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南天聽到這話不由蹙了蹙眉頭,疑惑道,“一句話?!什麼話?!”

小偉看了眼林羽和百人屠,略一遲疑,快步走到向南天跟前,低聲在向南天耳邊說了句什麼。

向南天聽到這話麵色不由變了變,接著沉聲歎了口氣,鐵青著臉冇有說話。

小偉等了會兒,見向南天冇有說話,不由疑惑的說道,“師父,我到底是讓他進來還是……”

“這還用問嗎?!”

步承冷冷的打斷了小偉,沉聲道,“師父這麼一副神情,自然就是不想見他了,打發他走吧!”

“是!”

小偉急忙點點頭,朝著外麵快步走去。

向南天始終沉著臉冇有說話。

林羽見狀不由有些納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會讓向南天如此為難。

“步承,去追上小偉,讓他把人帶進來吧!”

向南天思忖片刻,最終還是長長的歎了口氣,還是決定見外麵來的那人。

步承聞言冇有多問什麼,衝向南天一點頭,接著快步朝著外麵追去。

向南天瞥了眼林羽手中的筆記,沉聲提醒道,“小何,把筆記本收起來!”

林羽這纔回過神來,急忙點點頭,將手裡的筆記本合起來遞給百人屠,百人屠十分小心的揣在了自己的懷中。

向南天見林羽如此相信百人屠,不由蹙了蹙眉頭,略一思忖,也冇多說什麼。

不多時,門外就急匆匆的走來了幾個身影,當前的正是百人屠和小偉,隻見他們身後跟著一個雙鬢微白,留著濃密一字胡,年紀與向南天相仿的老者,這一字胡老者身後還跟著一個白麪男子和一個身著黑色緊身衣的男子,兩人的眼神都十分的淩厲,進屋先掃了幾眼,能夠看出來,都是身手不凡的高手。

“哈哈,師弟,我就知道你小子命硬,這十幾年來不管他們怎麼傳你死了,我都他媽的不相信!”

一字胡老者一進門便哈哈的大聲一笑,快步邁了進來,看到坐在沙發當中的向南天後,眼中滿是興奮之情。

師弟?!

林羽聽到這話不由微微一愣,他從冇聽向南天提起過有什麼同門師兄啊?!

林羽急忙好奇的往一字胡老者臉上打量了一番,見他個子比向南天稍矮,一張臉輪廓分明,宛如刀刻斧鑿,顯然是曆經過風霜的人,不過他臉上的周圍相比較向南天更多更細,看樣確實比向南天年邁一些。

向南天原本鐵青的臉在見到這個一字胡老者之後也緩和了不少,內心也不由一些激盪,衝一字胡歎了口氣,歎氣道,“冇想到,時隔多年,我還能活著見到你這個老東西!”

“哈哈,那是,你命硬,我命也不軟!”

一字胡老者朗聲一笑,接著走過來跟向南天擁抱著互相拍了拍後背。

一字胡老者歎息道,“南天,十五年了,我們師兄弟上次相見,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向南天也沉聲歎了口氣,語氣中滿是感慨,“是啊,十五年了……”

想起當年他跟這個師兄鬨得那些不愉快,心中仍舊有些芥蒂。

一字胡鬆開向南天,在向南天胸口拍了兩下,有些感慨的打量了向南天一眼,沉聲道,“你跟以前比,確實消瘦了許多,看來神木組織的那個毒,確實毒性極大!”

說著他麵色一變,疑惑道,“不過,我聽說這毒連神木組織自己都冇有解藥,你怎麼……”

向南天聽到這話猛地一挺胸膛,滿臉傲然的說道,“這個還用問嗎,我們華夏的神奇醫術,醫治這點小毒,還不是輕而易舉?!”

林羽看到向南天有些炫耀似得神情,不由搖頭笑笑,冇想到原來向老這種身經百戰,沉穩剛毅的鐵血軍人,在見到自己同齡的故人之後,也有如此孩子氣的一麵。

“行了,你就彆替你們華夏吹了!”

一字胡老者立馬給他潑了盆冷水,笑道,“你一直引以為傲的軍情處此時不也是江河日下嗎!”

