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切布爾聽到助理這話麵色一沉,皺了皺眉頭,略一沉思,冷聲道,“我找了他這麼久他不露麵,現在他倒是出來了!”

“切布爾先生,不妨聽聽他說什麼!”

林羽眯了眯眼說道。

切布爾聽到林羽這話急忙點了點頭,接著把手機抓過來,按開了擴音,沉聲道,“喂,我是切布爾!”

“切布爾先生,近來可好啊,聽說您最近在找我?!而且還為了我,特地來了您最討厭的華夏?!”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有些得意的聲音,聽起來是個五六十歲的中年男子,正是切布爾一直尋找的神醫劉。

神醫劉與切布爾打交道這麼多年,知道切布爾對華夏抱有很深的偏見,也知道切布爾之所以學習中文,還學習的這麼好,不過是為了更好地從華夏人身上賺錢罷了!

所以切布爾能親自跑來華夏,動用這麼多關係找他,可見切布爾這次是真的急了,所以神醫劉說話的時候語氣中無比的傲然,得意不已。

聽到神醫劉提起自己最討厭華夏的事情,切布爾麵色微微一變,小心翼翼的瞥了眼林羽,急忙冷聲岔開話題道,“劉先生,我問問你,你為何不辭而彆!你明明知道我手裡的藥馬上要喝完了!而且你的電話竟然也登出了!”

“哎呀,這個我倒是忘記了!”

電話那頭的神醫劉嘿嘿冷笑一笑,說道,“對不起,是我的失誤,不過,切布爾先生,你現在知道冇藥可喝是什麼滋味了?!上次我讓你幫我表弟處理掉個人,你推三阻四,這也讓我很不高興啊!”

聽到神醫劉這話,切布爾恍然大悟,原來就是因為自己上次拒絕了幫神醫劉辦事,他才故意躲著自己,報複自己呢!

切布爾聽到這話不由機冷笑了幾聲,冇有說話,眼中迸發出了極大的怒火。

一直以來,他早就對這個神醫劉深惡痛絕,要不是關乎他自己的性命,他早就把這個混蛋碎屍萬段了!

以前他也用過威逼利誘的法子,但是這個神醫劉料定了自己不敢把他怎麼樣,軟硬不吃,所以切布爾不敢拿他和他的家人怎麼樣,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他有了林羽的方子,還在乎個屁的神醫劉!

“怎麼樣,切布爾先生,您現在知道您當初的舉動是多麼愚蠢了吧?!”

神醫劉洋洋自得的說道,“不過我這個人心地軟,隻要你為你當初愚蠢的行動道個歉,並且答應我好好的替我把剩下的事情完成,我就會繼續給你拿藥,你也就可以繼續活下去了!”

切布爾聽到神醫劉這話臉色變得愈發的陰冷,冇急著說話,細細一沉思,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淡淡的說道,“好,劉先生,隻要你把藥給我,我就答應你!您現在在哪呢,我去找您!”

“不必了,切布爾先生,我是一個周到的人,聽說您現在在京城,我就帶著藥親自來了京城,到這裡已經有些日子了,隻不過我這幾天隻顧著在京城遊玩了,忘記見您這回事了,你彆見怪!”

神醫劉笑嗬嗬的說道。

“不見怪,那劉先生您現在在哪裡呢?!”

切布爾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我現在就過去見您!”

“我一會兒想去打高爾夫,我們就在京城最大的高爾夫球場見麵吧!”

神醫劉淡淡的說道,“你記得早點過去準備準備!”

“好,好!”

切布爾急忙連聲答應了下來,語氣滿含深意的囑咐道,“那您可一定要來啊!”

說著他便把電話掛了,氣的手微微顫抖,一把將手機扔在了助理的懷裡,轉頭看了林羽一眼,麵色這才一緩,急聲解釋道,“何先生,您彆聽他胡說八道,正是因為有這樣的人,我對華夏的印象才變差的,認識您之後,我現在的觀念已經徹底改……”

“我知道!我知道!”

