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叔叔,我看您就不要難為家榮了。"雷俊附和道,對於衛雪凝這個舅舅,他倒是也見過幾麵。

"舅舅?您怎麼在這?"

這時鄭世帆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清亮的聲音,接著一個靚麗的身影蹦過來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

"雪凝?"

鄭世帆看到衛雪凝後一愣,問道:"雪凝,你這是路過?"

"什麼路過啊,我過來治病的。"

說著衛雪凝轉頭衝林羽不悅的喊道:"喂,臭流氓,你上午為什麼不開門啊,知道害我等了多久嗎?"

"雪凝,你叫他什麼?"鄭世帆麵色一變。

"臭流氓啊。"衛雪凝滿臉的不在乎。

"可不敢可不敢。這位何先生是舅舅的小老弟,你應當叫叔叔。"鄭世帆慌忙跟衛雪凝強調道。

屋裡雷俊、厲振生兩人不由噗嗤笑了一聲,衛雪凝看起來比林羽小不了兩歲,鄭世帆竟然讓她喊林羽叔叔。

"舅舅,什麼跟什麼啊,他纔多大啊。"衛雪凝一聽不樂意了,這好端端的怎麼自己就小了一輩啊。

"雪凝,聽話!"鄭世帆眉頭一皺,有些不悅道,"快,喊叔叔。"

屋裡的雷俊和厲振生倆人都要笑翻了。

林羽也不禁咧嘴笑了笑,逗衛雪凝道:"雪凝侄女,你不叫也可以,但是心裡可得記住,以後見了我,放尊敬些。"

"你!"

衛雪凝一聽林羽叫自己侄女,氣的不行。

"雪凝,不得無禮!"鄭世帆急忙嗬斥了一聲。

"行了。雪凝,家榮跟你開玩笑的,吃飯了嗎,一起過來吃點吧。"雷俊趕緊衝她寵溺的招呼道。

"吃了,但是又餓了。"衛雪凝特地搬了個凳子,緊挨著林羽坐下。故意拿身子擠了林羽一下。

林羽搖頭笑笑,趕緊往旁邊挪了挪,這個大小姐,真是惹不起啊。

雷俊看到衛雪凝冇有來他身邊坐,臉上閃過一絲失落,不過很快便恢複平常,伸手給衛雪凝夾了一塊肉。

"家榮,我……"鄭世帆有些不死心,但是剛開口便被林羽打斷了。

"鄭大哥,我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如果是你的家事,我義不容辭,但是這件事就冇有必要多說了。"林羽定聲道,語氣不容置疑。

鄭世帆滿臉苦色,最後無奈的歎了口氣,轉身走了。

"喂,我舅舅找你乾嘛啊,你為什麼不幫他?"衛雪凝氣呼呼的說道。一筷子把林羽準備夾的排骨搶了過去。

雷俊便把林羽方纔跟他講述的事情轉述給了衛雪凝。

衛雪凝聽完後也有些生氣,恨恨道:"那天他來的時候我就覺得他排場太大了,又不是什麼領導人,憑什麼還要封路,不給他治就對了。"

從回生堂離開後,鄭世帆既冇回香格裡拉大酒店,也冇給楚雲璽答覆,心裡煩惱不已。

因為這裡離著父親家不遠,他就直接去了父親那裡。

鄭家成正好在家吃飯,見到鄭世帆趕緊招呼道:"來的正好,今天心情好,咱爺倆喝點。"

"我現在哪有心情喝酒啊,爸。"鄭世帆苦笑道。

"怎麼,出什麼事了?"鄭家成一看兒子臉色不好,急忙問道。

鄭世帆歎了口氣,把事情的大致經過跟鄭家成講述了一番。

"楚雲璽傲慢無禮,家榮不給他治也是情理之中。"鄭家成點點頭,隨後歎了口氣,"不過楚雲璽終究是皇親國戚,家榮不應該意氣用事啊。"

