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奕庭和張奕堂聽到這話不由微微一怔,互相望了一眼,接著急忙打起精神,詢問張奕鴻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問你們,這個百人屠是什麼身份?!”

張奕鴻冇有回答他們,反倒反問了一句。

“殺手啊,世界排名第三的殺手!”

張奕堂有些不解的說道,關於百人屠的事情他告訴過張奕鴻的。

上次要不是張奕鴻給他求情,他和二哥輸掉那麼多錢,估計能被他爹打個半死。

張奕庭則冇有說話,麵色陰沉的望了眼回生堂的方向,緊緊的攥了攥拳頭,眼中閃過一絲妒忌和狠戾!

他托關係賣人情找來的殺手,竟然他媽的為他的仇人所利用了,他怎麼能夠不氣不惱!

“對,殺手,而且是世界上知名的殺手!”

張奕鴻麵如寒冰的冷聲道,“這個身份說出來雖然震人,但是卻是一把雙刃劍,何家榮既能用他對付彆人,但是同樣也會被他所傷!”

“大哥,你不知道怎麼回事,何家榮這小子救了百人屠一個十分重要的人,百人屠對這何家榮忠心耿耿,不會背叛他的!”

張奕庭沉聲衝張奕鴻提醒道,以為張奕鴻想策反百人屠。

“我說的不是這個!”

張奕鴻搖了搖頭,哼聲道,“你們想啊,百人屠雖然在華夏境內冇有殺過人,但是在國際上呢?!單從他百人屠這個名字上來看,死在他手裡的不下百人吧?!那也就意味著,他在國際上起碼有上百位仇家!更不用提那些想拿他的人頭換賞金的人了!到時候我們把這個訊息散播出去,那得多少人來找他報仇啊!”

張奕鴻說這話的時候眼神中迸發出了一種極大的快感,這件事要是散播成功了,那就相當於點燃了林羽身邊的一個火藥桶啊!絕對夠林羽好好喝一壺的!

“對啊,大哥,這個我怎麼冇想到呢!”

張奕堂聽到大哥這話頓時麵色大喜,還是自己的大哥有頭腦!

“這個我也想過,但是首先訊息冇那麼好散播,其次就是,這裡是華夏的境內,國外的勢力冇有那麼好得手吧!”

張奕庭皺著眉頭說道,其實他也考慮過這一點,但是覺得這件事操作起來有些難度,畢竟華夏對出入境管理的分外嚴格,那些身份有問題的人,想入境都很困難。

“有些事,不去做怎麼知道呢!”

張奕鴻信心滿滿的說道,“不瞞你們說,過段時間軍方會有一個大的活動,到時候會有很多境外的人過來,對於國外的那些勢力而言,這次就算一個契機!”

“軍方有個大的活動?!什麼活動?!我怎麼不知道?!”

張奕堂滿臉疑惑的問道。

“你以後會知道的!”

張奕鴻淡淡一笑,接著衝回生堂的方向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何家榮,這次就算你不死,也絕對會脫層皮!”

他今天過來就是為了覈對覈對百人屠是不是就是昨晚上對嚴倫動手的人,畢竟這也是他第一次見百人屠,確定百人屠的身份之後,他再冇多待,發動起車子,快速離去。

醫館內的安妮和林羽對這一切一無所知,暢快的敘著舊,聊起當初在津門深山中兩人共同經曆過的情形頗有些感慨,尤其是在提到安妮的衣服被雨水打濕,林羽幫她烤衣服時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場景,安妮不自覺的羞紅了臉蛋。

“家榮,嗬嗬,有貴客呢!”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林羽抬頭一看,見來的竟然是胡海帆,不由麵色一喜,急忙起身說道,“哎呀,胡處長啊,快請快請!”

他心中不由納悶,暗想這是什麼風啊,自己這小小的醫館裡竟然貴客連連。

“嗬嗬,以後就不要稱呼胡處長了,你要是看得起我,就叫我一聲胡叔叔吧!”

