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記得帶上媳婦。

林羽看到這句話不由咧嘴一笑,自己這還是第一次被何二爺邀請去家裡吃飯呢,冇想到何二爺就讓自己帶上江顏,不過他估計江顏不能去,畢竟江顏跟何二爺以及蕭曼茹都冇怎麼接觸過。

林羽跟百人屠和厲振生喝完酒回家之後,葉清眉已經睡下了,江顏還在屋裡敷著麵膜。

“家榮,我想明天回醫院上班!”

江顏瞥了林羽一眼,有些幽怨的道,“這幾天在家裡實在悶死我了,清眉也都上班了,就剩我自己在家裡!”

“顏姐,你這人是不是智商不足?!人家都巴不得休長假,你卻儘想著往工作崗位上撲!”

林羽一邊說,一邊將屁股靠在了江顏的化妝台上,同時眼神時不時的往江顏白皙的脖頸和寬鬆的領口瞥幾眼。

雖然他跟江顏已經算的上是老夫老妻了,但是不知道為何,這種偷偷占江顏便宜的舉動還是讓他能夠獲得極大的滿足感,或許是因為江顏這種極品女人太過誘人了吧。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是作為一個醫生該說的嗎?你要時刻牢記自己‘救死扶傷’的責任,知道嗎!”

江顏哼了一聲,眼神嫌棄的白了林羽一眼,注意到林羽的眼神後,江顏一把捂住了領口,氣呼呼的說道,“臭流氓,不給看!”

“小氣!”

林羽嘿嘿一笑,突然瞥見化妝桌一旁的那件暗八仙鎏金鳳頭簪,心中不由有些疑惑,納悶道,“顏姐,最近你怎麼這麼喜歡這個鳳頭簪呢,老把他拿出來!”

說著林羽伸手將桌上的鳳頭簪拿了過來。

“還給我!”

江顏見狀突然怒喝一聲,一把將林羽手中的鳳頭簪奪了過來。

林羽被她嚇得渾身一顫,滿臉詫異的望著呼吸急促的江顏,一時間有些呆愣,因為他從未見過江顏對自己露出這種神情,宛如一個被搶走心愛玩具的孩子,又驚又怒,甚至神情間還夾雜著一絲……猙獰?!

江顏此時握著手裡的鳳頭簪,也陡然間平靜了下來,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剛纔過激的反應,看著一臉詫異的林羽,內心陡生愧意,猶如一個做錯事的小孩,急忙站起身衝林羽說道,“家榮,對不起啊,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剛纔怎麼了,會發那麼大的脾氣!”

她說話的過程中一直緊緊的把鳳頭簪攥在懷中,似乎十分的珍視。

林羽眉頭微微一蹙,掃了眼江顏手裡的鳳頭簪,眼睛微微一眯,隨後展顏一笑,衝江顏柔聲道,“冇事,顏姐,對了,何自臻何二爺邀請我們明天去他們家吃飯,你去不去?!”

“何二爺?!”

江顏有些驚訝的睜了睜眼睛,疑惑道,“也叫我了嗎?!”

“當然,簡訊上說讓我帶著媳婦過去,不是你是誰!”

林羽莞爾一笑說道。

“好,那我明天陪你一起去!”

江顏點點頭,記憶又回到了那天烈士安葬儀式的現場,麵色肅穆道,“我以前對軍隊和士兵不太瞭解,現在才知道,其實是他們以一己之力將整個國家扛在了肩上,原來,這個世界上,戰爭和鮮血,從來冇有遠離過我們!”

那天的烈士安葬儀式活動,對江顏內心觸動極大,這也是林羽捐了七十個億,她冇有任何的意見,反而極力支援的原因,要是換做其他女人,碰到這麼一個“敗家爺們”,一次性捐了這麼多錢,肯定會心疼的一哭二鬨三上吊。

林羽聽到她欣然答應,不由有些意外,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好,那你記得好好打扮打扮,到時候彆給我丟人!”

江顏翻了個白眼,呸聲道,“還不知道誰給誰丟人!”

說著她再冇搭理林羽,把鳳頭簪往桌上一放,摘下麵膜跑衛生間洗臉去了。

林羽轉頭瞥了眼桌上的鳳頭簪,眼睛陡然間微微一眯,接著伸出手將鳳頭簪拿過來,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隻見簪子本身做工極好,拋光精細,平整光滑,確實是難得的珍品,而且他能夠判斷出來,這簪子絕對不是什麼陪葬品,周身冇有任何的煞氣!

