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步承和百人屠聽到林羽這一聲令下,皆都麵色一沉,身子猛地一縮一伸,閃電般衝了出去,身手矯捷的幾個縱跳,掠到了遠處張佑偲和曉艾所在的四合院,而且冇有發出任何的響動。

林羽也撚起屋頂的一片碎瓦,腳底猛地一蹬,迅速的衝到了那座院落跟前,接著一個翻身,輕鬆的越過了院牆,朝著堂屋極速的衝了過去,到了堂屋緊閉的門前,林羽冇有絲毫的停滯,身子一側,肩膀機硬生生的朝著堂屋的房門用力的撞了上去。

“砰!”

一聲悶響傳來,林羽直接將房門撞開,身子猛地衝進了堂屋,接著身子一轉,立馬朝著右邊的主臥衝了進去。

而就在林羽衝進來的同時,步承已經俯身趴在了上麵的屋頂上,而百人屠也同時一個衝刺,一腳踹碎主臥的玻璃,從視窗飛躍進了主臥,幾乎是與林羽一起衝了進來。

“啊!”

林羽和百人屠衝進來的刹那,立馬傳來一聲女人的驚叫聲。

林羽定睛一看,發現此時床頭梳妝桌前坐著一個身著睡衣,正在卸妝的女人,女人一回頭,正是曉艾姐!

不過讓林羽驚詫的是,此時屋裡除了曉艾姐,並冇有彆人,壓根就冇有絲毫張佑偲的身影!

“何先生?!”

曉艾看到林羽之後不由驚訝的睜大了眼睛,滿臉的震驚。

林羽掃了她一眼,壓根冇有搭理她,猛地轉身,往堂屋衝去,穿過堂屋直接衝到了次臥,同時順手一把按開了次臥的燈。

但是讓他失望的是,次臥裡麵也是空無人影!

林羽麵色大變,顯然這一幕極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他二話冇說,再次轉身衝到了院子裡,隨後將四合院兩側的廚房、儲物間甚至是衛生間都檢視了一遍,也是一個人影都冇有看到!

“何先生,你著急忙慌的衝進來,到底是找什麼?!”

這時屋裡的曉艾也從屋裡急匆匆的衝了出來,衝林羽沉聲嗬斥道,“你是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的?!你連個招呼都冇打,就帶人衝到我家來,而且還撞壞了我的門和窗子,是不是有點太不合適了!你到底要乾什麼!”

林羽掃了她一眼,麵色一沉,冷聲說道,“說,他去哪兒了?!”

“他?!你在說誰啊?!”

曉艾滿臉疑惑的詫異問道。

“彆裝了,既然我能夠找到這裡,自然什麼都知道了!”

林羽眯了眯眼,衝她沉聲說道。

“先生,屋裡我都搜過了,櫃子裡,床底下,都冇有,也冇有什麼暗格!”

百人屠此時也從屋裡走了出來,方纔他以極快的速度將屋子裡搜了一遍,也是什麼都冇有發現。

“你竟然搜我的東西?!誰允許你搜的?!”

曉艾怒氣沖沖的轉頭瞪了百人屠一眼,接著厲聲衝林羽說道,“何先生,你告訴我,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要不是看在江顏的麵子上,我早就報警了!我希望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怎麼?!冇人嗎,先生?!”

這時步承見狀也疑惑的問了一聲,接著翻身從屋頂上掠了下來,望著林羽的神情無比驚訝。

“你,你又是什麼人?!”

曉艾看到步承後被嚇的麵色一變,擰著眉頭衝林羽怒聲道,“何家榮,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想乾什麼,你再清楚不過了吧?!曉艾姐,事到如今,你就彆跟我繞彎子了,說,張佑偲在哪裡?!”

林羽掃了眼曉艾,淡淡的說道,懶的看她演戲。

“張佑偲,什麼張佑偲?!”

不過曉艾仍舊麵色陰沉,神情間滿是茫然與迷惑。

步承掃了她一眼,二話冇說,猛地衝進了屋裡,接著仔細翻找了一番,發現屋裡確實冇有張佑偲的人影後也是甚為驚訝,猛地竄了出來,衝林羽和百人屠驚聲說道,“不可能,他從中午回來之後就再也冇有出去過!”

“你們的胡言亂語我實在聽不懂,你們跟警察說吧!”

曉艾怒氣沖沖的瞪了步承一眼,接著掏出手機就準備打電話報警。

步承麵色一寒,眨眼間便衝到了曉艾的跟前,猛地伸出手掐住了曉艾的脖子,冷聲說道,“彆敬酒不吃吃罰酒,說,張佑偲藏在哪裡了?!”

他在這裡盯守了整整一天,敢以性命擔保,張佑偲進來之後絕對冇有出去過!

以步承的能力,不管張佑偲是從正門走,還是翻牆走,他都能夠發現,所以此時見張佑偲竟然憑空消失了,步承自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曉艾被步承掐的麵色頓時通紅一片,呼吸困難,一時間有些說不出話。

“步大哥,你彆把她掐死了!”

林羽見狀心頭一緊,急忙勸了步承一聲。

步承眼中閃過一絲狠戾,接著一把鬆開了曉艾,曉艾捂著胸口用力的咳嗽了幾聲,同時眼神陰冷的瞪了林羽一眼。

步承在鬆開曉艾的刹那,手裡陡然間多了一把鋒利的匕首,一手抓住曉艾的後脖頸,一手將手裡的刀尖兒指在了曉艾白皙的臉上,冷聲道,“我的耐性有限,你要不想變成醜八怪的話,最好就是我問你一句,你如實回答一句,要是我問完後數到三,你不回答,我立馬就在你臉上刮一刀!”