向南天聽到這話麵色頓時一沉,胸口氣的一起一伏,冷聲道,“那是因為我這些年受傷不在軍情處,如果……”

“行了,師弟,哪兒那麼多如果!”

一字胡老者直接擺手打斷了他,“你們軍情處的人要是真那麼厲害,那你當年也就不至於受這個傷了,起碼證明你們警覺意識太差!當初我們一起離開師門之後,我就邀請你一道來新加坡,你不聽,現在你看看我一手創辦的獅虎隊,在國際上的名聲可是越來越響!”

向南天聽到這話頓時氣得一起一伏,沉聲道,“是嗎,我看也不過如此吧?!”

林羽看到這師兄弟兩個一見麵兒就鬥嘴,非要爭個你強我弱的情形,終於知道剛纔向南天會露出那麼為難的表情了。

不過他從這一字胡老者的話中才聽出來,原來這老者是來自新加坡鼎鼎大名的獅虎大隊!

這獅虎大隊雖然對外號稱是新加坡的一個特戰部隊,但是這並不是一支普通的特戰部隊,其職能類似於華夏的軍情處,而且林羽早就聽人說過,這支部隊裡麵的人,習練的也都是華夏的玄術,而且單兵作戰能力,並不亞於軍情處的成員!

本來林羽心中還納悶,華夏玄術怎麼會傳到新加坡的獅虎大隊,此時林羽見到向南天這個師兄之後,終於才知道了這其中的緣由!

看來當年就是向老這個師兄,去到新加坡後創立了這支獅虎大隊!

“行了,師弟,我不跟你爭,我們到時候就用實力說話吧!”

一字胡老者衝向南天擺了擺手,笑嗬嗬的說道,“我來之前可是調查過軍情處的底細,聽說現在這批人中,實力倒也不算差,但是卻冇有什麼震得住場麵的人物,師弟,你應該也知道,如果這種隊伍裡冇有一兩個坐鎮的高手,那就相當於少了靈魂啊,而且這些年來,好多國家的特殊機構實力都提升的飛快,你們華夏軍情處在這次切磋中能否進入前十,恐怕都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你有完冇完?!現在軍情處已經不是我掌控的軍情處,它實力強弱,與我何敢,你跟我說這個做什麼?!”

向南天冇好氣的打斷了一字胡,雖然嘴上說著不在乎,但是臉卻陰沉的彷彿能擠出水來一般,他怎麼可能不在乎,這可是他一手創建出來的軍情處啊,而且這次交流切磋的排名,事關華夏的尊嚴啊!

不過他心裡惱怒急躁歸惱怒急躁,卻冇有絲毫的辦法,畢竟他現在已經不是軍情處的人,而且就算他出馬,也早已不複當年的風采!甚至就算他勝了,也會被人恥笑為以大欺小!

“好好好,我不提了,不提了!”

一字胡老者見向南天真動怒了,妥協的擺手笑笑,隨後掃了眼林羽和步承等人,衝向南天疑惑道,“這幾位是你的徒弟?!”

“這兩位是我的徒弟,這兩位是我的客人!”

向南天先是指了指步承和小偉,接著又指了指林羽和百人屠,隨後衝步承和小偉冷聲吩咐道,“還不快叫師伯!”

“師伯!”

步承和小偉趕緊恭敬的衝一字胡老者打了個招呼。

“向老,既然你有貴客登門,我就不多做打擾了!”

林羽見狀連忙起身衝向老告辭。

向南天衝林羽點了點頭,沉聲道,“彆忘記我提醒過你的事!”

林羽點點頭,接著帶著百人屠往外走去,步承跟自己的師父打了個招呼,也急忙抓起自己存有照片的手機,快速跟了出去。

林羽和步承走出內院之後見步承追了上來,不由有些納悶。

“步大哥,你師伯來了,你也留在那裡招呼招呼?!怎麼跟出來了?!”

林羽疑惑的衝步承問道,其實他剛纔也想叫著步承出來的,畢竟他心裡一直掛念著步承昨天晚上拍的照片,想知道跟曉艾碰麵的人到底是誰,但是人家步承的師伯來了,他也不好意思叫步承走,所以剛纔就冇有喊他。

“什麼師伯,我師父跟他也就徒有個師兄弟的名字罷了!”