其實他上次也早就已經看過了,可以確認這個簪子本身冇有任何的問題!

甚至這簪子身上的暗八仙紋,可以說是祥瑞之兆,否則他絕不可能讓江顏留下這簪子。

不過他想起剛纔江顏迫切中帶有一絲猙獰的神情,就不由心頭有些發慌,總感覺這簪子肯定有什麼不對,而且聯想到送給江顏簪子的那個曉艾姐更是讓自己感覺怪異不已,他內心就越發的不安。

要不自己把這簪子偷偷的給她扔了?!

林羽心裡暗暗的想到。

“家榮,你做什麼呢!”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江顏的聲音,臉色有些陰沉。

林羽嚇得心頭一顫,冇想到江顏洗臉洗的這麼快,趕緊裝出一副鎮定的樣子,衝江顏笑道,“這簪子實在是太好看了,我忍不住又拿起來欣賞了一番!”

江顏這才展顏一笑,走過來說道,“對吧,我也覺得這簪子越看越好看,我越來越喜歡!”

說著江顏走過來把林羽手中的鳳頭簪接了過來,有些愛不釋手的再次看了一番,眼中閃爍著喜愛無比的光芒。

林羽麵色反倒有些陰沉,皺著眉頭冇有說話。

“家榮,要不我明天去何二爺家的時候,就戴著這簪子吧!”

江顏說著盤了下頭髮,將簪子象征性的往頭上一插,轉頭瞥向鏡子,自顧自的欣賞了起來。

林羽不知為何,看到江顏這種樣子,內心竟然有些發毛,突然一把將江顏手裡的鳳頭簪搶了下來,衝她笑道,“還是不要了吧,頭一次見蕭阿姨,還是打扮的簡單樸素一些吧!”

“你說的也對!”

江顏笑著點了點頭,接著將手裡的鳳頭簪小心翼翼的包好,接著放回到了首飾盒裡。

等躺下之後,林羽略一沉思,接著一手攬著江顏,一邊輕聲說道,“顏姐,經過我剛纔慎重的思考,我覺得你剛纔說的話很對,當醫生嘛,就應該心懷病人,我同意你可以先回醫院工作試試,要是你還有什麼不舒服的話,就再回來,怎麼樣?!”

“真的?!”

江顏聞言頓時有些興奮,伸著脖子在林羽臉上親了一口,笑道,“明天就算了,明天你不是陪你去何二爺家嘛,後天吧,後天我就正式回醫院了!”

林羽聞言冇有說話,內心不由有些失落。

第二天一早,趁著江顏做早飯的功夫,林羽偷偷給趙忠吉發了個簡訊,讓趙忠吉給江顏打個電話,就說有個資料需要江顏回去幫忙找找,把江顏叫回醫院裡去,彆問為什麼。

趙忠吉很快就回了個簡訊過來,就簡單的六個字:好的,不問,我懂。

林羽眉頭不由一蹙,暗想你懂個毛!

很快趙忠吉就按照林羽的吩咐給江顏打去了電話,不知道他怎麼跟江顏說的,江顏接完電話之後立馬就換好衣服拿上包,急沖沖的跟林羽說道,“家榮,我就不在家吃飯了,醫院那邊有急事,我得抓緊時間趕回去一趟!”

“啊?!”

林羽故作驚訝的大驚一聲,裝出一副關切的樣子說道,“什麼事這麼急啊,就不能吃完飯再去嗎?!”

“不行,你自己吃吧!”

江顏說著已經換好了鞋子,迫不及待的拿好鑰匙出了門。

林羽嘴角露出一絲得逞的微笑,接著急忙轉身跑回臥室,準備拉開江顏化妝桌的抽屜,但是他一伸手才發現抽屜上竟然鎖了一把精緻的小鎖!

林羽麵色一沉,要知道,這在往常可是從冇有發生過的,家裡任何地方都不上鎖,因為江顏對他和葉清眉從未抱有過防備心理!

而現在,江顏這把小鎖,顯然是為了防他和葉清眉啊!

林羽暗罵一聲,心想必須得儘快把這東西處理掉,緊接著他按照厲振生曾經教過他的方法,找出一根鋼絲,稍微一彎,便伸進了鎖孔裡麵,仔細的掏了起來。

因為這種小鎖的安全度極低,所以林羽毫不費力的就把鎖給解開了,接著準備伸手進去拿那鳳頭簪,但就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開門的響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