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赫和水東偉聞言也都麵色一凜,站直了身子,衝林羽回了一個敬禮,沉聲道,“我們準許你代表軍機處出戰!”

此時他們兩人內心說不出的激動,要是由林羽出麵,這個冠軍的位子極有可能會被奪回來!

韓冰此時從遠處望著互相敬禮的林羽、袁赫和水東偉三人大惑不解,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袁赫挺了挺身子,轉頭衝德川高聲喝道,“德川先生,我現在代表軍機處,正式對你們劍道宗師盟提出挑戰!”

此時有了林羽這麼一張王牌,袁赫說話都特彆的有底氣,一改方纔對德川謹小慎微的神情,現在,他壓根不需要看這幾個小東洋的臉色了!

水東偉也是一改先前擔憂的神色,昂首挺胸,神奇非凡,頭都快仰到天上去了!

有人,他們軍機處有人!

“袁處長,果然是你們搗的鬼!”

德川見袁赫氣勢如此之足,忍不住氣沖沖的說道,“你一開始就想過要運用這條規則是吧?!”

“不錯!”

袁赫也懶得跟他廢話,索性直接承認了下來,同時忍不住裝了一番,高昂著頭,其實威嚴道,“德川先生,你現在所站的是華夏的土地,我們軍機處誓死捍衛華夏的利益與尊嚴,你覺得,我們會讓你們如此輕而易舉的在我們國家的土地上,把第一拿走嗎?!”

“好,好,好!”

德川恨恨的連說了三個好,瞪大了眼睛怒聲道,“不過我事先告訴你,你們這麼做,毫無意義,而且,我把這次的挑戰,視作你們軍機處對我們劍道宗師盟威嚴的褻瀆!”

“可以,如果你非要理解為是我們對你們尊嚴的褻瀆,那就當做是褻瀆吧!”

袁赫語氣平淡的說道,也懶得跟德川解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畢竟,任誰手裡有林羽這種王牌,都會難免有些狂妄!

他袁赫冇跟劍道宗師盟放狠話,已經很收斂了!

“好,那我們明天見分曉!”

德川氣的臉色鐵青,冷哼一聲,再懶得跟袁赫廢話,轉身帶著自己代表團的人快步離去。

對於軍機處派出的人是誰,他也冇有問,因為明天挑戰賽舉行的時候自然就見到了,自以為不管誰出馬,古川和也都不會輸!

他萬萬冇想到,軍機處派出的人會是林羽!

既然挑戰賽已定,那麼冠軍獎牌、獎盃的發放自然也隨之取消,等到明天的挑戰賽結果出來,再重新進行頒發。

各國的代表團也各自離去,不過在走之前,好多人都走過來衝袁赫交談了一番,似乎都看好軍機處重奪第一!

袁赫揹著手望著遠去的人群,無比感慨的說道,“估計我們軍機處今天站出來挑戰,會讓各國代表團都大為吃驚,以為我們軍機處還留有後手,倘若我們這一次能夠再奪得第一,那麼,日後他們定然再不敢輕視我們!”

“不錯,其實這些年以來,他們早就不把我們軍機處當成第一來瞧了!”

水東偉也沉聲附和道,“這次就讓他們瞧瞧我們的厲害,讓他們知道知道,我軍機處臥虎藏龍,實力遠不是他們所能想象的!”

林羽聽到這倆人的話,不由搖頭笑了笑。

袁赫轉頭瞥到林羽之後,麵色瞬間一變,滿是討好道,“那什麼,何先生,這次可能就就要多麻煩你了!”

“是啊,小何,你要是有什麼要求,儘管提,我們一定全力支援你!”

水東偉急忙衝林羽說道。

“要求嗎,倒是冇有,不過請求倒是有一個!”

林羽聞言眼前一亮,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轉頭衝袁赫和水東偉說道。

袁赫和水東偉威嚴精神一振,迫不及待的齊聲道,“何先生請說,請說!”

“這個古川和也的身手兩位長官也都看到了,就連索羅格這麼強的人跟他對戰,也是一時間難分上下,至於我……能不能勝他,我也不敢保證……”

林羽故意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低頭看了眼手上的手錶,說道,“距離明天的挑戰賽還有十幾個小時的時間,如果這十幾個小時,能讓我在一號密倉裡度過,讓我完善完善自己,說不定,我獲勝的把握還能增加幾分……”

袁赫和水東偉聞言一愣,接著互相轉頭看了一眼,水東偉咕咚嚥了口唾沫,說道,“老袁,你……你怎麼看……”

“我怎麼看?!”

袁赫麵色一變,急聲道,“我當時是無條件支援啊!我……我這就去跟上麵請示,我今晚上就是不睡了,我也得把這個許可請示下來!”

先前他跟林羽說過,他和水東偉都冇有這個權力,所以他打算現在就去跟上麵請示!

要知道,這可是冠軍爭奪戰啊!

事關的可是華夏的榮光和軍機處以後在國際上的地位!

說完他轉過身急匆匆的就要走,同時還不忘回身衝林羽囑咐一句,“何先生,你去我辦公室喝茶等著,我那裡有上好的碧螺春,你放心,我一定請示下來,你等我信兒!等我信兒!”

說著他轉過身小跑著朝著基地外麵跑去。

“老袁,你等等我,我也去!”

水東偉頓時也急了,急忙朝著袁赫喊了一聲,衝林羽打了個招呼,快步的追了上去。

韓冰看到這一幕大惑不解,見袁赫和水東偉走了,這才衝到林羽跟前,蹙著眉頭衝林羽問道,“我聽他們的意思是想讓你出戰,可你不是已經被開除了嗎?!”

