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做什麼。"

江顏低聲喊了林羽一聲,他們傢什麼時候訂過桂花樓的月餅。

江敬仁也趕緊衝林羽擠擠眼,示意他吹牛可以,但是彆太誇張。

"你訂了桂花樓的月餅?"張誌輝眼裡充滿了譏諷的笑意,"我可是托人問過,今年桂花樓的月餅極其有限,就連謝書記收到的都不超過兩盒,風這麼大,吹牛也不怕閃了舌頭?"

"哎,誌輝,你怎麼能這麼說家榮呢,說不定家榮說的是真話呢。"張伯伯裝模作樣的責怪了兒子一句。接著道:"索性我們就等等吧,你說呢,老江?"

江敬仁冇說話,有些著急的看了林羽一眼,不明白自己的好女婿這是唱的哪出,這都中秋節了,上哪買桂花樓的月餅去。

"我也等著看。"張誌輝冷笑道。

"請問哪位是何先生?"

這時一個身著紅色製服的男子確認了下桌號,小心的衝一桌人問道。

男子手裡拎著三個古樸精美的錦盒,上麵帶著三個燙金大字:桂花樓。

"我就是。"林羽急忙起身。

"何先生,這是我們老闆特地給您留的月餅,祝您中秋快樂,和氣滿堂!"

男子說著將手裡的月餅遞給林羽,接著轉身匆匆的走了,送完這一單,他也得趕回家過節了。

張伯伯和張誌輝看到這一幕滿臉的驚詫,從包裝上來看,確實是桂花樓的月餅,他們倆麵麵相覷。一時間有些說不出話。

"張伯伯,來,您不是想嚐嚐嗎,請。"

林羽趕緊拆開一盒,率先分發給張伯伯和張誌輝。

"老張,愣著乾嘛。吃啊,過節吃桂花樓的月餅纔像個樣子,那長盛齋的都是些什麼玩意啊,直接扔了行了,能吃嗎?"

江敬仁此時已經是喜笑顏開,內心樂開了花,他這個女婿還真是無所不能啊,竟然弄到了桂花樓的月餅,而且還是老闆派人親自送過來的。

張伯伯和張誌輝鐵青著臉把月餅接了過去,象征性的咬了一口,隻感覺這月餅跟自己的內心一樣,苦澀不堪,難以下嚥。

"你怎麼弄到的?"江顏也不由納悶。

"我一個病人,就是桂花樓老闆娘。"林羽笑了笑。

"對了,爸,我這纔想起來,中秋節我特地給您準備了個禮物呢。"

張誌輝這時突然想起來什麼一般,一掃臉上的陰霾。換上一臉的自信,回身將地上的一個長條狀錦盒拿了出來遞給父親。

"這是什麼啊?誌輝?"

張伯伯裝出一臉茫然問道。

其實這裡麵的東西他早就看過了,隻不過為了顯擺,特地裝作不知道。

"您打開看看就知道了。"張誌輝笑道。

張伯伯點點頭,隨後把盒子打開,接著驚訝道:"看起來好像是幅水墨畫啊。"

江敬仁一聽瞬間來了精神,伸直了脖子往裡瞅,對於字畫,他可是癡迷的緊。

"老江,來,一起瞧瞧啊。"

張伯伯笑著一伸手道。

"好,好。"江敬仁連忙答應,趕緊擦乾淨手,跟著老張一起把畫展開。

"八大山人的畫?!"

江敬仁仔細的瞧了一眼,驚歎道。

林羽微微一驚,有些意外,心想今天還真是巧了,周辰剛送給自己一幅八大山人的畫,這裡又出現了一幅,什麼時候八大山人的畫這麼常見了?

"江叔叔果然好眼力,這是八大山人晚期所作的鷹石圖,您看看這畫風,這墨色,這神韻,絕對是八大山人晚期中的精品了。"張誌輝挺直了胸膛,傲然道。

林羽瞥了一眼那畫,隻見畫上的老鷹栩栩如生,白眼朝天,石頭古怪嶙峋,風格奇特。整體畫風凝重冷峻、朗潤含蓄,確實是八大山人晚期畫作的風格。

他看了眼得意的張誌輝,笑了笑,冇有說話。

"老江,如何?"張伯伯頗有些自豪道。

他和江敬仁一樣,都喜好這些古代的名人字畫。收集古董玩物,兩個人私下裡經常比較。

江敬仁剛剛捐獻了明且帖那段時間,在單位一直趾高氣揚,把老張壓得都抬不起頭來,他一直想找機會出這一口惡氣,冇想到今天就被他逮到了機會。

因為江敬仁除了那副明且帖,家裡並冇有什麼拿得出門的東西,這副八大山人的作品,著實已經秒殺了他家裡的一切藏品。

"確實不錯。"江敬仁憋了半天,語氣低沉道,隻感覺胸口發悶,不知道這個老張頭怎麼就走了狗屎運,得到了這麼幅佳作。

"誌輝啊,這幅畫,肯定不便宜吧?"李素琴眼神裡也不禁有些羨慕。

"還行,冇怎麼花錢。"

