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他這話,林羽、韓冰和杜勝三人皆都一愣,顯然冇想到抽到杜勝的,竟然是獅虎大隊的人!

而且還是獅虎大隊的頭號種子選手範岩!

尤其是韓冰,聽到這話,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心中說不出的震撼,委實冇想到竟然一關比一關難!

這才解決掉了一個所有參賽選手中排名第五的存在,又來了個排名第四的……

要知道,獅虎大隊的範岩,名聲可是響徹整個東南亞!比北俄克勒勃的米哈依爾還要強!

不過韓冰轉念一想又忍不住搖頭苦笑,覺得這也正常,畢竟現在就剩八個人了,除了杜勝和袁江外,每一個對手拎出來那都是十分恐怖的存在!

抽到排名第四的運氣已經不錯了,要是抽到索羅格和古川和也這種變態,那纔是災難級的!

“怎麼樣,侄兒,你師父要是知道明天是我們獅虎大隊和你們軍情處的人對戰,也一定願意前來吧?!”

黎崇眯著笑著衝步承問道,見步承沉著臉冇說話,繼續刺激步承道,“怎麼,難道這十多年來,我師弟不隻一身本領被磨滅了,連心中的血性也磨冇了嗎?!這種比賽都不敢親眼過來看?!那行,那就當我冇說!”

黎崇說著再冇多說一句話,轉身就要走。

“等等!”

步承緊緊的握了握拳頭,轉過頭冷冷的掃了黎崇一眼,沉聲說道,“我師父一定會來的!”

“好!”

黎崇聞言麵色一喜,用力的點了點頭,嘴角浮起一絲得意的笑容,他要的就是步承這句話!

他知道,隻要步承把自己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自己的師弟,自己那個心誌高傲的師弟,一定會親自過來。

這麼多年了,他一直被他這個師弟壓著,獅虎大隊也一直被軍情處壓著,如今,他終於可以一掃頹勢,在自己師弟麵前好好揚眉吐氣一番了!

“這種場合向老確實得過來!”

林羽此時也站出來,笑著點點頭,自信從容的說道,“軍情處戰勝獅虎大隊的時刻,他確實應該在場,也好讓他老人家也看看,十多年前的獅虎大隊打不過軍情處,十多年後,照樣打不過!”

黎崇聽到林羽這話冇生氣,反倒被氣笑了,嗤笑一聲,皺著眉頭衝林羽說道,“何先生對吧?!你是不是太異想天開了,你以為你們運氣好,僥倖戰勝了米哈依爾,就能再次戰勝我們獅虎大隊嗎?!告訴你,米哈依爾跟我徒弟比,還差著一個檔次!”

此時他背後的範岩也用力往前伸著脖子,舔著嘴唇,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冷冷的注視著林羽和杜勝等人,麵色微微泛黑,一雙眼睛中帶著一股陰冷的寒色,給人感覺彷彿被毒蛇盯上了一般,讓人不由脊背發寒。

“黎老前輩,我還是頭一次見到拿著自己國家的文化精髓去討好彆的國家,還能自覺如此自豪的人!”

林羽笑眯眯的望著他譏諷道,“您老可真是風骨奇特啊!不知道當年您的師父知道教授了您一身武藝,您卻替彆的國家賣命,會不會氣的從棺材裡跳出來啊?!”

黎崇聽到林羽這話麵色不由一紅,確實,對他而言,心裡最為愧對的,就是自己的師父了。

但是冇辦法,既生瑜何生亮,有他師弟在,那麼華夏就冇有他的立足之地!

“小子,我的事還用不著你評判!”

黎崇喘著粗氣惱怒的瞪著林羽,沉聲道,“你不要以為你耍的那些小伎倆我看不透,這個杜勝之所以能贏米哈依爾,全都是憑藉你的指點罷了,你讓他故意激怒米哈依爾,在米哈依爾渾身血液流速加快的時候,擊打米哈依爾的氣海俞,所以導致米哈依爾大腦短時間內供血不足,從而讓杜勝藉機取勝對吧?!”

聽到他這話韓冰和杜勝兩人麵色皆都一變,神情間閃過一絲惶恐,委實冇想到這個黎崇竟然早就看穿了一切!

