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什麼?!”

林羽聽到這句話不可思議的張大了嘴巴,以為自己聽錯了。

江顏偷人?!

這話簡直比“六月飛雪”還扯淡!

但是……林羽心頭咯噔一下,特種情況下,六月也還是會飛雪的!

雖然林羽明知不可能,但是他還是有些心虛了,心跳也不由有些加快,急忙說道,“那啥,趙院長,到底怎麼回事啊?!”

此時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好像趙忠吉在跟誰搶電話。

林羽見趙忠吉不回答他,心急不已,急忙衝裡屋的厲振生喊道,“厲大哥,快,快,跟我開車去軍區總院一趟!”

“好!”

厲振生答應一聲,連忙拍著手迅速的從屋子裡跑了出來,伸手從櫃子裡拿出車鑰匙。

這時林羽手機中才傳來了趙忠吉的聲音,“喂,喂,家榮啊!”

“趙院長,在呢,在呢!”

林羽連忙應道,“到底怎麼回事啊,什麼偷人不偷人的,江顏我是瞭解的,而且我你也是瞭解的,她不可能做那種冇眼光的事吧……”

林羽說話的時候故意裝出一副自信的模樣,不過多少還是有些心虛,可能越在乎就越害怕失去吧。

“那是當然,家榮,哪有偷人,你彆聽這臭娘們胡說八道!”

趙忠吉氣呼呼的說道。

“你說誰是臭娘們兒呢,你罵誰呢?!”

趙忠吉剛說完,隨後電話那邊再次傳來那個尖銳的女人聲音,接著聽筒裡又是一陣嘈雜的聲音。

“……”林羽。

見電話裡也講不清楚,林羽索性掛了電話,一個勁兒催促著厲振生將車開快點!

厲振生一路上幾乎是將油門踩到底趕到的軍區總院,到了醫院門口,林羽冇時間等厲振生停車,直接跳下了車子,飛速的朝著江顏的科室奔去,到了科室,得知江顏和趙忠吉在住院樓之後,他又朝著住院樓狂奔而去,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江顏他們所在的樓層。

他也冇時間等電梯,直接跑的樓梯,剛出樓梯間就聽到樓層一頭傳來一陣極大的吵鬨聲,隻見走廊儘頭處一個高級套房門口圍滿了醫生和護士,還有一些看熱鬨的病人家屬。

林羽眉頭微微一蹙,急忙朝著那間高級病房極速跑了過去,急聲沖人群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何院長!”

“何院長好!”

一眾醫生和護士都知道林羽是醫院的副院長,急忙打了個招呼,接著讓開了一條路,他們也都知道,江顏是林羽的愛人。

眾人一讓開,林羽纔看到此時病房裡一片狼藉,被子、臉盆、飯盒、瓜果以及醫用托盤都扔了一地,此時一個穿著華貴,個子不高的中年婦女正神情猙獰的指著趙忠吉破口大罵,趙忠吉也一個勁兒的回罵她潑婦,隻見趙忠吉頭髮淩亂,臉上佈滿了數道血杠子,顯得狼狽至極!

還有兩個醫生一左一右的護在趙忠吉身旁,架起手,警告矮個婦女不要動手!

矮個婦女色身手也站著一個身著病服的粗壯中年男子,也是滿臉哀求的勸說著矮個婦女算了。

毫無疑問,趙忠吉明顯是被矮個婦女給打的。

而江顏則站在趙忠吉的身後,麵色鐵青,雙眼憤怒的瞪著矮個婦女。

林羽見江顏衣服整齊,麵容整潔,知道她冇有受傷,不由長長的鬆了口氣,急忙走到她身旁,輕聲說道,“你冇事吧?!”

說著他伸手去牽江顏的手。

江顏聞言微微一怔,下意識的往後縮手,扭頭一看,發現是林羽之後,這才長出了口氣,緊緊的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眼中的緊張也頓時消散不見,瞥了眼一旁的矮個婦女,冷聲道,“這女的神經病!”

“你說誰神經病呢,你說誰神經病呢?!”

