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雞冠頭疼的渾身發顫,臉上汗如雨下,不過他咬了咬牙,突然獰笑了起來,而且越笑聲音越大。

林羽眯著眼望瞭望他,以為他是被刺激到了。

“何家榮,你既然知道我是隱修會的人,那我告訴你,我們隱修會向來不會放過自己的敵人,你殺了我,那你這一生也都將活在隱修會的追捕當中,直到你死的那刻,才能解脫!”

雞冠頭笑完之後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眼神無比陰冷的掃了林羽一眼,語氣中帶著一股濃重的陰毒。

林羽微微皺了皺眉頭,淡淡道,“你這話的順序好像顛倒了,準確來說,應該是我,圍捕你們隱修會,直到你們隱修會最後一個成員死去為止!”

在林羽心裡,對華夏抱有覬覦之心的神木組織是一個必須除掉的組織,甚至連神木組織背後的劍道宗師盟日後也不能放過,那害死了何二爺這麼多戰友的隱修會,自然更要剷除了!

所以,就算日後隱修會不來找他,他說不定也會帶人去邊境幫何二爺徹底除掉這個隱修會。

“哈哈哈哈哈……”

雞冠頭聽到這話笑的更厲害,彷彿聽到了多麼可笑的笑話一般,嗤笑道,“何家榮,等你見識到我們隱修會的實力之後,你就會知道你這句話多麼無知了,到時候,我們隱修會,會把你們軍情處的人一個一個的全殺光……啊——!”

雞冠頭話說到一般突然再次慘叫了一聲,因為林羽手裡的匕首再次紮到了他的大腿上。

“你們隱修會這麼厲害,你的命,不還是掌握在我的手上?!我殺你,簡直就跟殺一隻雞一樣容易!”

林羽望著他語氣冷漠的說道,神情間有種捨我其誰的霸道,“而且,我告訴你,以後你們隱修會的人,我碰到一個殺一個,每一個,都會跟殺你一樣輕鬆!”

雞冠頭被林羽這句話噎的滿臉通紅,因為憤怒,胸口一起一伏,呼吸急促,突然發現就算是鬥嘴,他也不是林羽的對手!

“行了,說吧,你在隱修會,到底是乾什麼的?!”

林羽說著直接掏出了一根細細的銀針,準備用出噬骨針,他最不怕對付的就是雞冠頭這種硬漢了,隻要一針下去,照樣得哭爹喊娘。

雞冠頭冷哼一聲,目光陰冷的掃了林羽一眼,突然間唇間一動,一陣咕咕聲傳來,接著就見雞冠頭的臉色瞬間變的紫青無比,嘴間滲出了濃厚的黑紅色血液。

林羽見狀神情一動,急忙拍了雞冠頭的胸口一把,趁他張嘴的刹那,一把捏開了他的嘴,發現雞冠頭的嘴裡湧滿了鮮血,而且舌頭一半幾乎都快要掉下來了!

林羽眼中閃過一絲驚詫,顯然冇想到這雞冠頭對自己竟然這麼狠,要知道一般人是無法忍受這種劇痛的,可見這雞冠頭成長於一個多麼變態的組織!

“你確實挺有骨氣的,不過有骨氣是要付出代價的,既然你選擇痛苦的死,那我就成全你!”

林羽麵色一寒,知道現在的雞冠頭對他而言已經冇了用處,所以便準備送雞冠頭歸西,想起死在雞冠頭手下的那些人,想起剛纔雞冠頭對江顏放的那一槍冷槍,林羽自然不能讓雞冠頭痛快的死去。

他略一沉思,衝雞冠頭緩聲說道,“你知道嗎,其實對於人而言,最痛苦的不是死亡,因為不管你多麼恐懼,死亡也都是一閃而過,最痛的是,你感受到生命自體內抽離,卻什麼都做不了的絕望!我是一個醫生,所以能讓你好好的享受死亡的過程,也算是我對你最後的饋贈吧!”

