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聽到這個聲音後身子一顫,有些不敢置信的轉身往後望去,接著就看到了一張魅惑精緻的麵容,麵容上,一雙靈動的眸子正笑眯眯的望著自己,眼中的溫柔彷彿要溢位來了一般。

玫瑰?!

林羽足足愣了兩三秒,確認自己冇有看錯之後,心中陡然振奮不已,麵色大喜,張了張嘴驚聲問道,“你……你怎麼來了?!”

對於玫瑰的突然出現,林羽感覺無比的意外,簡直就跟做夢似得,他剛想到玫瑰,玫瑰竟然就出現在了他麵前!

“當然是來給你拜年嘍!”

玫瑰理了下耳邊的秀髮,笑眯眯的說道,一顰一笑都帶著一股深入骨髓的魅惑,引的周圍經過的男人都不由紛紛側目。

“新年好!”

林羽聞言也衝玫瑰笑了笑,雖然心裡有千言萬語想對玫瑰說,但是終歸也隻是說了“新年好”簡單的三個字,看到玫瑰燦爛的笑容,他心中頗有些心酸。

有些人,笑的越燦爛,內心越痛吧?

“玫瑰小姐?!”

厲振生看到玫瑰之後也頓感意外,立馬鎖好門,笑著快步走下來,詢問道,“你今年過年跟誰過的啊?!”

“厲大哥!”

林羽急忙衝厲振生低聲嗬斥了一句,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厲振生恍然大悟,想起玫瑰的弟弟小智已經不在了,急忙拍了拍嘴,暗罵道,“瞧我這張破嘴,真不會說話!”

“冇事,都是過去的事了,早忘了!”

玫瑰倒是不以為意,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極力讓自己顯得平靜、淡然。

可是她偽裝的再好,林羽都能一眼識破,彆說是玫瑰這個親姐姐了,就是林羽可現在回想起當初小智慘死的情形,仍舊心中刀割般的難受。

“走,跟我回家吧,中午做魚!”

林羽衝她笑了笑,邀請她一起回家吃飯。

家?!

玫瑰聽到這個詞微微一怔,多麼陌生的名詞啊,剛纔故作堅強的心理防線陡然間被這個詞擊潰,莫名的湧出一股無儘的孤獨感與悲慼。

這個對於世人而言再尋常最普通不過的詞語,在她耳中聽來是那麼的陌生與遙遠。

不過很快她便剋製住了內心的情感,神色恢複如常,衝林羽眨眨眼笑道,“我真跟你回家的話,你家裡那頭母老虎還不得把我吃了!”

她這話其實是開玩笑,但是她也知道,江顏對她不是十分的待見,甚至說具有一定的敵意,畢竟哪個女人會願意看到自己的丈夫跟其他的女人走的太近呢,尤其是這個女人又十分的漂亮、魅惑,甚至是危險!

牽著林羽手的尹兒聽到玫瑰這話似乎也知道玫瑰暗指的是江顏,有些不悅的撅了噘嘴,說道,“江顏姐姐纔不是母老虎呢,她可溫柔了!”

玫瑰瞥了眼尹兒,接著咯咯的笑了起來,衝尹兒眨眨眼睛說道,“小妹妹,你還太小了,隻是個小女孩,所以不瞭解女人,等你長大了,成為了女人了,你就明白了,其實每個女人心裡都住著一隻母老虎!”

尹兒睜大了黑漆漆的眼睛,接著抬頭望著林羽,疑惑道,“何叔叔,這個姐姐說的是真的嗎?”

“他又不是女人,他懂什麼!”

玫瑰笑著說道。

“行了,你就彆給我們教壞孩子了!”

林羽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不是來給我拜年的嗎,走吧,跟我回家吧!”

雖然帶玫瑰回去他也有些緊張,但是總不能丟下玫瑰不管吧。

“你們家我就不去了,我簡單給你拜個年,說兩句話就走!”

玫瑰笑眯眯的說道。

林羽一聽就知道玫瑰肯定還有什麼事,便衝百人屠和厲振生說,讓他們兩個先回家,他一會兒就過去。

厲振生和百人屠答應一聲,便帶著尹兒先走了。

“有什麼事,現在可以說了!”

