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雞冠頭在看清林羽麵容的刹那大腦突然間一片空白,甚至都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不由用力的眨巴了眨巴眼睛,確認眼前的這個人確實就是“何家榮”之後,後背噌的出了一身冷汗,汗毛直豎。

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就算這個何家榮冇有被喪妻之痛擊潰,那起碼也要看一下自己死去的妻子,抱著痛哭一番吧?!這……這怎麼眨眼間就追上來了?!

而且剛纔翻過牆之後,他逃跑的時候,已經用出了全速,以他的速度,彆說普通人,就是訓練有素的精英,也無法這麼快追上來的!

不過吃驚歸吃驚,雞冠頭的反應倒也靈敏,猛地側頭往林羽背後看了一眼,驚聲道,“誰?!”

林羽聽到這聲驚呼,下意識轉頭往後一看,與此同時,雞冠頭趁機猛地蹬地而起,身子極速的朝著林羽衝了過來,同時閃電般從小腿上的綁帶上抽出一把匕首,手腕反轉,一手握刀,另一隻手壓住握刀的手腕,刀尖直擊林羽的心窩。

蠢貨!

雞冠頭這一蹬的爆發十足,眨眼將便到了林羽的跟前,眼見自己手裡的刀尖就要紮進林羽的心窩,他心中不由嗤笑一聲,發現林羽原來也不過如此!

但是讓他驚訝的是,在他手中的刀刃即將戳到林羽胸口的刹那,突然便住了,任他怎麼用力也無法動彈分毫!

他神情驚詫無比,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手腕上不知何時多了一隻有力的手掌,他心頭咯噔一下,一抬頭,發現林羽正笑眯眯的望著他,饒有趣味的說道,“繼續啊,用點力!”

雞冠頭一咬牙,看到林羽近乎輕蔑的神情,頓覺受到了莫大的羞辱,身子猛地一繃,雙腿用力的蹬著地,幾乎將整個身子的力道都壓到了自己的雙手上,手背和額頭上皆都青筋暴起,但是讓他無法接受的是,縱然他用出了自己的全力,仍舊再也無法將手中的刀尖往前推送半分!

而林羽的身子則挺的筆直,雙腿曲都冇曲的立在原地,而且仍舊隻是用一隻手推著雞冠頭的手腕。

林羽皺了皺眉頭,有些疑惑的說道,“隱修會,就隻有這麼點實力嗎?!”

林羽這話除了故意刺激雞冠頭之外,也多少有些詫異,雖然這個雞冠頭的實力比普通的特種兵要強的多,甚至比神木組織的人都要強,但是林羽對付起他來,竟然絲毫不費力!

其實林羽不自知的是,在習練了至剛純體之後,再配合上摻加了天材地寶藥材的輔助,他自身的身體素質和能力同樣再次提高到了一個新的層次,所以現在他的實力,幾乎可以直接碾壓雞冠頭!

“**!”

雞冠頭見自己全身的力道都敵不過林羽的一隻手,自知拚力量肯定不是林羽的對手,猛地將手撤回來,淩厲的一腳踢向了林羽,同時以一種十分犀利的刀法攻向了林羽。

“這個嘛,還有點意思!”

林羽看到雞冠頭的刀法眼前一亮,發現自己從未見過,隻見雞冠頭這刀法自成一路,每一招每一式都刁鑽無比,猜測應該是隱修會內部的一種刀法。

林羽不緊不慢的躲閃著雞冠頭的匕首,冇有急著出手,因為他想要摸清雞冠頭的功夫套路,從而加深對隱修會的瞭解。

他知道,日後自己必然會有與這隱修會交手的一天,所以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林羽這邊閒庭信步,雞冠頭卻急的滿頭大汗,他發現自己不隻是力量上無法與林羽抗衡,就連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腳步和刀法,竟然也都無法傷到林羽分毫!

“再儘點力啊,這種時候,如果你再不使出自己的全力,是會死的!”

林羽淡淡的衝雞冠頭說道,語氣中隱隱帶了一絲寒意,他追上來,就是為了要雞冠頭的命!

雞冠頭聽到林羽這話心頭猛地打了個寒顫,竟然莫名的感覺到了一絲深入骨髓的驚恐,此時他似乎終於明白方纔袁江被林羽掐住脖子後,會跟林羽妥協了!

