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榮桓聞言點頭答應一聲,接著便起身下了車,望了眼回生堂分堂的大門,在楚雲璽的陪同下朝著回生堂走去。

此時回生堂裡麵熙熙攘攘的皆都是排隊看病的病人,雖然大部分人都不停的咳嗽,但是他們皆都非常有素質的戴著口罩,以免傳染他人。

不過榮桓見到這麼多病人,還是有些厭惡的皺了皺眉頭,下意識的躲避著這些病人,似乎生怕他們蹭到自己,弄臟了自己的衣服。

他們玄醫門向來服務的都是一些高淨值人群以及位高權重的人群,從不與這些“肮臟”、“粗俗”的病人接觸,所以他看到這麼多“低層次”的病人,一時間難免有些不適,甚至感覺有些反胃。

“走開!走開!給我滾遠一點!”

楚雲璽似乎也看出了榮桓對這些病人的厭惡,十分粗魯的把這些病人推到了一邊。

醫館內的病人都是附近的街坊,都是些普通的老百姓,見楚雲璽穿著不凡,頤指氣使,像是富家子弟,被推搡之後都有些敢怒不敢言。

榮桓揹著手,麵色淡然的輕聲說道,“給這些下三濫的病人看病,也難怪何家榮始終也隻是一個下三濫的醫師!”

他實在無法理解林羽為何情願給這些低層次的人看病,無利可圖不說,還把自己的身份給拉低了!

“榮叔說的對,這何家榮就是拿不上檯麵的下三濫!”

楚雲璽聽到這話頓時附和著榮桓笑了起來,得意道,“要不然他怎麼能倒在您和榮老前輩的手裡呢!”

很顯然,他自信何家榮鬥不過玄醫門,而且似乎已經遇見了玄醫門即將大勝。

榮桓點頭灑脫一笑,接著揹著手在整個醫館裡打量了起來,時不時的點點頭,宛如在看自己剛裝修好的房子一般。

因為竇辛夷等醫師忙著坐診,也冇注意到他們。

在大廳轉了一圈,榮桓和楚雲璽便走到了後麵的藥房裡。

此時藥房裡正有兩個年輕的小夥子戴著口罩挑揀、研磨著藥材,看到榮桓和楚雲璽之後,兩人麵色不由一變,立馬衝榮桓和楚雲璽招了招手,不悅道,“你們乾嘛啊,冇看到門口的牌子啊,這裡是藥房,不讓外人進來的,出去出去!”

但是榮桓壓根冇有搭理他們兩人,揹著手閒庭信步的走了進來,接著在藥房內四下看了一眼,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

“喂,跟你們說話呢,看病去外麵排隊,這裡是藥房!”

磨藥的年輕小夥見榮桓這麼冇禮貌,有些惱怒的走過來,作勢要把榮桓推出去,但是楚雲璽此時衝過來,一腳將這小夥踹到了一旁,冷聲道,“給我閉上你們的臭嘴!你們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

磨藥小夥嚇得微微一怔,見楚雲璽穿著不凡,也冇敢多說什麼,咕咚嚥了口唾沫,接著轉頭朝著外麵跑了出去。

很快竇辛夷就跟著磨藥小夥朝著藥房走了過來,而此時榮桓和楚雲璽正好也剛從藥房出來,四人正好迎麵對上。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偷進我們的藥房?!”

竇辛夷看到榮桓和楚雲璽之後沉著臉說道。

因為她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分堂,所以前幾天榮桓去回生堂找林羽索藥的事情她並不知情,自然不認識榮桓。

“偷進你們的藥房?!”

榮桓挺著身子,淡雅的一笑,平和道,“現在雖然是你們的藥房,但是很快就會成為我們的藥房了!所以也算不上偷進!”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

竇辛夷蹙著眉頭十分不悅的說道,壓根就不知道這箇中年男子瘋言瘋語的說的些什麼東西。

“你聽不懂沒關係,你隻需要記住我的話就好!”

榮桓笑眯眯的說道,“到時候,不隻是藥房,還有這家醫館,以及回生堂在京城全部的醫館,都會成為我們的!”

“你這人腦子有病吧?嘴裡放的些什麼屁!”

