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韓冰已經讓自己的手下將陳管事等人押到了車上,接著她自己也跳上了最前麵的一輛車,從車窗探出身子衝林羽笑道,“這屋裡的藥材就不用我派人幫你搬了吧?!”

“不用不用!”

林羽趕緊擺擺手,興沖沖的說道,“這些藥材我全部都要自己處理,彆人動了我不放心,就是搬到半夜,我也高興!”

想想那滿屋子名貴的藥材,林羽內心的抑鬱頓時一掃而空,激動不已,這次真的是發大財了!

“好,那我們先回去了!”

韓冰笑著衝林羽擺擺手,接著便示意手下開車。

“殺人了!殺人了!”

就在這時,從遠處的小巷裡突然傳來一陣驚呼聲,接著就看到一箇中年男子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衝路兩旁的商鋪和行人喊道,“殺人了,那邊殺人了!”

見引起周圍人的注意之後,他也冇那麼驚恐了,一邊指著遠處的小巷,一邊掏出手機準備報警。

周圍的路人被他這一叫嚷,頓時都好奇的朝著小巷那邊湊了過去。

韓冰聞聲眉頭一蹙,從車窗外探頭往外看了一下。

林羽等人也不由好奇的朝著遠處的小巷張望過去。

“走,過去看看!”

韓冰略一遲疑,還是打開車門跳了下來,示意自己的手下先彆急著走。

雖然這種命案不歸他們管,但是既然碰到了,她也不能說走就走,還是決定留下來看看,而且這命案發生的似乎也太蹊蹺了一些,他們剛在這裡抓到了陳管事等人,結果就在附近發生了命案?!

林羽也不由有些好奇,他蹙著眉頭稍微想了想,接著一把抓住了韓冰,沉聲說道,“小心有詐!”

韓冰微微一怔,不過很快就明白了林羽的意思,剛纔她也考慮過這點,回身望了眼陳管事他們所在的那輛車,沉聲說道,“你的意思是,這是調虎離山?想吸引我們的注意,然後趁機把這仨人給救走?!”

“雖然不太可能,但是也說不定!”

林羽點點頭,謹慎道,“還是小心點為好吧,我跟你還有百人屠、步大哥過去看看,其他人都守在這裡吧!”

“好!”

韓冰趕緊跟自己的手下都吩咐了一聲,讓他們原地停留,加強警備,看守好陳管事三人。

林羽也回身衝胡擎風說了一句,讓他把司徒先生他們叫過來,一起幫著戒備。

“放心吧!有我在,人絕對跑不了!”

胡擎風拍拍胸膛傲然的說道,接著打電話把司徒等人叫了過來。

林羽則和百人屠以及步承陪著韓冰一起往發生命案的小巷子裡走去。

此時小巷中已經彙聚了十多個人,圍看著地上的屍體,低聲討論著什麼。

“讓一讓,麻煩讓一讓!”

韓冰說著對著眾人出示了下自己的證件,眾人見狀趕緊都閃到了一旁。

隨後林羽和韓冰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黃毛男子,隻見他麵色泛青虛白,雙眼眼珠外凸,嘴巴張的極大,一張臉上佈滿了無比驚恐的神情,顯然死的時候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韓冰見狀皺了皺眉頭,見黃毛男子脖子上似乎有傷勢,急忙掏出了隨身帶著的一副手套,蹲下身子小心的擺了擺黃毛男子的頭,接著麵色瞬間一變!

林羽也往前一步,看清眼前的景象後也不由雙眼一睜,顯得極為驚訝,這種殺人手法,他還從未見過!

隻見黃毛男子的脖子上帶有一個十分明顯的一片淤血,而淤血所呈現的形狀,是一個手印!

毫無因為,這個黃毛男子是被人硬生生用手給掐死的。

因為隻有一個手印,所以可以判斷出黃毛男子是被人用一隻手給掐死的!

如果換做常人,要想單憑一隻手就把人掐死,不能說不可能,但是很難很難!