雞冠頭聽到林羽這話身子一顫,滿是驚恐的望了林羽一眼,雖然他不怕死,但是他卻害怕無儘的折磨。

他用儘最後一絲氣力彎起身子,拚力伸著手去夠自己腿上的那把匕首,想將匕首抓過來自我了斷,但是林羽突然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臂,用力一扭,硬生生將他的胳膊扭碎。

同時林羽猛地起身,一腳跺在了雞冠頭另一隻完好的左腿上,“哢嚓”一聲,又是骨頭碎裂的聲音,自此,雞冠頭的四肢徹底都被廢了,而雞冠頭疼的眼白直翻,已然發不出任何的聲響。

林羽抓起紮在雞冠頭腿上的匕首,在雞冠頭的雙手手腕和腳腕輕輕的割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刀口,任由鮮血緩緩往外流了起來。

林羽這才站直身子,望著滿臉痛苦,但是意識還算清醒的雞冠頭說道,“好好享受你死前的最後十分鐘吧,像你這種禽獸,就算到了地獄,也是要被下油鍋的!”

其實林羽不是一個殘忍的人,但是他覺得,這種死法對雞冠頭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而言,還是太輕了!

說完林羽俯身檢查了眼雞冠頭手臂上的標識,發現果然跟那種黃色錦繩上的差不讀,他把雞冠頭汩汩冒血的手一扔,準備轉身離去,但就在此時,他無意間一瞥,突然注意到雞冠頭的領口滑出一條銀白色的項鍊。

林羽不由眉頭一蹙,有些好奇的走上前,伸手拽了把雞冠頭脖頸的項鍊,發現項鍊的底部串著一塊銀色的鐵牌,鐵牌的正麵雕刻的是一個佈滿缺口的骷髏,比一般的骷髏頭猙獰恐怖的多,而鐵牌的背麵則刻著一個數字——21!

林羽仔細看了眼這鐵牌一番,接著掃了眼眼神已經變得迷離起來的雞冠頭,小心的把鐵牌收好,這才轉過身快速的朝著剛纔跑來的方向折了回去。

就在他走到半路的時候,正好碰到一隊警察和士兵牽著警犬朝著這邊找來。

林羽給他們指了指雞冠頭所在的大致方向,讓他們往那個方向慢慢找就行,他知道,就算這幫人找到那裡,雞冠頭也早已經死了。

果然,等這幫警察找到雞冠頭的時候,雞冠頭所躺在的地上已經流滿了大片的鮮血,雞冠頭麵色泛青乾癟,嘴巴大張,眼窩深陷,彷彿被吸血鬼抽空了一般。

因為譚鍇將江顏送去了軍區總院,所以林羽從廠區出來後便直接朝著軍區總院趕去,路上接到了薛沁的電話,薛沁說她和葉清眉都安全的撤出了家居城,問林羽和江顏怎麼樣。

林羽便將自己這邊的情況告訴了薛沁和葉清眉。

得知江顏受傷後,她們兩人擔心不已,掛斷電話之後也急忙趕來了醫院,甚至比林羽到的還早。

“顏姐,你冇事吧?!”

林羽一進病房便急忙衝了上來,十分不放心的檢查了眼江顏已經包紮好的傷口,見隻是擦傷,冇什麼大問題,這才長出了口氣。

“薛總,學姐,你們也冇事吧?!”

林羽轉頭望了眼薛沁和葉清眉,語氣關切的問道。

“我們冇事……”

薛沁和葉清眉輕輕的搖了搖頭。

“家榮,對不起,這次都怪我……”

薛沁咬了咬嘴唇,有些自責的說道,“要不是我今天約顏顏她們去看家居,也不會……”

“這怎麼能怪你!你又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

未等薛沁說完,江顏突然伸出手拉住了薛沁的手,衝她柔聲笑道,“今天我和清眉都嚇壞了,多虧了你臨危不亂,照顧我們,否則我們倆光被人群擠都擠死了!”

“是啊,薛總,這不關你的事!”

葉清眉也點了點頭,衝江顏說道,“顏顏,這幾天我請假在家照顧你吧!”

“不用,我哪有那麼嬌氣!”

江顏笑了笑。

“嗯……其實我也被嚇到了,想在家休息休息……”

葉清眉難為情的笑了笑。

“我也嚇壞了!”

薛沁笑著抓起江顏和葉清眉的手,感慨道,“我們三個這次也算是共患過難了!”

林羽看到和諧的這一幕,內心感覺十分欣慰,見剛纔的驚嚇對她們仨影響不算太大,不由長呼了口氣,接著叫著門口的譚鍇快速走出了病房,麵色凝重的衝譚鍇說道,“你知道這幫殺手是什麼來頭嗎?!”

譚鍇聞言微微一怔,接著搖了搖頭,表示不知情。

“這個東西,你認不認識?!”

林羽說著從口袋中將雞冠頭身上的那個刻有“骷髏頭”和“21”的鐵牌掏出來,懸在了譚鍇的麵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