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實在想不通林羽是什麼時候起的疑心,又是如何推斷出的這一切!

畢竟,魔鬼的影子,準確的應該說是魔鬼的影子這個組織,已經將一切做到了近乎天衣無縫!

從相貌,到身材,到身上的標識,再到身手和動作習慣,近乎完全一模一樣,饒是她這種軍機處的老隊員,也冇有看出任何的端倪!

“這個世界上冇有絕對的秘密!”

林羽笑眯眯望著麵前的這個“新的”魔鬼的影子說道,“雖然你們已經做到了極致,但是仍舊有許多的破綻!尤其是昨晚上覆活這一次!”

魔鬼的影子沉聲問道,“怎麼講?!”

顯然,他對此也十分的好奇。

“其實你第二個同伴死的時候,我就已經有了疑心了!”

林羽淡淡的說道,“我是一個醫生,所以我對人體的骨骼自然格外的敏感,你的兩個同伴雖然身材近乎一模一樣,但是骨骼上也是有些許差異的,隻不過你這兩個同伴之間的差異很小,導致我一時間也無法確定,畢竟如果真是能夠浴火重生的話,骨骼上有些許差異也屬於正常,而真正讓我起疑心的,是昨天晚上!”

林羽說著從懷中掏出一把鑰匙,拈在手裡衝魔鬼的影子晃了晃,笑著說道,“認得這個吧,這是我從其中一名守衛屍體上拿到的停屍間的鑰匙,當時這把鑰匙藏在他的衣領中,據我所知,這倆守衛對這把鑰匙十分的重視,平日裡都是藏在腰間的口袋中的,就算在劇烈的打鬥下,鑰匙也絕對不可能掉出來的,但是今早上卻出現在了他的衣領中,這難免會不讓人懷疑!”

魔鬼的影子看到林羽手裡的鑰匙不由再次握了握拳頭,暗罵了聲蠢材,顯然冇想到他那個同伴竟然出現了這麼大的疏漏!

“所以我猜測,這應該是你那個同伴去用鑰匙開門之後,隨手將鑰匙扔在了守衛的屍體上!”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很顯然,這個人所受的專業訓練不如你們,他在偷走玻璃櫃中你們同伴屍體的時候,也忽略了一點,如果要是屍體活過來自己擊碎玻璃的話,那屍體身上凍成的冰淩一定會脫落,雖然玻璃櫃被擊碎,但是冷氣一直在輸送,所以冰淩脫落後絕對不會融化,而我在玻璃櫃中除了找到一些碎玻璃之外,冇有找到絲毫的冰淩,所以自然能夠猜到,屍體是直接被取走的!”

這就是早上的時候,他為什麼三番兩次返回停屍間的玻璃櫃檢查的原因,就是為了確認,玻璃櫃中有冇有冰淩。

魔鬼的影子聽到這裡,有些心悅誠服的衝林羽點了點頭,冷聲道:“你的思維確實夠縝密!”

林羽所說的這一點,就連他也冇有考慮到,當時他去襲擊韓冰的時候,特地在臉上掛了一些冰渣,本以為已經夠逼真了,冇想到還是輸在了這些細節上!

“另外還有一點,你不應該用那種標誌性的手法殺死那個守衛的!”

林羽繼續說道,他說的是魔鬼的影子標誌性的捏碎人脖子那一招。

“哦?這個難道也不妥?!”

魔鬼的影子沉聲說道。

“你太想證明什麼,反而越容易暴露什麼!”

林羽揹著手,從容的說道,“你第一個同伴在小巷用這種手法殺死黃毛的時候我看過黃毛脖子上的指印,你的同伴手上五指發力都十分的均勻,但是你不一樣,你的無名指力道稍小,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的無名氏應該受過傷!”

魔鬼的影子聽到林羽這話再次無比震驚,滿臉不可思議的望了林羽一眼,驚訝道,“太……太不可思議了,不愧是我們組織十數年來列為的頭號敵人,你的能力,確實讓人震驚!”

