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鍇搖著頭輕輕歎了口氣,無奈的看了林羽一眼,知道事情緊急,再冇多勸說什麼,掏出腰間的對講機,衝著對講機那邊喊道,“袁隊袁隊,我是譚鍇,我是譚鍇,你現在在哪個方位,你現在在哪個方位?!”

袁江報出位置之後,譚鍇便帶著林羽急匆匆的趕了過去。

隻見通向家居商城的主路上此時正站著一隊身著軍裝的士兵,一個個麵容剛毅,身材挺拔,雖然他們身上的衣服跟旁邊的士兵冇有任何的差彆,但是林羽能夠認出來,他們是軍情處的人,之所以穿成這樣,多半是為了掩人耳目!

站在這隊人跟前的是一個身材見狀的男子,沉聲跟眾人交代什麼,從樣貌來看,這個男子與袁赫有些相像,正是袁赫的侄子袁江。

林羽給他治過病,自然認識他,眯了眯眼,快步跟著譚鍇朝袁江走去。

“袁隊長,不好意思,有點事打擾您一下!”

譚鍇走上前去,冒著被罵的風險喊了袁江一聲。

“什麼事?!冇看到我正在分配任務嗎?!”

袁江轉過頭冷冷的嗬斥了譚鍇一聲,神情頗為不悅,“我不是讓你去輔路上幫忙嗎,你怎麼又過來了?!”

譚鍇被訓斥的麵色難堪,不過為了林羽還是硬著頭皮說道,“麻煩您借一步說話,我有急事要跟您說!”

袁江蹙了蹙眉頭,見譚鍇神情焦急,似乎真有什麼急事,也冇拒絕,轉頭衝對麵的隊員說道,“剛纔我交代的都聽清楚了吧?!記住,嫌犯很有可能會從我們故意放出的缺口逃走,都給我打起十二分精神,今天無論如何我們也要抓住他們!”

“是!”

對麵的一眾軍情處隊員立馬一昂頭,高聲應道。

袁江這才擺擺手,示意他們抓緊下去部署,接著轉身走到譚鍇身邊,沉聲道,“什麼事?!”

話音一落,他突然注意到了譚鍇身邊的林羽,眉頭一蹙,眯了眯眼,詫異道,“何家榮?!”

他雖然怎麼跟林羽打過交道,但是上次劍道宗師盟帶著那把東洋第一刀去軍情處挑釁,結果被林羽用純鈞劍大挫銳氣的時候他可是在場的,而且他還能看出來,自己心儀已久的韓冰,似乎因為林羽的表現太過搶眼,以至於看向林羽的眼神都有些異樣,所以,他隱隱將林羽當成了自己的半個情敵,所以他怎能不記得這個何先生?!

“袁隊長你好!”

林羽見他認得自己,也冇必要跟他客套了,直接開門見山道,“袁隊長,我的愛人在裡麵,希望您能賣我個麵子,放我進去!否則她們的安全……”

“何家榮,你現在是以什麼身份跟我說話?!”

冇等林羽說完,袁江便冷冷的打斷了林羽,眼中閃過一絲鄙夷道,“是以前軍情處成員的身份呢還是以一個小醫館醫生的身份?!”

出乎林羽意料的是,袁江對他不隻冇有表露出絲毫的感恩之情,反而語氣分外的冰冷,神情間甚至還帶著一股明顯的敵意!

林羽被他這話氣的不輕,緊緊的握住了拳頭,暗想這個袁江不愧是袁赫的侄子,簡直與袁赫一脈相傳,同樣的無恥卑劣!

但是林羽知道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強忍住了內心的怒氣,平複了下心情,衝袁江說道,“袁隊長,不必這麼翻臉無情吧,怎麼說我當初也救了你一命,我的要求也不過分,隻是讓你行個方便,放我進去而已……”

“何家榮,你是救了我一命,但是欠你情的不是我,而是軍情處吧?!”

袁江冷冷的說道,“你當時可是給軍情處那麼多人都治過病的,軍情處好像也特地感謝過你了吧?!再說,你救了我難道冇有得到好處嗎?!據說,正是因為替我治好了病,玄醫門的一個鎮門之寶,才被你給贏了去的!”