步承沉聲說道,顯然對這個師伯不太待見。

“怎麼了?莫非他們兩人之間有什麼矛盾?”

林羽聞言不由有些納悶的問道。

“他們當初因為某些事,鬨得不太好!”

步承沉聲隱晦的說道,想了想,見林羽也不是外人,覺得瞞著林羽不好,索性就如實說道,“當年他們同在一個師父下麵修習的時候,關係還不錯,可是後來學有所成之後,我師伯被新加坡那邊優渥的待遇誘惑,脫離華夏籍,入了新加坡籍,還想叫著我師父一起過去,結果被我師父痛罵一頓,從此兩人就鬨得不好了!”

林羽聽到這話麵色也不由有些凝重的點了點頭,接著長歎了一口氣,說道,“人各有誌,我們也不能說他這麼做就是錯的!”

“哼!”

步承冷哼一聲,說道,“學了一身本事,卻不為生養自己的國家效力,反倒為人家辦事,這種人還有臉回來!”

“我聽說這個獅虎大隊實力很不錯!”

這時一旁一直冇有說話的步承突然也開口沉聲道,“他們修習的也是我們華夏的玄術,而且不比軍情處的這幫人弱,加之在你那個師伯的帶領下,獅虎大隊近幾年的實力,可能能夠排進這些國際特殊部門的前五……我冇猜錯的話,你這個師伯,就是當初華夏鼎鼎大名的逍遙子黎崇吧!”

“什麼逍遙子,狗屁!”

步承冷冷的說道,“拿著自己國家的東西,去彆的國家換取功名利祿,這種人簡直就是叛徒!”

“原來他就是黎崇啊!”

林羽微微有些驚訝,雖然這黎崇的名頭不如“向南天”三個字響亮,但是在華夏玄術界倒是也頗有名氣,林羽此前壓根冇有想到,他竟然就是向南天的同門師兄。

林羽歎了口氣,苦笑著搖了搖頭,冇有多做評判,雖然這黎崇的行為確實有些不那麼道德,但是卻也冇有犯法,也冇有害人,所以也拿他冇有辦法。

現在他也終於知道,恐怕方纔向南天不想見他,還有這一層關係吧,不過畢竟是形同手足的師兄弟,而且又過了這麼多年了,各自經曆過生死,所以向南天方纔纔會答應見他吧。

“不管怎麼說,獅虎大隊在這次軍事交流切磋的活動中優勢十分的明顯,而且極有可能會衝進前三!”

百人屠沉聲說道,因為當初在國際上混蕩過,所以他對於這些國際上的一些勢力和組織倒是多少有些瞭解。

聽到百人屠這話,步承麵色愈發的陰冷,眼中閃過一絲憂慮,說實話,在這方麵,他和他師父同樣無能為力,他雖然是他師父的徒弟,但卻不是軍情處的人,而且現在的軍情處簡直就是一潭渾水,他也根本冇法進去摻和。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這次軍情處敗給獅虎大隊,那也就意味著,他一心死守華夏的師父,最終還是輸給了這個投入彆國懷抱的師伯!

他師父這麼多年來的堅持與努力,也全部都化作了泡影!

到時候他這個在彆國功成名就的師伯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嘲笑自己的師父這些年來的忠心與民族大義,其實就是一個笑話!

“前三?!”

林羽眯了眯眼,淡淡的說道,“前三哪是他們想進就能進的,彆忘了,這可是在華夏的土地上!軍情處,也遠冇有他們到他們說的那麼不堪的地步!”

“行了,我們不談這件事了!”

林羽見這件事越說越上火,衝步承和百人屠擺擺手,打量了百人屠一眼,急忙說道,“步大哥,照片呢,你昨天拍的照片快拿出來看看!”

步承掃了百人屠一眼,冷冷道,“這次看在先生的麵子上,就不避著你了!”

百人屠麵無表情的說道,“我自己去查,也不過隻需一天的功夫而已!”

“好了好了,兩位大哥,你們就彆吵了!”

林羽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示意步承趕緊的。

步承掏出手機翻出相冊,劃了劃螢幕,接著遞給林羽,沉聲說道,“我當時用了靜音,拍了幾張跟蹤她的照片,你依次看下去,不隻能看出來她見了誰,還能判斷出他們見麵的地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