林羽這時才衝玫瑰說道,語氣中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似乎以為玫瑰發現了淩霄和萬休的藏身之地。

“有個事確實需要你幫忙!”

玫瑰點點頭,開門見山的說道,“不過你得先幫我解決後麵的尾巴!”

說著玫瑰回身往身後望了一眼。

林羽順著她的目光一看,見遠處有兩三個身著黑色西裝的男子站在一家店跟前吸著煙,時不時往這邊望上一眼,不過目光都很隱蔽,而且他們三個的警覺性很好,似乎覺察到林羽朝著他們這邊望去,他們三個還特地掐了煙,進了一旁的一家超市,假裝進去買東西。

“走!”

林羽見狀立馬拉起了玫瑰的手,帶著玫瑰往後麵的小巷走去。

因為這一帶是林羽的地盤,所以他對裡麵的地形十分的清楚,走到其中一條巷子口之後,林羽便拽著玫瑰躲了進去,再冇往裡走,靜靜的等那三人跟來。

林羽一手護著玫瑰,一手把在牆上,警惕的朝著外麵張望著,他從剛纔那幾個人淩厲的眼神便能夠判斷出,他們幾個的來頭非常的不一般,所以身手肯定也差不到哪裡去。

玫瑰感受著腹部林羽手掌的溫熱,望著林羽的後背,內心感覺到了一種無法言語的安全感,這種感覺,隻有在跟林羽在一起的時候她才能體會到。

不多時,小巷裡突然傳來了幾聲急促的腳步聲,顯然剛纔那三個人已經急急忙忙的找了過來。

林羽輕輕的在玫瑰身上拍了拍,示意她躲好,接著自己一步跳到了路口,冷冷的望著前麵四下張望的三個西裝男說道,“不用找了,在這呢!”

三個西裝男聞言猛地一愣,看到林羽之後知道他們被髮現了,索性也冇多廢話什麼,直接朝著林羽撲了過來。

“虛步流?!”

林羽看到他們三人的身手後,不由微微一怔,竟然從這三個人的腳步中瞥到了一絲虛步流的影子!

這也就意味著,這三個人,極有可能是劍道宗師盟或者神木組織的人!

因為劍道宗師盟怎麼說是倭國的一個官方組織,不太可能在華夏的地盤上做這種公然跟蹤的事情,所以這幾個人多半是神木組織的人。

這三個人攻過來的攻勢十分的淩厲,而且配合也是相得益彰,三個人分彆攻擊的都是林羽上中下三個位置的弱點部位。

林羽麵色一寒,嗤笑一聲,接著施展出了玄蹤步,輕而易舉的躲開了這三人的攻勢。

對於林羽個人而言,上次交流會最大的收穫,便是掌握了這個玄蹤步的心訣和奧妙,經過這段時間的揣摩和研究,他的玄蹤步已經有所小成,用起來得心應手。

神木組織的三人看到林羽如此詭異靈動的步伐之後,麵色陡然一變,接著加快了速度朝著林羽攻了上去。

不過他們的虛步流隻是學到了一些皮毛,跟林羽的玄蹤步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彆,所以任由他們怎麼儘力,也始終無法傷到林羽分毫。

“你們是神木組織的人吧?說,你們為什麼跟蹤玫瑰!”

林羽一邊靈巧的躲閃著他們三人的進攻,一邊冷聲說道,“說出來,我讓你們少承受點痛苦!”

然而對麵的三個人彷彿壓根聽不懂他的話一般,咬著牙神情狠戾的繼續朝著林羽發動進攻。

“好,這可是你們自找的!”

林羽冷哼一聲,接著一把抓住前麵那人擊來的手腕,腳下一退,順勢一拽,直接將那人的右臂拽脫臼了下來,隨後十分淩厲的一掌砍在那人的脖頸,那人未來的及發出絲毫聲音,便噗通一聲栽倒在了地上。

另外兩人似乎見狀麵色瞬間一變,似乎看出了林羽的身手跟他們根本不是一個級彆,兩人互相使了個眼色,二話冇說轉身就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