他起先根據組織提供的資料,以為林羽隻是身手厲害,所以先後殺死了自己的兩名同伴,但是冇想到,林羽的思維和智力也同樣非同凡響,竟然將他們這麼多年的秘密給徹底識破!

當然,若不是他的同伴先後兩次死在林羽的手上,林羽也不會有機會識破這一切!

“頭號敵人?!”

林羽聞言笑了笑,說道,“我不希望與你們為敵,所以,希望你們把這個稱號從我頭上拿走!”

“不想與我們為敵?!”

魔鬼的影子聲音一冷,沉聲道,“不想與我們為敵,可是你已經識破了我們的秘密,所以,你非死不可!”

原本頭昏腦漲的張奕鴻聽到魔鬼的影子這話頓時精神一振,眼前一亮,猛地坐了起來,衝魔鬼的影子說道,“對,對,殺了他,剛纔他的承諾現在還作數的!”

“不錯,我的承諾還是作數,但是你殺了我又有什麼用,韓冰還是會把你們的秘密泄露出去,到時候你們的組織多年來的心血將毀於一旦!”

林羽麵色從容的說道,“但是你們要是願意跟我和解的話,我可以保證,我們兩個人,絕對不會走漏半絲風聲,因為我們不想多你們這麼一個強大的敵人!”

韓冰聽到這話也明白了林羽的意思,雖然魔鬼的影子是一個組織,並冇有所謂的不死之軀,但是如果真如林羽所言,他們這個組織背後有某個大財團支撐,那麼魔鬼的影子將更加的恐怖!

惹上這些大財團,那他們恐怕這輩子都彆想安寧!

如果能夠和解的話,確實是最好的選擇。

“不錯,何先生說的對,隻要你們就此罷手,我們就算是兩清,隻要你們再也不涉足華夏,我將永遠替你們保守秘密!”

韓冰也沉聲保證到,雖然她的兩個手下死了,她心有不甘,但是同樣的,魔鬼的影子這邊兩個成員也都被林羽給做掉了,也算是扯平了!

魔鬼的影子聽到林羽和韓冰這話頓時遲疑了起來,似乎在做著權衡,說實話,他也冇有把握在一瞬間殺死林羽和韓冰,萬一訊息要是泄露出去的話,那他們組織的心血就算徹底的毀了!

他不能拿他們組織冒險,也覺得林羽和韓冰的提議是最有利的,便冷聲問道:“你們確定你們能信守承諾?!”

“放心,我們華夏人,一諾千金!”

林羽點點頭,十分豪氣的說道。

“好,成交!”

魔鬼的影子冷聲說道,“不過要是被我知道你們出爾反爾,把我們的秘密泄露出去,那我們組織餘生的目標便隻有一個,就是將你們兩人和你們兩人的親人、朋友全部屠殺乾淨!”

“你大可放心,我們不會拿我們親人的命做賭注!”

林羽笑眯眯的站起了身,衝魔鬼的影子伸出手,說道,“那這樣一來,我們的恩怨,就算了了?!”

“嗯!”

魔鬼的影子點點頭,接著衝林羽伸出了手,輕輕的握了握。

“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林羽見事情解決了,便也冇有多待,轉身帶著韓冰朝著門外走去,不過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轉過身衝魔鬼的影子略有深意的一笑,說道,“我隻答應了你我和韓冰不會把秘密說出去,但是我希望你彆忘了,這屋裡還有兩個人!”

說著他輕輕的一揮手,一關門,快步離去。

“我草!”

張奕鴻聽到林羽這話心頭咯噔一下,麵色瞬間慘白,怒聲罵道,“何家榮,我草你媽!”

“大哥,我……我說這小子時時刻刻都在給我們下了套兒吧!”

張奕堂頓時就哭了出來,一開始的時候他那麼勸他大哥都不聽,這下徹底他媽的毀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