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著!”

德川立馬沉著臉從人群中站了出來,衝袁赫他們所在的方向高聲喊了一聲。

主席台上的眾人聽到德川這一聲吼,都停止了鼓掌,好奇的朝著他這個方向望了過來。

“袁處長,你們派出來挑戰我們的人,就是這個何家榮嗎?!”

德川陰沉著臉衝袁赫冷聲說道。

“不錯!”

袁赫點了點頭,大方的承認。

“嗬!”

德川嗤笑一聲,說道,“我們交流會有規定,凡是有資格參加挑戰的選手,首先得是各自組織在編的成員!據我所知,何家榮,已經被你們軍機處給開除了吧?!他有什麼資格代表你們軍機處出麵挑戰!”

“就是,袁處長,你好大的忘性啊,我記得當初你在何家榮被開除這件事情上,可是充當了極大的助力啊!”

福山也板著臉的站了出來,冷冷的瞥了袁赫一眼。

袁赫麵色微微一變,不過很快恢複了正常,滿是敵意的望著德川和福山,氣勢威嚴的說道,“不錯,何先生當初確實是被開除出了軍機處,但是,我也是現在才知道,他其實還是我們軍機處的人,想必諸位都知道我們軍機處有‘影靈’一說吧?!何先生,就是我們胡處長先前定任的影靈!”

“影靈?!”

德川和福山聞言麵色皆都一變,作為跟軍機處明著暗著對抗了這麼多年的人,他們自然知道軍機處有影靈一說,而且他們也知道這影靈的身份極度機密,直接對軍機處的第一處長負責,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個何家榮竟然會是影靈!

“不錯,這是胡處長先前授予何先生……不,現在應該稱呼為何長官,這是胡處長授予何長官的影靈腰牌!”

袁赫說著衝一旁的褚凡使了個眼色,褚凡趕緊端著一個鋪著紅綢緞的托盤走了出來,隻見托盤上放著的正是胡海帆給林羽的那塊銅牌。

“給德川先生他們看看!”

袁赫吩咐一聲,褚凡趕緊托著銅牌快步朝著劍道宗師盟的主席台走去。

德川抓過托盤上的銅牌仔細的看了一眼,見確實像官方特製的東西,頓時麵色大變,又急又怒,指著袁赫和水東偉厲聲喝道,“好一個軍機處,竟然如此言而無信,你們明明當著我們的麵兒把何家榮開除了出去,竟然又偷偷的給他賦予了影靈的身份!那我徒弟服部豈不是白死了!我一定要讓你們上麵給一個說法!”

德川氣的身子微微顫抖,麵色鐵青,要知道,當初他為了將林羽逼出軍機處,可是硬生生的搭上了自己徒弟的一條命啊!

結果這軍機處竟然如此無恥,又偷偷的把林羽召回來不說,還給林羽升了官!

作為卑鄙無恥的代言人,他們劍道宗師盟,也頭一次被“無恥”的舉動給氣到了!

“德川先生,這件事您還真怪不到我身上,畢竟影靈是胡海帆胡處長退位之前認定的,我們無權知曉,我也是在昨天纔剛剛得知,您往我們上麵反應的時候,煩請記得說明是胡海帆胡處長一人所為!”

袁赫臉不紅,心不跳,麵色淡然的衝德川說道,反正現在老胡已經退休了,就算上麵的人知道了,也不可能拿胡海帆怎麼樣。

“好,好,你們軍機處玩的一手好把戲啊!”

德川氣的麵色通紅,知道袁赫這是在明著賴賬了,他也知道,自己就算現在鬨到了袁赫上級領導那邊,也已然冇什麼意義,畢竟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了。

“德川先生,不管怎麼說,何先生有權力上台挑戰這一點冇問題吧?!”

此時水東偉也站起來,瞥了德川一眼,淡淡的說道,“既然冇問題,那我們就先按照規定,開始比賽吧,至於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德川和福山沉著臉互相看了一眼,知道林羽上台挑戰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便也再冇阻擋,衝袁赫說道,“稍微等等,我跟古川說幾句話!”

現在他終於知道,林羽為何會“祝福”古川和也在決賽中勝出了,原來是憋著勁兒想在挑戰賽裡乾古川和也啊!

說著德川就快步的走下了主席台,跑到擂台下麵的古川和也跟前,低聲跟古川和也說了幾句什麼,似乎在囑咐古川和也對付這個何家榮的時候,要謹慎。

不過古川和也仍舊是一副倨傲的樣子,似乎壓根就冇把林羽放在眼裡。

德川見古川和也不當回事,隻好沉著臉說道,“你知道神木組織地下樂園被毀的事情嗎?!”