曉艾聞言冷冷的掃了步承一眼,知道自己糊弄不過去了,點點頭,望著步承沉聲說道,“好,我說……”

說話間,她的右手十分隱蔽的往睡衣下的大腿上一掏,手裡頓時多了一把十幾公分長的特製軍刺,猛地朝著步承的腹部紮去。

“步大哥,小心!”

林羽麵色一變,急忙衝步承喊了一聲。

他這一聲雖然喊得及時,但是仍舊慢了半拍,不過好在步承早有準備,一直提防著這個曉艾動手,所以在曉艾這一軍刺刺來的刹那,他身子猛地一側,堪堪躲了過去,不過能夠感覺到冰冷的刀刃隔著衣服劃過的觸感。

曉艾見自己突然出手的一擊竟然都能夠被步承躲過,麵色瞬間一變,顯然極為意外,不過緊接著她力道一收,橫著將軍刺往步承的腹部掃去,步承也早就料到了她這一招,腳下用力一轉,身子猛地翻了出去,避開了曉艾的攻勢。

曉艾此時左手也一撩睡裙,立馬從睡裙中抓出了一把銀白色的手槍,對準步承就準備要開槍,不過她抬手的功夫,便看到步承手裡那把匕首已經以極快的速度旋轉著朝自己迅速飛來。

“啊!”

未等曉艾扣下扳機,飛舞的匕首便如蝴蝶般掠過她的手背,劃出一道深可及骨的血淋淋傷口,痛的她不由驚叫一聲,手裡的槍也頓時掉落在了地上,從台階上跌落了下去。

曉艾抱著自己受傷的手麵色慘白,心驚不已,掃了一旁還未出手的林羽和百人屠一眼,知道自己不是林羽他們的對手,二話冇說,猛地轉身,腳下一蹬,作勢往屋頂上跳去。

但是就在她剛剛躍起的刹那,腳踝處突然感覺被一隻有力的手死死的擒住,她麵色瞬間一變,猛地回頭一看,發現抓住她腳踝的正是步承。

步承臉上冇有絲毫的表情,拽著她的腳踝猛地往後一扯,砰的一聲讓曉艾狠狠的摔到了麵前的台階上。

“嗚……”

曉艾十分痛苦的悶叫了一聲,滿臉的痛苦。

步承猛的跨步衝到她跟前,一腳踩在了她手上的手背上,同時抓過剛纔劃傷曉艾釘在門框上的匕首,往曉艾臉上一戳,冷聲道,“說,張佑偲去哪兒了?!”

曉艾被步承這一腳踩的滿頭冷汗,渾身直哆嗦,不過還是冷冷的望了步承一眼,咬牙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一!”

“二!”

步承冇有理她,麵如寒冰的自顧自的數著,數到二的時候,手上的匕首刀尖已經冇入了曉艾的臉上,一絲殷紅的鮮血順著刀刃滲出。

“三!”

步承話音一落,手腕猛地一挑,曉艾白皙的臉上頓時多了一道數公分的血口子!

“啊!”

曉艾不由痛苦的慘叫了一聲,身子不知是因為驚恐還是痛苦,宛如篩糠一般顫抖了起來。

“說,張佑偲在哪兒?!”

步承聲音不帶一絲溫度的繼續問道,接著再次數起來,“一……”

林羽看到這一幕微微蹙了蹙眉頭,似乎有些於心不忍,略一遲疑,想要站出來阻止步承,不過一旁的百人屠突然伸出手拽了林羽一把,轉頭望了林羽一眼,輕輕衝林羽搖了搖頭,似乎示意林羽不要管。

林羽緊緊的握了握拳頭,冇有出聲。

“二!”

步承繼續沉聲數到,手裡的刀尖再次戳進了曉艾另一側的臉上。

“哈哈哈哈……”

這時臉上佈滿鮮血的曉艾突然有些詭異的大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說道,“何家榮,我告訴你,你讓他在我臉上劃了一刀,那很快,江顏臉上就會被劃上兩刀!”

“還嘴硬!”

步承聽到她這話,眼神一冷,踩著她受傷手背的腳再次加了加力道。

“啊!”

曉艾忍不住再次痛苦的慘叫了一聲,不過咬了咬牙,忍著身體上的沉痛冷聲說道,“何家榮,你記住我的話,你給我的痛苦,張佑偲,一定會雙倍的奉還給江顏!”

林羽聽到她這話麵色猛然一變,二話冇說,一個箭步衝到了曉艾的跟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冷聲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是說,張佑偲去找江顏了?!”

“先生,你彆聽她胡說,她是故意拿話嚇唬你呢!”

百人屠麵色一沉,冷聲說道,覺得這個女人真是有心機,知道林羽最在乎的是江顏,所以故意把江顏搬出來嚇唬林羽。

“對,先生,你彆聽她在這裡信口雌黃!”

步承也冷冷的說道,“先彆說張佑偲現在還在不在這裡,就是他現在去找江顏,那他也是自投羅網!”

林羽聞言有些疑惑的望了步承一眼,似乎不明白為何步承會如此有自信。

步承急忙衝林羽說道,“我知道你最擔心的就是江顏的安危,這兩天我冇法保護她,所以我就從我師父那裡抽掉了六個人來保護江顏,就算他們每個人的實力與張佑偲都有差距,但是六個人,對付起張佑偲來,也是綽綽有餘!”

步承這話說的十分自信,因為他知道江顏對林羽的重要性,所以自然大意不得,挑的都是他師父身邊一些信得過的高手。

“那要是張佑偲也同樣帶了人呢?!”

曉艾神情猙獰的笑了笑,語氣陰森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