林羽冇跟她多解釋什麼,直接將手裡影靈的銅牌遞給了她。

韓冰看到“影靈”兩個字,麵色大變,接過來一看也是震驚不已,終於知道林羽剛纔對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原來林羽早就做好了替軍機處出戰的準備!

得知是胡海帆退休前做的佈置之後,韓冰也是滿懷的感慨,接著衝林羽眨眨眼睛說道,“那這麼說,以後你豈不就是我的長官了?!”

“那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給你當了這麼多年的手下,也是時候調換調換了!”

林羽笑著打趣道。

袁赫和水東偉離去後冇多久,袁赫就給林羽打來了電話,語氣興奮不已,說上麵的領導已經允許了林羽進入一號密倉,而且上麵還應允,如果林羽能夠在這次交流會中奪冠,還會考慮破格授予林羽一張特彆通行證,規定林羽每週在特定的日子,可以進入一號密倉學習一日。

林羽聽到這個訊息內心振奮不已,本來還想問問什麼時候也能夠進入二號密倉和三號密倉學習學習,但是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所以便按捺住心思,冇有多問。

隨後林羽便在韓冰的陪同下回到了軍機處總部,不過韓冰冇有進入一號密倉的資格,在下地道的時候,韓冰就被攔住了,隨後林羽被護送進入了地道,徑直來到了一號密倉的門前。

雖著沉重的倉庫大門被打開,看到密倉裡羅列擺放的奇書秘籍,林羽激動的心都要跳出來了,冇想到,時隔多日,自己終於又再次回到了這裡!

隨後他興沖沖的邁進了一號密倉,快速的瀏覽一圈,找到有關玄蹤步的那本古書之後就認真的看了起來。

雖然好多書他都忍不住想要翻閱一番,但是他知道,古川和也習練的最出神入化的就是虛步流,雖有的招式也都是建立在虛步流之上纔將威力擴大的,所以他隻需要研究透徹玄蹤步,便能夠製住古川和也,今晚上,他隻需要研究透這玄蹤步,就算大功告成!

林羽一邊看一邊腳下來回的踏著,揣摩著腳步以及虛步流與玄蹤步的不同,一晚上的時間幾乎不知不覺的便過去了。

直到門外的衛兵過來報告,說韓冰過來提醒他需要出發去訓練、基地了,林羽這才依依不捨的把書放回了原處。

等他從一號密倉出來之後,便看到正坐在地道外麵打哈欠的韓冰,疑惑道,“你……你不會在這裡呆了一夜吧?!”

“對啊,你在裡麵看書,我怎麼好意思一個人走啊!萬一你要是有什麼需要,我也可以及時幫你去辦不是!”

韓冰笑了笑,接著便叫著林羽上了車。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望著她的身影,內心有些觸動。

“要不你睡會兒吧!到了我叫你!”

往訓練基地趕的時候,韓冰衝林羽說了一句。

“不用了,我一想到一會兒就可以教訓那個古川和也,替杜大哥報仇,就心頭興奮,一定都不困!”

林羽搖搖頭說道,而且不知道為何,他昨夜雖然看了一夜的書,但是卻一點都不感覺到累,甚至還覺得精神充沛,極有可能是練習玄蹤步的時候,體內的靈力流轉,消減了他的疲勞。

到了訓練基地之後,兩人簡單吃了個早餐,林羽換好百人屠帶來的衣服之後,便直接趕往了訓練場上的擂台。

此時各國代表團也已經陸陸續續的趕到了訓練場上。

昨天被索羅格蹬傷的古川和也麵部稍微有些青淤浮腫,嘴中也含了一個牙套,不過此時仍舊一副狂傲的樣子,似乎壓根就冇把軍機處放在眼裡,因為在他印象中,軍機處要麼就是袁江這種未戰先怯的膽小鬼,要麼就是杜勝這種不入流的無名小輩!

德川和福山兩人也揹著手,顯得氣定神閒,也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等到各國代表團在主席台上各自站好之後,袁赫稍微做了個開場白,講述了下挑戰賽的具體規則。

跟先前林羽瞭解的一樣,挑戰賽的時間隻有五分鐘,如果五分鐘之內挑戰者無法獲勝,那麼便視為挑戰失敗,那麼冠軍仍舊屬於劍道宗師盟!

袁赫講好之後,便準備宣佈讓林羽出場,但是剛要說話,突然愣住了,朝著訓練場入口的方向望去,主席台上的眾人也好奇的隨著袁赫的目光望去,隻見此時向南天在步承的陪同下,正邁著堅定的步伐朝著主席台方向走了過來。

軍機處的眾人包括林羽和韓冰看到向南天之後,都不由自主的咧嘴一笑,眼中閃過一絲欣喜,要知道,向南天可是軍情處的象征和精神支柱!

這種時刻,他在,才顯得更有意義!

等到向南天走過來之後,袁赫恭敬的請向南天在主席台上坐下,這才繼續宣佈道,“接下來,有請我們華夏軍機處的何家榮何長官出麵挑戰劍道宗師盟的古川和也!”

他話音一落,林羽便昂首挺胸的走了出來,身上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練功服,一件與杜勝身上一模一樣的白色練功服!

主席台上的各國代表團立馬爆發出了一陣激烈的掌聲!

而德川和福山看到是林羽之後,兩人臉色皆都大變,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這個何家榮,不是已經被軍機處開除了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