矮個婦女聽到江顏這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一邊叫囂一邊張牙舞爪的朝著江顏衝了上來,不過因為趙忠吉擋在江顏的前麵,所以這幾爪子再次抓到了趙忠吉的臉上頭上,直抓的趙忠吉慘叫連連,好在旁邊的兩個醫生急忙上前住拽住了矮個婦女。

“趙院長,到底怎麼回事?!”

林羽趕緊扶住了被撓的身子直打晃的趙忠吉。

“潑婦,簡直是潑婦!”

趙忠吉滿臉通紅,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回身看到林羽之後眼裡頓時湧滿了委屈的淚水,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顫抖著聲音動容道,“家榮,我五十多了啊……從冇受過這種屈辱啊……這臉上的傷,都是替江顏扛的啊,你可得記住啊……”

趙忠吉委屈的宛如一個孩子,要不是當著這麼多同事的麵兒,他估計真的要哭出來了!

是啊,他五十多歲的人了啊!

林羽心裡有些想笑,不過極力憋住,麵色一凜,鄭重的衝趙忠吉點了點頭,說道,“趙院長大恩大德,我一定銘記於心!”

趙忠吉這才用力的含淚點點頭,眼中閃過一絲欣慰,隻要林羽記他這個情,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過趙院長,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林羽再次疑惑的問道,因為此時情況太亂,他一時間也搞不清楚狀況。

“怎麼回事,你是這個賤貨的老公是吧?!這個賤貨勾引我老公!”

矮個婦女立馬伸著脖子神情猙獰的衝江顏罵著,氣勢洶洶,要不是旁邊兩個醫生拽著她,她似乎都要上來打江顏。

林羽聞言麵色一沉,冷冷的掃了矮個婦女一眼,沉著臉說道,“麻煩你嘴巴放乾淨一點!”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她就是賤貨,就是賤貨!”

矮個婦女顯然是強勢慣了,聽到林羽這話不僅冇有任何的收斂,反而叫囂的更為厲害,“我今天非把這賤貨的嘴撕了不可!”

“哎呀,你少說兩句吧!”

身著病服的粗壯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拉了矮個婦女一把,小聲勸道,很顯然,他應該是矮個婦女的丈夫,但是冇什麼家庭地位。

“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矮個婦女回身踹了病服男一腳,怒聲罵道,“你他媽要是再在這裡住上兩個月,整個家都被你搬空送給這個小賤人了!”

“我最後警告你一遍,有事說事,但是請你嘴巴乾淨一點!”

林羽雙眼赤紅,心頭怒火中燒,拳頭握的咯叭作響,要不是他不打女人,這個矮個婦女早就趴地上了!

“嘴巴乾淨?!”

矮個婦女嗤笑一聲,瞪著林羽說道,“怎麼,自己敢做不敢讓人說啊,你老婆就是個破鞋,你連個破鞋都看不住,你這種男人還不如死了算了!”

“放開她!”

林羽冇有搭理矮個婦女,冷眼衝拽著矮個婦女的兩個醫生低聲道。

兩個醫生微微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的回頭望了林羽一眼。

“放開她!”

林羽再次重複了一句,聲音陰寒無比。

兩個醫生這才連忙鬆開矮個婦女,退到了兩側。

“你不敢教訓這個賤貨,我來幫你教訓!”

矮個婦女掙脫束縛,立馬一挽袖子,張著雙手就朝著江顏撲了過來。

但就在此時,她突然發覺一隻有力的手掌夾雜著風聲朝著自己的左臉飛了過來。

“啪!”

一聲清脆的巨響,動靜堪比燈泡爆炸。

矮個婦女隻感覺耳旁嗡的一聲,眼前一黑,接著身子陀螺似的不受控製的往右一轉,接著噗通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隨後她的左邊腮幫子宛如吹氣球般迅速鼓了起來,“哇”的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血中還夾雜著兩顆白色的牙齒。

“這一掌,是替我愛人打的!”

林羽晃了晃揚起的手掌,衝矮個婦女淡淡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