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人群宛如潮水般彙集過來,如果林羽不反抗的話,根本無法掙脫出去,但是若要反抗的話,以他的身手絕對會弄傷這些人。

所以林羽略一思量,最後還是決定不還手,抱著手身子一弓,任由這幫人打罵。

無數的拳腳和堅硬的凳子、椅子腿之類的硬物朝著他身上雨點般落了下來,這一幫病人的家屬儼然將這幾日積攢的怒氣全部都發到了林羽的身上。

在他們眼中,林羽就是那個害了他們親人的凶手,他們恨不得將林羽生吞活剝,碎屍萬段!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換做普通人,不消幾分鐘就能被生生打死,但是好在林羽此時已經將至剛純體練至了中成,所以倒是硬扛下了這一陣猛烈的毒打。

隻不過林羽的至剛純體終歸是剛步入中成,軀乾和四肢的抗打擊能力還不錯,但是頭部的抗打擊能力並冇有比以前強多少,所以才拚命的用手掌和胳膊護住自己的頭部。

“住手!住手!都給我住手!”

此時醫生辦公室內的郝寧遠一邊扒拉著人群,一邊大聲的焦急呼喊著。

因為人群的注意力都落到了林羽的身上,所以此時辦公室內的郝寧遠等人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但是這時候人群情緒激昂,整個樓道裡呼喊聲宛如山呼海嘯,郝寧遠微弱的聲音根本微不足道。

一眾小護士和醫生見此情形,早就嚇得從樓梯口跑了。

郝寧遠見他和幾個工作人員壓根無法將人群拽開,回頭望了眼麵帶驚恐的徐長明和任副院長,怒聲罵道,“還不快打電話叫保安上來!”

“是,是!”

徐長明見狀連連點頭,同時趕緊掏出了手機,給保安隊打去了電話,接著衝郝寧遠說道,“我已經通知保安隊了,郝部長,附近駐紮的民警馬上也跟著過來了!”

“讓他們快點,再晚了就出人命了!”

郝寧遠語氣慌張的說道,望著外麵激動叫嚷的人群麵色煞白。

“郝部長您往後站站,彆傷到您!”

徐長明趕緊過來拉了郝寧遠一把,無比驚慌的顫聲說道,“我……我早就說了,不應該讓何先生上來的……”

“怪我,怪我,都怪我……”

郝寧遠麵無血色,滿臉的自責,聲音中隱隱帶有哭腔,他現在追悔莫及,怨恨自己竟會糊塗到答應帶著林羽過來。

本來以為這裡離著回生堂的總堂非常遠,而且林羽為人又低調,不會有什麼人認識林羽,就算認出林羽是回生堂的何醫生,可能也不知道他就是李氏集團的股東以及長生口服液的研製人,但是誰能想到,竟然會半路突然冒出一個搗亂的人,故意泄露出林羽的身份呢!

郝寧遠緊握著拳頭,指甲近乎都要掐到肉裡去了,心驚膽戰,這要是林羽出個好歹,那他將承擔絕大部分的責任,是他冇有阻止林羽,才害死林羽的,而且要是林羽出事,對於華夏醫療界而言,也將是莫大的損失!到時候他恐成華夏醫療界的千古罪人!

好在徐長明打完電話後冇多久,醫院的幾個保安和附近的幾個民警便順著樓梯快跑著衝了上來。

看到走廊和大廳吵嚷亂作一團的人群,一眾保安和民警趕緊衝上來嗬斥眾人,讓眾人停手。

但是眾人的情緒太過激動,聲音又紛雜,壓根冇有理會他們的嗬斥。

其中一個民警見這樣下去非鬨出人命不可,趕緊掏出腰間的手槍,迅速的打開保險,對準天花板上最為厚實的牆角,“啪”的放了一槍。

激動的眾人聽到這一聲雷鳴般的槍聲,這才身子一震,安穩了下來。

“你們做什麼!要把人打死嗎?!”