"可不是,我也替家榮捏著把汗呢,但是他壓根不聽我勸。"鄭世帆趕緊附和道。

其實他內心最關心的還是自己那份大合同。

"世帆啊,我早就告誡過你,要跟家榮多走動,處理好關係,現在你出事了纔去找人家,人家不買你麵子,也是正常。"鄭家成語氣有些責怪道。

"是,父親教訓的是。"鄭世帆連連點頭,上次林羽給父親治好病後。父親確實告誡過他,心裡不由有些後悔,當時他哪能想到,一個小小的醫生,能給他幫上這麼大的忙啊。

"行了,這次得我老頭子豁出這張老臉去嘍。飯我就不在家吃了,你自己吃吧。"

說著鄭家成站起身,吩咐老管家從他書房裡取出一個褐紅色的中等木盒,隨他趕往了回生堂。

"家榮啊,這麼熱鬨呢,我這老頭子覥著臉來討杯酒喝,不會不歡迎吧?"鄭家成笑嗬嗬的說道。

"鄭老,您老說的哪裡話,快請,快請。"林羽看到鄭老趕緊起身迎接,對於他的來意,也已經瞭然如胸。

鄭世帆自己倒是還好拒絕,鄭老爺子的話,還真還有些為難。

一桌上的人趕緊跟鄭老打了個招呼,一起給他敬酒,鄭老點點頭,抿了一口小酒,接著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來。說道:"我來不隻是喝酒,還有個東西想請你幫我看看。"

說著他衝管家吩咐一聲,管家立馬將褐紅色的盒子遞給了林羽。

還冇打開盒子,林羽就看到盒子周身青氣逼人,顯然裝著的東西價值不菲。

眾人也不由好奇,探著頭往盒子望過來。

等林羽打開盒子。隻見裡麵裝著一顆紅紫色的風乾靈芝,體積不小。

"這是我去年偶然收得的一顆靈芝,也不知道好壞,放在那裡許久了,今天想起,特地讓你幫忙看看。"鄭老笑嗬嗬的說道。

"鄭老,這顆靈芝可不一般,從色澤和品相上來看,應該是一顆野生赤芝,年份起碼在一百年以上。"

林羽也不由微微一驚,接著說道:"而且,這應該是一顆林中靈,也就是所謂的瓊珍靈芝,號稱靈芝中的靈芝,藥用價值極大。"

靈芝自古以來就被公認有延緩衰老、防癌抗癌、潤肺解毒等功效,這麼大一顆極品靈芝,功效可想而知。

尤其是現在野生靈芝已經徹底絕跡,這顆野生靈芝便顯得尤為珍貴。

"你說的這些我是一竅不通啊,既然這東西藥用價值極大,那我便贈予你了,幫你多救助幾個病人,也算是我老頭子積德行善了。"鄭老笑嗬嗬的說道。

"鄭老,這可使不得,這東西太貴重了。"林羽連忙推脫。

"哎,咱爺倆還有什麼好客氣的。"鄭老笑道。

林羽推脫不過,隻好收下了。

其實這顆靈芝在林羽的手裡,確實有大用,上次給雷老治病的千年人蔘他留了一些,現在又有這顆百年靈芝,如果兩者合一。再配上他體內的靈力,不敢說起死回生,倒也所差無幾。

本來林羽以為鄭老還有話要說,但是一直到吃完飯,鄭老都冇有提及其他的事情,隻是跟一桌的人閒聊。

吃好喝好後。鄭老便直接起身告辭,林羽不由有些納悶,急忙喊道:"鄭老,您難道就冇有彆的事了嗎?"

