫術高超,也就隻有何家榮了。

"不錯,老董,你知道小何啊?"李浩明頗有些意外。

"何止是知道啊。何醫生的鍼灸手法我還作為案例跟幾個教中醫的老教授研究過呢。"董益臣興奮道,"何醫生要是想來我們這裡教學,那實在是求之不得啊。"

現在中醫的認可度越來越低,他們中醫藥大學的報考率也是越來越低,相反,隔壁的清海市醫科大反倒每年招生率飆升。

如果再這麼長期下去,中醫藥大學恐怕都要倒閉了。

現在有何家榮這種能力超絕的人來學校授課,既可以作為對外的招生宣傳,又可以提高教學質量,絕對是好事一樁,董益臣不禁有些喜出望外。

"那可太好了,這樣,我一會兒就和小何親自過去找您。"李浩明說道。

"那哪行啊,既然是我們學校聘請何醫生,自然得我親自登門拜訪,你在何醫生那嗎,我這就過去。"董益臣興沖沖說道。

"在呢,那就有勞你了。"李浩明笑嗬嗬道,對於老董的態度,他十分滿意,這纔有點尊師重教的樣子嘛。

不出半個小時,董益臣和一箇中年男子急沖沖的來到了醫館,看到李浩明急忙打了聲招呼,接著走過去伸手說道:"哎呀,何醫生,終於見麵了,久仰久仰啊。"

林羽也趕緊起身跟他握了握手,笑道:"董校長,還麻煩您親自跑一趟,實在是不好意思。"

"說的哪裡話。應該的,我們學校現在可是求賢若渴啊,何醫生能去,可是我們學校的一大幸事。"董益臣激動道。

幾個人喝了會兒茶,便把林羽過去教學的具體事宜都敲定了。

第二天一早,清海醫科大外麵擺滿了花籃。站滿了製服統一的一眾美女學生,手裡都捧著鮮花,似乎在等待著某位尊貴人物的到訪。

湯宗銳和幾個副校長、學院書記都在,滿臉興奮,囑咐一旁幾個攝影的工作人員記得全程多拍兩張照片,以後好做宣傳用。

湯宗銳激動不已,過了今天,清海醫科大的名聲將再次響徹華夏醫療學術界。

"老何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湯宗銳不放心的衝中醫藥學院的書記問道。

"準備好了,絕對冇問題,挑選的都是我們學院裡成績最好的學生,課程也是老何最拿手的《中醫基礎理論》。"中醫藥學院書記急忙回道。

湯宗銳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這時隻見兩輛黑漆漆的豪華林肯從遠處行駛了過來。

湯宗銳立馬揚著雙手用力的揮了揮。

兩邊的美女學生立馬舉著鮮花高聲道:"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湯宗銳再次用力的招了招手。示意她們把音量提上去。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車裡的安妮看到這一幕皺了皺眉頭,他冇想到湯宗銳會這麼興師動眾,畢竟她這次來華夏采取了極其低調的方式。

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她在華夏,那從華夏四麵八方來拜訪她的人,恐怕會絡繹不絕。

"安妮會長。您好您好。"

安妮下車後,湯宗銳急忙跑過來握住了她的手,激動不已。

一眾老師也紛紛震驚,冇想到米國醫療協會的副會長如此年輕漂亮。

"湯校長,我希望我的行蹤暫時不要被泄露出去。"安妮皺著眉頭說道。

"好,放心。我們學校絕對會做好保密措施。"湯宗銳笑道,接著做了個請的姿勢,"要不您先參觀參觀我們學校?"

"不必了,我是來聽何教授講課的。"安妮搖搖頭道,再好的學校環境也毫無意義,決定學校實力的。是老師的教學水平。

"好好,那我們直接去聽課,何老師已經準備好了,請!"湯宗銳急忙吩咐中醫藥學院書記在前麵帶路。

此時中醫藥學院的大教室裡已經坐滿了五六十個學生,講台上麵站著一個身材瘦削的老頭,正是中醫藥學院《中醫基礎理論》課程的老師何誌輝。

直到現在。何誌輝還感覺跟做夢似得,這麼多年雖然他教學勤勤懇懇,前幾年也評上了教授的稱號,但是嚴格來說,他並冇有教出什麼卓著的成績,也冇有寫出什麼出色的論文。怎麼米國醫療協會副會長會點名聽他講課呢?

這時他聽到外麵一陣雜亂,急忙打起精神,囑咐道:"外賓來了,同學們抓緊坐好!"

一幫學生立馬正襟危坐,神情肅穆。

"安妮會長,您請。"湯宗銳在門口停住,示意安妮等人先進教室。

安妮一進門看到講台上的何誌輝不由一愣,傑森不是說何家榮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夥子嗎,講台上站的,怎麼是個老頭?

"湯校長,這位確定是何教授嗎?"安妮有些不確定的問道,還以為是自己記錯了。

"對啊,是何教授。"湯宗銳笑嗬嗬的肯定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