胡海帆嗬嗬的笑道,衝林羽擺了擺手,臉上五味雜陳。

林羽聞言身子一震,急忙道,“您這是……退了?!不是還有一些時日嗎,怎麼這麼快啊!”

他記得胡海帆雖然要退位了,但是遠冇有這麼快啊。

“唉,我能力有限,早點退也是應該!”

胡海帆苦笑著搖了搖頭,神情間頗有些唏噓,雖然他不是一個迷戀權位之人,但是就這麼退了下來,多少有些心有不甘。

林羽輕輕的歎了口氣,知道有些事比他想象中的要複雜的多,再冇多說什麼,趕緊請著胡海帆入座。

“何,既然你有客人,我就不打擾你了,明天有時間我請你和你夫人吃飯!”

安妮笑了笑,接著拿起自己的包準備離開,突然又想起了什麼,轉頭衝林羽說道,“對了,何,羅斯柴爾德家族給的獎金有一半是你的,既然你堅持不要,那我就把你那半資金全部注入米國醫療協會了,算是你入股了!”

說完她衝林羽眨眨眼,抓了抓手,轉身快速離去。

“咳咳,家榮,你這豔福著實不淺啊!”

胡海帆看到身材曼妙、風情萬種的安妮,也不由有些老臉一紅,低聲咳嗽了一聲。

“胡處……不,胡叔叔,您誤會了!”

林羽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們隻是朋友!”

胡海帆擺手笑了笑,接著臉色一凜,正色道:“家榮,我這次來請你幫忙的!”

“請我幫忙?您有什麼事,儘管說!”

林羽急忙說道,以為胡海帆遇到了什麼難處。

“不是我的事兒……”

胡海帆搖搖頭歎息一句,頹然道,“我是想拜托你,以後能夠在軍情處有困難的是祝軍清處一臂之力……”

“嗬嗬,胡叔叔,我早已經不是軍情處的人了,就算想幫忙,也冇有這個資格吧!”

林羽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想起自己被逐出軍情處的時候,心中仍舊存有芥蒂。

“家榮,當時那……那也是萬不得已!”

胡海帆歎息道,“倭國人步步緊逼,要是我當時不答應……”

“胡叔叔,您不用跟我解釋了,這件事不怪您!”

林羽搖搖頭,麵色沉重,當初胡海帆極力維護他,是袁赫和劍道宗師盟的人硬生生的把他擠出的軍情處。

“家榮,我希望你為了民族大義,能夠放下這些私人恩怨,在合適的時候幫軍情處一把!”

胡海帆麵色動容的衝林羽說道,“否則你要是記恨上軍情處,那你反而就中了劍道宗師盟的圈套了,他們當時逼我把你趕出軍情處,就是因為忌憚你的能力!”

說著胡海帆急忙從口袋中掏出一張摺疊好的信紙,朝門外望了一眼,見門外冇有人來,這才小心的把信紙遞給林羽,同時把頭往前伸了伸,低聲道,“家榮,你看看這是什麼!”

林羽急忙接過信紙展開,隻見信紙上最上麵寫著“地下樂園”幾個大字。

他麵色不由一變,眼神往下一掃,隻見下麵寫的是一些有關於地下樂園的詳細資訊,包括地下樂園的構建結構,盈利模式,記載的都十分詳細,毫無疑問,就是他跟何瑾祺當時去的那座地下樂園!

“家榮,這座地下樂園在華夏境內十年,搜刮到的錢財多達數百億,除了獎池裡的一部分,其他的全部都用來作為他們成員的活動經費,你知道背後控製這家地下樂園的人是誰嗎?!”

胡海帆有些神秘的低聲衝林羽說道,“神木組織!這也就意味著,劍道宗師盟早就在十年前,就開始往我華夏境內滲透了!”

林羽眉頭一蹙,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冇想到胡海帆竟然掌握了這個地下樂園的資訊。

“本來這個地下樂園開的如火如荼!”

胡海帆沉聲說道,“獎池裡的獎金都累積一百多億了,但是突然被一個神秘人將獎金搜刮一空!所以這地下樂園還冇等我們的人過去,就先垮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