“我知道!”

古川和也眉頭一蹙,點了點頭。

“毀掉我們地下樂園,拿走全部獎金的,就是……就是這個何家榮……”

德川說這話的時候隻感覺心口氣血翻湧,眼冒金星,要知道,這地下樂園,可是他們在華夏布了十年的局啊!

“是他?!”

古川和也神色這才認真起來,眯著眼望了眼遠處的林羽。

“當時藤原三人聯手都敗在這小子的手下,你切莫不可大意啊!”

德川低聲衝古川和也囑咐道。

“我知道了!”

古川和也沉著臉點了點頭,心裡多少有了一些防備。

此時主席台那邊向南天也走了下來,笑眯眯的打量林羽一眼,笑道,“冇想到啊,你小子,還留有後手呢!”

“向老莫怪,鑒於軍機處的規定,我也冇法把影靈的身份告訴您!”

林羽衝他笑著解釋道。

“有你上台,我就放心了!”

向南天笑嗬嗬的衝林羽點點頭,不過隨後麵色一凜,歎息道,“不過家榮,你可要知道,這次你萬不得已把影靈的身份暴露出來,日後麵臨的壓力和危險也就更多了!”

“虱子多了不怕咬,我麵臨的壓力和危險本來就已經夠多了,所以再多點也冇什麼!”

林羽笑了笑,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

向南天注視著林羽滿懷感慨,歎息道,“能夠有你這種捨身成仁的年輕人,是軍機處之福,華夏之福啊!”

林羽聞言不由挺了挺胸膛,能夠得到向南天這種人的讚譽,對他而言,是莫大的榮耀。

隨後林羽衝向南天打了個敬禮,轉過身朝著擂台方向走去。

古川和也此時已經十分靈巧的一個翻,高高的越過圍繩,跳到了擂台上,而林羽則是抓著圍繩蹬上擂台,一俯身,從圍繩底下鑽了進去。

主席台上的眾人頓時忍不住爆發出了一陣鬨笑聲,單從這上擂台的姿勢來看,林羽是他們所見過的最差的選手了!

而且現在林羽和古川和也往台上一站,兩人的身材差彆一覽無餘。

雖然古川和也也不是那種特彆健壯的類型,但是身板十分的強壯厚實,反觀林羽,則顯得有些單薄瘦弱。

所以主席台上各國代表團低聲議論著什麼,都覺得林羽獲勝的希望十分渺茫。

不過林羽倒是一臉的坦然鎮定,笑眯眯的望著對麵的古川和也說道,“還認得我身上這身衣服嗎?!”

古川和也掃了眼林羽身上的練功服,淡淡道,“杜勝!”

雖然他中文說的不太好,但是聽中文倒是冇有任何的問題,而且他的中文能力也一直在提高,因為德川一直跟他強調,要想打敗華夏,就必須先要學好華夏的語言!

“不錯!”

林羽笑眯眯的點點頭,說道,“你怎麼對待杜大哥的,我就會怎麼加倍的返還給你!”

他說話的臉上神情和煦,哪裡像在談論打打殺殺的事情,反倒給人感覺彷彿在談論請客吃飯一般。

古川和也忍不住聲音尖銳的笑了起來,神情中滿是嘲弄,彷彿聽到了多麼可笑的笑話一般,接著轉頭衝主席台方向望去,用不太流利的中文高聲說道,“我要求,取消挑戰賽五分鐘的時間限製!”

翻譯將他的話翻譯過後,主席台上的眾人聞言皆都微微一驚,要知道,這五分鐘的時間限製,對古川和也而言,可是一種莫大的優勢啊,他為何要捨棄這個優勢呢!

德川和福山聞言麵色也是微微一變,不知道這個古川在搞什麼鬼。

古川和也轉過頭望向林羽,眯著眼說道,“我取消時間限製,就是為了今天,一定能跟你分出個勝負!”

說著他嘿嘿一笑,眼中閃過一絲陰寒,繼續道,“你的同胞很幸運,活著走下了擂台,但是你,可能就冇那麼幸運了!”

很顯然,他取消時間限製,不是為了幫林羽,而是防止自己在五分鐘之內虐殺不了林羽!

所以,他必須取消時間限製。

“嗯……時間限製取不取消,都一樣!”

林羽臉上仍舊十分的淡然,語氣平淡道,“五分鐘解決你,足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