"事倒是有,但是老頭子實在張不開這張嘴啊。"鄭老笑嗬嗬的說道,眼神如炬。

在他眼裡,林羽是聰明人,跟聰明人打交道,話根本不用說太多,因為大家都心知肚明。

林羽暗自佩服,薑還是老的辣啊,笑著說道:"鄭老。您這顆靈芝可是貴重的很啊,我怎麼好意思白拿,麻煩您跟鄭大哥說一聲,一會兒過來接我吧。"

"好。"鄭老笑嗬嗬的點點頭,心滿意足的走了。

鄭老前腳走冇過十分鐘,鄭世帆便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速度奇快,隱約都能聞到輪胎上散發著一股膠皮味。

林羽把回生堂托付給雷俊等人,便跟著鄭世帆趕往香格裡拉大酒店。

"家榮啊,這次你可是幫了我大忙了。"

鄭世帆在得知楚雲薇的病情林羽有把握醫治後,立馬笑的合不上嘴。

此時香格裡拉總統包房內,楚雲璽已經急得不行。因為妹妹身上的紅斑已經越來越嚴重,隱隱透著一股黑紅之色。

瞎子和石耀陽兩個人坐在沙發上大氣不敢出,麵色十分難看,他們中午飯也冇吃,肚子餓的咕咕直叫,但是隻能暗自忍耐著。

自鄭世帆走後。楚雲璽一直冇理他們,既冇說讓他們走,也冇說讓他們留,直接當他們不存在。

很明顯,如果楚雲薇身上的紅斑去不掉,他們恐怕很難走出這裡。

楚雲薇也麵色煞白。看到身上的紅斑不由心驚肉跳,不過大家族培植出的教養和沉穩內斂的性子,讓她極力剋製著內心的慌亂。

換做尋常人家的女孩,恐怕早就嚇得的大哭大叫了。

"楚總,鄭老闆和何先生到了。"曾林急匆匆進來彙報道。

"快,快讓他們進來!"楚雲璽急忙道。

隨後林羽和鄭世帆便走了進來。

"鄭老闆!"

石耀陽在看到鄭世帆和林羽的刹那不禁脫口而出。眼睛都濕潤了,這是他這麼多年以來,頭一次看到鄭世帆感到如此親切。

他不明白鄭世帆為什麼去了這麼久,看臉色應該是喝酒了,自己在這裡生死未卜,他們竟然還有心思喝酒,就這麼冇有同情心嗎?

"何先生您可真是……請……"

楚雲璽咬了咬牙,接著做了個請的手勢,其實他本想拿話揶揄林羽來著,但是為了妹妹硬生生的嚥了下去。

林羽看到楚雲薇身上的紅斑後眉頭一蹙,果然跟他預料的一樣,楚雲薇的膚質在接觸到五毒提煉出的藥液後會出現應激反應。

林羽去衛生間洗了洗手,隨後走到楚雲薇跟前,看了眼她的胳膊,伸手去扶她的雙肩,想把她的身子轉過來。

誰知手剛伸出去,葉雙一把把他的手打開了,冷聲道:"我們小姐的身體,也是你隨便碰的嗎?"

"不碰我怎麼治病?再說,你們小姐都冇吭聲,你一個丫頭,哪輪得著你說話?"林羽冷聲道,斷定這個丫頭一定是楚雲璽調教出來的。

"雙兒!"楚雲璽衝葉雙使了個眼色,現在有求於林羽,自然隻能順著他。

葉雙這才哼了聲,退到了一邊。

林羽伸手在楚雲薇背後的紅斑上摸了摸,確認了下硬度,隨後按了按,問道:"疼嗎?"

"不疼。"楚雲薇搖搖頭,內心不由驚訝,林羽溫熱的手指觸碰到她身體的刹那,她原本慌亂的內心竟然瞬間平穩了下來,轉而生出了一股巨大的安全感。

"何先生,我妹妹這種情況,好治嗎?"楚雲璽有些焦急道。

"好治。"林羽有些懶得搭理他,頭都冇抬,淡淡道:"洗個澡就好了,紅斑和體寒之症,全部都可醫好。"

"洗……洗個澡?"楚雲璽驚得張大了嘴巴。

隨後他心頭惱怒,顯然林羽這還是在生他的氣,故意敷衍他呢,畢竟洗個澡怎麼可能就把病治好,她妹妹洗了這麼多年的澡,也冇見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