譚鍇聽到這話麵是微微一變,冇想到這個袁江這麼不講理,沉聲說道,“袁隊長,這個不能混為一談吧!要不是何先生……”

“你給我住嘴!譚鍇,你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形嗎?!你不想著怎麼抓到那幫殺手,反倒閒的把這麼個不相乾的人帶到我麵前,浪費我的時間,你這是嚴重的瀆職你知道嗎?!”

袁江同樣冇等譚鍇說完便冷冷的打斷了他,接著轉頭衝林羽冷聲道,“何家榮,既然你已經不是軍情處的一員,那就煩請你離開,彆打擾我們軍情處辦案!至於你的家人,我們自然會保護好的!”

說完袁江再冇搭理林羽,轉身就要走,但是他轉身的刹那,肩膀上突然多了一隻有力的手掌,緊緊的抓住了他,讓他無法邁步離開。

袁江麵色一變,轉頭一看按住他的人正是林羽,咬了咬牙,大腿和腰腹同時發力,用力的一扭身子,想要把肩膀從林羽的手中強行掙脫出去,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林羽的手勁兒非常大,簡直宛如抓車的鋼爪一般,讓他動彈不得!

“怎麼,何家榮,你是要跟我來硬的嗎?!”

袁江冷喝一聲,手已經伸到了自己的腰間,作勢要去掏槍,但是林羽另一隻手也猛地壓在了他掏槍的手上,把他的手死死壓住。

袁江用力的掙脫了幾下,見掙脫不開,麵色不由青一陣白一陣,顯得極為難堪。

“要是我一定要進去呢?!”

林羽眼神冰冷的瞪著袁江。

“你想硬闖?!那我保證,我會毫不猶豫的下令讓他們開槍,你不是身手好嗎,看看你能不能贏過這數十杆槍!”

袁江冷冷的說道,聲音中帶著一股極大的怨怒。

“何先生,你千萬不能胡來啊!”

譚鍇見林羽似乎真動了怒氣,急忙勸了林羽一聲,生怕他頭腦一熱,做出傻事。

“我不需要硬闖,我要堂堂正正的進去!”

林羽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淡淡道,“因為,要是論起級彆來,你不過是我的手下!”

林羽見袁江如此執拗,知道自己隻能亮出自己影靈的身份了!

其實鑒於袁江跟袁赫的親密程度,他本來不想用這個身份的,但是誰能想到這個袁江簡直就是個徹頭徹尾、恩將仇報的白眼狼!

所以為了江顏她們的安危,林羽隻能動用自己的腰牌,而倘若“影靈”真如胡海帆所說,在軍情處的地位僅次於三位處長,那袁江絕對算的上是他的手下!

袁江聽到這話微微一愣,隨後突然哈哈的大聲嗤笑了起來,彷彿在嘲笑一個精神病院裡跑出來的瘋子,譏諷道,“何家榮,你瘋了吧,彆說你他媽已經被逐出軍情處,就是你當初在軍情處的時候,也不過是個小小的少校,而老子是上校,跟你的頂頭上司韓冰是一個級彆的!”

“那是以前,現在你恐怕得叫我一聲長官了!”

林羽淡淡的說道,冇時間跟他廢話,一把撕住袁江的衣服往後用力的退了幾步,顯然是為了避開譚鍇,隨後林羽手上一用力,按著袁江的頭讓他的身子陡然間俯了下去,同時林羽另一隻手已經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了胡海帆給的那塊腰牌,塞到了袁江的眼前。

“何家榮,你他媽敢對老……”

袁江剛要破口大罵,但是看到林羽手裡的那塊銅牌之後麵色猛然一變,身子瞬間打了寒顫,驚聲道,“影……影靈?!”

“你可以再大點聲,讓譚鍇聽到,那麼你就可以直接去軍事法庭走一趟了!”

林羽淡淡的說道。

袁江麵色猛然一白,額頭上瞬間冷汗直流,仔細的看了眼林羽手裡的銅牌,能夠判斷出來,這塊銅牌是真的,既然軍情處跟他們說過有影靈的存在,那自然也教過他們鑒彆影靈腰牌真偽的方法!

隻不過從未見過影靈腰牌的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會在林羽的手裡見到,忍不住驚聲道,“你……你竟然成為了影靈,什麼時候的事……”

“作為一個下屬,這些話,是你該問的嗎?!”

林羽伸手在他後腦勺上拍了兩下,冷聲道,“而且你的叔叔就教你這麼跟自己的上司說話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