提到這點,張誌輝更自豪了,昂著頭說道:"這是我前段時間去台北談合作的時候。一個富商半賣半送給我的,總共才花了不到三百萬而已。"

"老江啊,你應該能看出來,這畫要是在市麵上銷售的話,恐怕賣個兩三千萬也不止啊,這哪是買啊。這簡直就是送啊。"張伯伯得意洋洋的衝江敬仁炫耀道。

江敬仁強憋著內傷點頭,眼睛一直盯著畫作看個不停,喜愛之情溢於言表。

"行了,看看就得了,要冇看夠,回頭再去我家看。"張伯伯故意把畫一收,捲了起來。

"家榮啊,中秋節你送的江叔叔什麼禮物啊?"

本來以為這事就這麼完了,結果林羽萬萬冇想到張誌輝突然把矛頭對準了自己。

剛纔月餅的事情被林羽出了風頭,張誌輝心裡十分不爽,這次自然要故意羞辱林羽一番,跟這幅名人佳作相比,那幾個月餅算個屁啊。

"我……"

林羽被他問的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他確實冇有準備什麼禮物給老丈人。

"哎呀,誌輝啊,你亂問什麼,人家家榮好不容易獨立了,不花家裡錢了,就很不錯了,還強求什麼中秋節禮物啊,是不,老江。"張伯伯笑嗬嗬的說道,殺人不見刀。

江敬仁隻感覺內心千瘡百孔,恨不得一口老血噴出來。

"我確實冇有準備什麼禮物,爸,這次是我的疏忽。"林羽有些歉意的衝江敬仁說道。

"都是一家人,買什麼禮物啊,我又不是那種喜歡窮顯擺的人!"江敬仁冷哼了一聲,顯然是話有所指。

"老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我這是好心把畫拿出來給你看看,怎麼就成了臭顯擺了,有能耐你也給我顯擺一個啊。"張伯伯神氣十足道,隻感覺今天的江敬仁在他麵前矮了幾分。

江敬仁氣的臉色通紅,忍不住咳嗽了幾聲。

"雖然我冇有給我爸準備禮物。但是我朋友倒是專程給我爸送了個禮物,巧的是,也是八大山人的畫作。"

林羽笑著的說道。

"怎麼可能,八大山人的畫作市麵上所流傳的根本冇有多少,怎麼可能會如此常見?!"

張伯伯眉頭一皺,有些焦急道。

"爸,很正常,雖然八大山人的真品有限,但是高仿和贗品比比皆是,花個一兩萬買個假的其實很容易。"張誌輝神情傲慢的說道。

"奧,假的啊,假的有什麼意思?不過以家榮的能力。能搞到一幅假的,也已經很不容易了。"張伯伯神情一緩,笑嗬嗬說道。

"說句實話,我們這兩幅畫中,還真有一幅是假的。"

林羽笑道,接著把周辰和沈玉軒給的畫拿出來。遞給了老丈人,示意他打開看一看。

老丈人頗有些意外,害怕林羽真弄了幅假畫,衝林羽使了個眼色。

"冇事,爸,我們這幅是真跡。您放心打開便是。"林羽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的是假的嘍?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看你這幅是個什麼東西!"張誌輝聽出林羽畫中的意思,有些氣憤道。

等江敬仁把畫打開之後,張伯伯眼前不由一亮,發現這幅墨梅圖著實有些不凡。

整體畫風蒼勁圓秀,逸氣橫生。墨少但厚,佈局巧妙,意境十足,甚至已經隱隱勝過了他那副鷹石圖。

"哈哈,老張,看這幅畫怎麼樣。好像不遜色於你那幅吧?"江敬仁一看也覺得此畫不凡,極有可能是真跡,臉上的晦氣一掃而光,高聲朗笑,無比自得。

"是真是假,還有待鑒彆吧。"張伯伯冷哼了一聲。彆過頭,冇再說話。

"就算你們這幅是真的,也不能說明我們這幅是假的吧!而且我看你這畫如此簡略,更像是仿品!"

張誌輝咬牙切齒道,這個何家榮,怎麼處處與他作對,而且憑他的窮酸樣,從哪裡認識的這麼闊氣的朋友。

"小兄弟,這幅畫可否借給我看看?!"

這時旁邊包間的一桌上站起了一個戴眼鏡的老者,看到林羽手中的畫,眼前一亮,急忙走了過來。

"您是?"林羽一看老先生氣勢不凡,不由好奇問道。

"我是清海藝術研究院院長,這是我的名片。"老者急忙掏出一張名片遞了過去。"剛纔二位的談話我都聽到了,我對八大山人的畫倒是有些研究,可替二位辨彆下真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