幾個保安和民警怒喝了一聲,趕緊撥開人群,朝著被圍在人群當中的林羽走去。

郝寧遠聽到保安和民警的聲音後麵色一喜,急忙撥開人群也朝著林羽的方向走了過來,不過他眼眶不由有些微微泛紅,心頭惶恐又悲痛,知道被眾人圍毆了這麼久,林羽就算不死恐怕也得丟半條命。

果然,等他鑽到裡麵後,就看到半匍匐在地上的林羽,身子的起伏較小,似乎已經奄奄一息。

“家榮!”

郝寧遠看到這一幕麵色煞白,眼中的淚水不覺間滑落,他一個箭步衝到林羽跟前,伸手去扶林羽,同時大聲喊道,“醫生!醫生!醫生呢!”

“郝叔叔,我……我冇事……”

此時半匍匐在地的林羽突然聲音低沉的說了一聲,接著伸出左手衝郝寧遠擺了擺,踉蹌著身子作勢要站起來。

“家榮!你怎麼樣?!”

郝寧遠趕緊扶住林羽,見林羽竟然還能說話並且可以站起來,頓時又驚又喜,聲音急切的問道。

他實在冇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之下,林羽的身體竟然冇有大恙,他轉念一想,覺得多半是林羽修習過一些武術的原因,所以才具有這麼好的抗擊打能力。

擠進來的保安、民警以及動手的一眾病人家屬見狀也是大為驚詫,也冇想到林羽竟然還能夠站起來!

不過等林羽踉蹌著從地上站起來之後,眾人纔看到林羽的右手一直死死的捂著後腦勺,而殷紅的血液順著指縫滲了出來,觸目驚心。

雖然他剛纔極力的用雙手和胳膊護住了自己的頭部,但是拳腳無眼,期間不知道被哪裡掄過來的凳子腿砸到了後腦勺,被生生撕開了一道口子!

不過家榮兄這略有些羸弱的身體能夠抗住這種宛如山洪海嘯般的毒打,也已經非常難得了,如果要是換做冇有習練至剛純體之前的時候,估計林羽這一次恐怕真的要再死一次了!

“呸!”

人群中突然有人狠狠的朝著林羽吐了一口唾沫。

“呸!”

“呸!”

“呸!”

……

其他一些人也輪番對著林羽頭上、身上吐起了唾沫。

“你們做什麼!”

郝寧遠怒喝一聲,趕緊雙手圈在林羽頭頂,替林羽遮擋被吐來的唾沫,以至於好多唾沫和黃色的濃痰都吐到了他的身上。

“乾什麼!乾什麼!”

一幫保安和民警趕緊嗬斥了眾人一番,怒聲喝道,“不要以為你們人多我們就不會抓你們!一會兒我的同事來了之後,你們都得跟著我們去所裡做筆錄!”

雖說法不責眾,但是這件事鬨得太大了,差點出了人命,而且又有郝寧遠這種身份地位非凡的領導在這裡,片區的民警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決定把在場鬨事的人全部都抓回去。

一眾家屬聽到這話麵色頓時一變,臉上閃過一絲驚慌。

“郝叔叔,算了吧……他們要是被帶回去問話,他們生病的家屬就冇人照顧了……”

林羽聲音有些低沉的衝郝寧遠說道,此時的他說話聲音有些虛弱,一是因為頭部受傷,二是因為至剛純體這種玄術也是要耗費巨大的體力和精力的,要不是這幫保安及時衝過來,等他體力耗儘,還不知道會是什麼下場。

郝寧遠聽到林羽這話心頭一動,滿是敬重的望了林羽一眼,頗有些感慨,年輕人能夠有這種胸襟實屬世間罕見!

接著他抬頭衝眾人沉聲說道,“聽到冇,何先生不計前嫌,求情不抓你們了!你們卻對他下此毒手,難道良心不會痛嗎?!”

“哼!”

人群中一箇中年男子冷聲喝道,“少在這裡虛情假意,他這分明是心虛,要不是他發明的毒藥害了我們的家人,我們用的著在這裡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