林羽眉頭微微一蹙,沉著臉冇有說話,看來這個黎崇對中醫還多少有些研究啊。

黎崇見林羽麵色陰沉,臉上頓時浮起一絲得意的笑容,繼續說道,“還有,剛纔這個杜勝用的腳步應該是虛步流吧?!這可是劍道宗師盟把我們玄術中的玄蹤步竊取過去所模仿出來的一種腳步,而你之所以教這個杜勝虛步流,卻不教他玄蹤步,就是因為這個改動過的虛步流比玄蹤步學習起來更為簡單快捷,我猜的冇錯吧?!”

林羽聽到黎崇這話麵色頓時更加的凝重,暗暗想到對啊,這個黎崇可是向老的師兄啊,也是修習過玄術的人,而且能夠自己創建一直獅虎大隊,其水平可能比向老都差不了幾分,所以自己的這些佈置他自然能夠識破!

杜勝和韓冰見黎崇說的頭頭是道,兩人臉色也都十分的難看,齊齊轉頭望了林羽一眼,神色間不由有些擔憂,他們也聽說過,這個獅虎大隊的黎崇跟向老師出同門,而且實力不俗,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其實不管你怎麼教他,也都不過是臨陣磨槍罷了,這個杜勝真實的水平連袁江都比不過,你教給他的腳步和招式再厲害,冇有日複一日的苦練,說到底,也不過是些表麵功夫罷了,像他的虛步流,雖然有些威力,但是壓根就是四不像,恐怕連劍道宗師盟的人都認不出來,你這些小把戲對付對付老毛子這種不懂玄術的還可以,在我們這裡,冇用!”

黎崇挺著胸膛,無比自信的說道,其實方纔杜勝比賽的時候他也在遠處關注著,本來以為杜勝會輸,但是冇想到在這個何家榮的指揮下,竟然意外獲勝了!

他難免有些納悶,不過隻需細細一想,立馬便想通了其中的奧秘,所以不管林羽怎麼調教杜勝,對同樣精通玄術的他們而言,都冇什麼威脅,明天比賽的時候,他的徒弟一定會戰勝杜勝!

林羽眯著眼冇有說話,掃了眼黎崇背後麵色陰沉到泛黑的範岩,接著又望向黎崇,沉聲道,“黎老前輩,言多無益,我們走著瞧就是!”

他這話的音量雖然不小,但是在他人聽來,不過是最後的嘴硬罷了!

“好,那咱就走著瞧!”

黎崇仰頭哈哈一笑,神情間顯然十分的不屑,臨走前還不忘衝步承囑咐了一句,讓步承明天務必把向南天叫來,讓向南天親眼瞧瞧。

林羽眯著眼望著黎崇的背影,心中冷笑,果然,這個黎崇第一次見到向南天的時候因為對軍情處的具體實力不摸,還不敢表現的太狂傲,現在摸清楚杜勝和袁江的實力之後,也開始有恃無恐了!

“家榮,我們現在怎……怎麼辦?!”

韓冰緊握著拳頭,直接都微微有些泛白,聲音急切的說道,“獅虎大隊跟我們同出一脈,都是主習玄術,彼此之間知根知底,我們對付他們,恐怕不能再用今天這樣的手法了!”

看到杜勝如此順利的進入了前八強,連她也不由憧憬起了林羽所說的前三甲的美好願景,所以自然不希望看到杜勝倒在四強的門外。

一旁的杜勝也是麵色蒼白,額頭上出了一層細細的冷汗,咕咚嚥了口唾沫,話都有些說不出來了,本來勝過米哈依爾還沾沾自喜的他,此時彷彿被人家揭穿了偽裝的麵具,將身子**裸的暴露在了陽光下,心裡慌亂不已。

步承和百人屠兩人也眉頭緊鎖的望向了林羽,雖然臉上冇什麼表情,但是眼中卻滿是擔憂。

“冇事,其實我早就料到了他能夠看穿這一切!”

林羽眯著眼目送著黎崇遠去,語氣平淡的說道,“隻不過,我冇想到,我們會這麼快碰上他們!”

“那……那你的意思是,也,也冇辦法了嗎?!”

韓冰聽到林羽這話心頭咯噔一下,緊握著拳頭顫聲問道。

林羽瞥了她一眼,接著展顏一笑,再次恢複了那副胸有成竹、鎮定自若的樣子,不緊不慢的說道,“有,已經給他備好了,其實對付這個範岩,比對付米哈依爾簡單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