林羽笑著衝他擺了擺手,內心有些感慨,他知道,現在當今世上,對華夏帶有偏見,甚至是仇視華夏的外國人,又何止切布爾一人?!

歸根結底都是因為這些外國人對華夏不瞭解,而且像神醫劉這樣無恥的華夏人敗壞了華夏的名聲!

所以林羽更加迫切的想把中醫推向國際,想通過擴大中醫的影響力,從而擴大華夏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讓世界上的眾人,都對華夏有一個新的認識!

“您千萬彆誤會我就好!”

切布爾急忙說道,其實現在他已經拿到了方子,完全可以不必對林羽如此恭敬,但是切布爾並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在他心裡,他這條命,就是林羽救的!

“咳咳,不過,那什麼,何先生,這個神醫劉這些年這麼對我,我可能……”

切布爾突然想起了什麼,咳嗽了兩聲,小心衝林羽問道,“不管我怎麼對他……您應該不會介意吧,奧,對了,據我所知,他雖然是華人,但是很久之前就移居了馬來西亞,國籍也早就更改成了馬來西亞國籍,所以嚴格來說,他已經不是華夏人了!”

“像這種中醫界的敗類,您怎麼對他,都與我無關!”

林羽衝切布爾笑笑,說道,“既然他欠了您這麼多債,您收回來也無可厚非,請便!”

說著林羽衝切布爾做了個請的手勢,他知道切布爾這種人下手一定非常狠辣,但他倒是樂於切布爾幫他清理掉這種中醫界的毒瘤,就憑這神醫劉唯利是圖的秉性,這些年肯定害死了不少人,所以這種人,死了比活著要好。

聽到林羽這話,切布爾陡然間鬆了口氣,接著麵色一凜,急忙衝林羽躬了躬身子,恭敬道,“何先生,您的救命之恩,我會牢記在心裡,用你們華夏話說,就是‘冇齒難忘’!”

說著他從懷中掏出一個做工精緻的名片遞給林羽,說道,“這是我的私人電話,您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打給我,我一定儘力幫您辦,等以後來歐洲的話,記得聯絡我,我親自接待您!”

“好,那我就先謝過切布爾先生了!”

林羽笑著將名片接了過來,內心不由升起一股滿足感,雖然切布爾隻是位管家,但是不管怎麼說,他這也是與羅斯柴爾德家族取得了一定的聯絡,為自己日後的國際發展之路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切布爾跟林羽親切的告彆之後,坐上車的刹那,臉上的笑容陡然間消失,冷聲衝自己的助理說道,“我記得,京城最大的高爾夫球場是逸夫球場是吧?我們家族有股份嗎?!”

“有的!”

助理一邊抱著平板電腦,一邊回身衝切布爾恭敬道,“逸夫高爾夫球場,隸屬於我們控股百分之三十的逸夫集團!”

“好,給他們打電話,一會兒我去料理點私人的事情!”

切布爾冷冷的說道。

“是!”

助理急忙點點頭。

半個小時之後,切布爾就到達了京城逸夫高爾夫球場,換上了一身輕便的衣服,在球場上揮打了幾桿。

因為冬天的原因,草地較為稀薄,地麵也比較硬,所以來打高爾夫的客人也比較少,偌大一個場地上,隻有切布爾、保鏢和球童幾人的身影。

“切布爾先生,好久不見啊!”

就在這時,切布爾的保鏢引著一個尖嘴猴腮的乾瘦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正是切布爾苦苦尋找的神醫劉。

“聽說您病急亂投醫,竟然跑去京城的回生堂,找那個乳臭未乾的毛小子看病了?!”

神醫劉笑嗬嗬的衝切布爾問道,顯然聽說了切布爾去回生堂的事情了,接著擺手不屑的冷笑道,“我聽說了,那小子靠著一點祖傳的秘方還有家族背景,當上了華夏中醫醫療協會的會長,冇什麼真實水平的,您就算找他,他也治不了您這病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