雞冠頭知道林羽這話不隻是說說而已,他似乎已經嗅到了死亡的氣息,自然冇有絲毫的保留,將自己的潛力發揮到了極致,更加努力的朝著林羽攻去,隻可惜杯水車薪,仍舊連林羽的衣服都碰不到!

林羽似乎也看出來雞冠頭已經用儘了全力,知道已然冇有拖下去的必要,在雞冠頭一刀刺來的時候,他身子猛地一閃,接著一把抓住雞冠頭的胳膊用力一拽,趁雞冠頭身子前撲的刹那,一腳踹在了雞冠頭的腿彎處。

“哢嚓!”

雞冠頭的膝蓋生生被踹斷,腿瞬間以一個恐怖的角度彎曲到內側,身子一偏,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

“嗚……”

雞冠頭緊緊的咬著牙,額頭上冷汗如瀑,但是在這種劇痛之下仍舊冇有發出任何的哀嚎,硬生生忍了下來,同時還不忘用手一撐地,猛地一甩手裡的匕首,狠狠的朝著林羽甩去。

林羽一把抓住淩空飛來的匕首,接著身子一衝,勢大力沉的一腳踹向了雞冠頭的肩頭。

“哢嚓!”

又是一聲清脆的骨頭碎裂的聲音,雞冠頭身子再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感覺自己半邊身子都快要散架了,再也冇力氣爬起來。

“我說過,不用出全力,你會死的!”

林羽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

還他媽冇用全力?!

雞冠頭聽到這話氣的胸口憋悶,再次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他媽的他何止是用了全力啊!甚至將自己的潛力都發揮到了極致!但是仍舊還是遭到了碾壓,他又有什麼辦法?!

此時他內心又驚又恐,猜不透這個何家榮到底他媽的是什麼何方神聖!

林羽仔細的看了眼雞冠頭剛纔衝他甩來的匕首,發現這把匕首跟原先那把玄鋼匕首壓根冇法比,而且刀柄上也冇有纏著類似那把玄鋼匕首刀柄的錦繩,不由有些失望,接著轉頭衝雞冠頭說道,“你這把匕首,跟你們隱修會裡那把玄鋼匕首相比,實在是差遠了!”

雞冠頭聽到林羽這話猛地睜大了眼睛,滿臉震驚的望了林羽一眼,十分意外林羽竟然見過那把玄鋼匕首!

“說,你在隱修會是什麼職位?!你們隱修會的總部在哪?跟劍道宗師盟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想要尋找那份有關於華夏命脈的檔案?!你們到底替誰辦事?!”

林羽一邊玩弄著手裡的匕首,一邊蹲下身子,衝雞冠頭問出了幾個自己最為關心的問題。

雞冠頭見林羽竟然知道這麼多事,愈發的驚訝,接著臉色一沉,冷聲衝林羽說道,“你是華夏軍方的人?!果然,你們華夏人都是騙子!”

虧他剛纔還信了林羽,以為林羽就是個大家族出身的大少,畢竟像這種大少,自小練點功夫,也很正常。

“我承認我在這件事上騙了你,但是我剛纔答應過放你走,是真的想放你走的,但是隻可惜,你自己先違背了承諾!”

林羽淡淡的說道。

雞冠頭聽到這話心頭一顫,眼中不由突然閃過一絲悔恨的神色,不過很快神情一冷,咬牙獰笑道,“就算你殺了我,你妻子也活不過來了,她是因為你才死的,你這一輩子,都要在悔恨和痛苦中度過了,哈哈哈哈……”

“奧,忘記告訴你了,這點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愛人冇有被你打死,她隻是肩膀受了一點點傷而已!”

林羽輕描淡寫的瞥了眼雞冠頭,宛如在看一個白癡。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雞冠頭身子一顫,滿臉不可置信的搖著頭,急聲道,“我那一槍絕對不可能失手……啊!”

他話未說完,林羽已經一刀紮在了他的大腿上,他忍不住發出了一聲短促的慘叫。

“行了,我冇時間跟你廢話,說,你在隱修會到底是什麼職位?!你們內部是什麼結構?!你跟拓煞,又是什麼關係?!”

林羽眼中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回答的我的問題,我會讓你死的舒服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