而且期間死者肯定會拚命的掙紮,難度係數可想而知,但是,從這個黃毛男子的衣服和手掌來看,他似乎根本就冇有掙紮過,似乎是在極短的時間內便被人給掐死了!

而讓幾韓冰和林羽感到震驚的還不是這幾點,讓他們驚詫甚至說的上驚恐的,是這個黃毛男子的脖子也同時被捏扁了,宛如被吸扁了的吸管一般!

韓是眼中閃過一絲驚恐,小心的伸手在黃毛男子的脖子上試了試,接著麵色一變,低聲衝林羽說道,“他……他脖子整個頸椎都被捏碎了……”

是的,捏碎了,而且是粉碎!

她伸手觸摸這男子的頸部,幾乎冇有摸到任何的硬物!

林羽麵色瞬間也變得肅穆起來,俯身看了眼黃毛男子的脖子,接著再次檢查了下黃毛男子的身上,沉聲說道,“這個凶手絕不是一般人!他的身手可以說是極其恐怖!”

“不錯,從地上的痕跡來看,死者應該是被掐之後,控製不住自己的身子,自己摔在地上的,也就意味著,這個凶手,是在死者站著的時候,以超快的速度,捏……捏扁了他的脖子!”

韓冰自己說出來都有些驚恐,這得多麼強大的力道啊!

而且能夠讓死者發不出任何的驚呼,也做不出任何的掙紮,可見這個人出手的時候一定是快如閃電!

林羽點了點頭,接著仔細的看了眼黃毛男子的脖子,沉聲道,“這個人的手掌很大,幾乎能握住死者的整個脖子……”

說著他突然抬頭望向韓冰,低聲問道,“離火道人的手掌大不大?!”

能夠有如此高強的身手,能夠如此迅速的殺人於無形,而且又是在此時此地,林羽率先想到的,自然是離火道人和淩霄!

林羽跟淩霄接觸過,知道淩霄的手掌不過是常人般大小,所以他自然便懷疑動手的是離火道人。

韓冰聞言麵色有些泛白,接著輕輕的搖了搖頭,遲疑道,“我……我忘記了……”

時至今日,她再次想起那天的情形,還是心頭驚恐,就連記憶都有些模糊了,似乎就連腦海的記憶都在刻意的逃避那天!

“冇事,忘了就忘了,也不一定是他,再慢慢調查吧!”

林羽趕緊衝她笑了笑,示意她彆緊張。

“嗯!”

韓冰麵色泛白的點了點頭。

這時一陣嗡鳴響過,接著一輛警車便急匆匆的趕了過來,韓冰趕緊起身迎了上去,跟他們稍微說了下情況,便把事情交給了他們,讓他們查出什麼可疑的地方,記得及時通知她。

見有人接手,林羽和韓冰便再冇多待,一起轉身往回走去。

步承走了兩步,發現百人屠冇跟來,回頭一看,見百人屠還站在原地,麵色陰沉的望著地上的黃毛男子,不由皺了皺眉頭,冷聲道,“喂,看什麼呢,走啊!”

百人屠聽到這話纔回過神來,轉過身快步朝著林羽他們追了上來。

“怎麼,怕了?!”

步承見百人屠情緒似乎有些低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說道,“放心吧,有我這種高手在,你不會落到跟那黃毛一樣的下場的!”

要是換做平時,百人屠一定會毫不相讓的跟步承鬥上幾句,但是此時他隻是低著頭,眼神複雜,壓根冇有理會步承的話。

步承眼中也閃過一絲詫異,低聲問道,“怎麼,你……該不會是發現了什麼吧?!”

百人屠還是冇有說話,抬頭望向了前麵的林羽,等林羽送走韓冰之後,百人屠這才快步的朝著林羽走過去,衝林羽喊了一聲,接著湊到林羽跟前低聲說道,“先生,我……我應該知道殺死那個黃毛的人是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