竇辛夷麵色一沉,怒氣沖沖的罵道,雖然她是個小姑娘,但是骨子裡卻是個假小子,所以脾氣十分暴躁,一點就著。

“你罵誰呢!”

楚雲璽聞言麵色一沉,指著竇辛夷怒喝道,作勢要動手。

以往身份尊貴的楚大少自然不能像個小跟班似得做這種事,但是此時他這麼做,顯然是為了討好榮桓,反正竇辛夷也打不過他。

不過他話音一落,屋子裡的一眾病人見狀立馬嘩啦一聲圍了上來,怒氣沖沖的瞪著楚雲璽。

“乾嘛?想動手啊?好啊,你們兩個打我們一群吧!”

“哪裡來的兩個傻逼,敢來這裡撒野,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就是,何先生和回生堂也是你們兩個兔崽子能侮辱的?!”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怒聲嗬斥道,其中有幾個壯漢還擼起了袖子,有些躍躍欲試。

剛纔楚雲璽推搡他們,他們忍了,但是此時楚雲璽和榮桓敢挑釁何先生和回生堂,他們忍不了!

楚雲璽看到這麼多人,臉上囂張的神情一掃而空,嚇得麵色一白,氣勢頓時萎了下來,畢竟他也不會什麼功夫,真打起來,估計能被這些人揍成豬頭。

“算了,雲璽,君子不逞匹夫之勇,我們不跟他們一般見識,走吧!”

榮桓見狀也稍微有些緊張,臉上極力裝出一副從容淡雅的模樣,假裝冇聽見眾人的辱罵。

他雖然出身玄醫門,但是同樣也不會什麼功夫,而且上官誠又不在,所以他也隻好隱忍了下來。

“好,我們不跟他們一般見識!”

楚雲璽冇敢有絲毫的耽擱,說完低著頭灰溜溜的快步跟著榮桓往外走去,生怕慢一步,這幫病人就會動手。

等出了醫館,楚雲璽見安全了,這才指著回生堂的牌匾冷聲道,“一幫腦殘,你們等著看吧,用不了多久,這裡就要改頭換姓了!”

“小子,還敢撒野!”

醫館裡的幾個壯漢聞聲怒罵一聲,卷著袖子快速跑了出來。

楚雲璽嚇得身子一顫,趕緊轉身快步鑽到了車裡,接著急忙發動起車子快速離去。

不過後麵的一幫壯漢撿起路邊的石頭朝著他們扔了過來,石頭砸的車身“砰砰”作響。

楚雲璽氣的臉色鐵青,恨得壓根直癢癢。

“山野村夫永遠都是山野村夫!”

榮桓沉著臉冷聲罵道,他實在冇想到,何家榮和回生堂在這裡竟然會有這麼高的威望,他們還冇罵何家榮呢,隻是說話狂了一點,這幫人竟然就要動手乾他們……

這要是罵了何家榮,估計他們今天就走不出這醫館了……

本來還想著過來高調的裝個逼,刺激刺激何家榮,結果逼還冇裝完,反倒率先落荒而逃了……這要傳出去,還不笑掉彆人大牙。

“媽的,這幫傻逼,等著吧!”

楚雲璽憤恨的罵道,“等回生堂被玄醫門收購了之後,看他們去哪裡看病!”

“像這種窮人,本來就冇資格生大病!”

榮桓沉著臉說道,“何家榮竟然肯幫他們醫治,而且收費還這麼低,根本是在破壞中醫的良性市場!等到何家榮一倒,他們到時候就隻能等死!窮人,是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的!”

對於唯利是圖的玄醫門而言,人命不是人命,而是明碼標價的貨物,或貴重或貧賤,隻有能為他們玄醫門創造價值的人,纔有資格活下去。

“榮掌門,你確定,你們這次,一定能夠扳倒何家榮嗎?”

楚雲璽有些不放心的說道,接著急忙小心補充了一句,“我不是不相信你們,隻是怕萬一出點什麼差錯……”

“放心吧!”

榮桓昂了昂頭,臉上浮起一絲運籌帷幄的坦然,麵色淡然的定聲說道,“我們玄醫門準備了這麼久的殺招,定然會一擊即中,到時候,你隻需要靜靜的觀看這齣好戲就行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