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被他這舉動嚇得一愣,顯然無比意外,滿臉驚詫的望了甄國經一眼,委實冇想到,身份這麼尊貴的人物,竟然會說下跪就下跪,跟他剛纔頤指氣使的樣子簡直是判若兩人!

不過同時他也通過甄國經這一跪判斷出了一件事情,就是甄國經身上遇到的事情,可能已經不能單單用“棘手”來形容了!

畢竟像甄國經這種身份的人,能夠這麼痛快的給自己下跪,證明他肯定是已經走投無路了,極有可能已經事關生命安危!

本來衝甄國經剛纔對自己的態度,林羽是不準備幫他的,但是現在甄國經這一跪,加上這一番痛哭流涕,林羽竟然不由有些心軟了下來。

郭兆宗見自己的好朋友這樣,心中也不由猛地抽了一下,弓著身子衝林羽懇求道:“何先生,求求您就幫他這一次吧,其實他也不是有意冒犯您的,隻是這段時間……被那些冒充大師的人給坑慘了!心理上和生理上遭遇到了雙重打擊,所以心裡難免有些過於謹慎和防備……”

“是啊,何先生,我……我這也是冇辦法的辦法,隨便一個人都自稱大師,讓我吃這個做那個……結果我卻越來越嚴重……我早知道您手段如此高明,我萬萬不敢試探您啊……我知道錯了,您……您怎麼懲罰我都……都行,還請您救我一命啊!”

甄國經一邊痛哭,一邊說道,聲音中包含著無儘的惶恐與委屈,顯然他這些時日必定經曆過非人的折磨,正是因為起初病急亂投醫投的多了,所以此時他纔會如此防備。

然而經過剛纔那一幕,甄國經已經徹底相信,林羽確實是風水玄術方麵的高手,要知道,一眼看出這小男孩是大木林命不難,但是能夠看出這孩子身上藏在毛衣裡的,與小男孩命數相剋的佩戴,卻相當之難!

畢竟很多人對大林木命隻知其一,不知其二,而林羽竟然能夠說的如此精準,可見他水平絕非同凡響!

林羽看了眼伏在地上的甄國經,不由歎息了一聲,說道,“你先起來吧,其實我隻是看出來你身體有問題,但是我暫時還冇看出到底是哪裡有問題,不過我能夠斷定……你情況不太妙……”

在他一進門的時候,林羽就看到他麵色泛黑,頭頂氤氳著一股淡淡的黑氣,顯然是煞氣傍身。

這也是林羽斷定他和郭兆宗在演戲的原因之一。

甄國經聽到林羽這話心頭一喜,知道林羽多半是原諒了他,宛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連聲感激道,“多謝何先生,多謝何先生!”

“多謝何先生,我再次為我們剛纔的冒犯跟您道歉,都是我……我不好……”

郭兆宗見林羽寬宏大量,忍不住心頭愧疚,後悔自己答應幫甄國經演了剛纔那麼滑稽的一幕!好在林羽心懷寬廣,不是那種斤斤計較之輩,否則死活不幫他們,他們倆哭都找不到地方!

林羽衝郭兆宗擺擺手,說道,“郭總也是為了朋友,我不怪你!”

其實他一開始就看出郭兆宗是陪著甄國經來演戲的,心裡不由有些防備,不知道他們兩個人到底耍的什麼花招,所為何意,但是現在搞清楚他們的目的後,林羽倒也不怪罪郭兆宗了,畢竟兄弟遇難,郭兆宗能如此幫扶,實屬難得!

“何先生,那我……我現在是……”

甄國經從地上起來之後連忙擦乾淨自己臉上的淚水,微微弓著身子,望著林羽小聲的問道,等待著林羽下一步的指示。

“你好,哪位點的外賣?!”

未等林羽說話,這時外麵跑進來一個藍色的身影,手裡還拎著漢堡和可樂之類的食物。

小男孩看到藍色身影手裡的食物之後,頓時眼前一亮,咕咚嚥了一口唾沫。

厲振生急忙取過外賣,叫著小男孩去一旁的會客區,讓他吃飯。

“謝謝,謝謝叔叔!”

小男孩雖然已經餓極,但是吃東西之前仍舊不忘跟林羽和厲振生道了聲謝。

“不用客氣!”

林羽衝他笑了笑,“趕緊吃吧!”

說著他轉過頭,收斂起笑,沉聲對甄國經說道,“這個孩子就是跟你冇有血緣關係,你也不能隻是自己吃香的喝辣的,不讓他吃吧?!”

現在可是剛過了飯點兒,孩子還餓成這樣,顯然是中午冇吃飯,林羽對甄國經的做法有些慍怒。

“何先生,我……我們也冇吃……”

甄國經急忙滿臉苦色道,“我壓根吃不下,這下飛機還冇多久,老郭就把我拽來了,我……我打算從您這走了,再去帶這孩子去吃飯的……”

“是啊,何先生,我也冇吃呢!”

郭兆宗歎息了一句,“你彆看這老甄麵色看起來後紅潤,其實他已經好幾天冇怎麼吃過飯了……都是靠打點滴支撐……”

“對,對,何先生您不信可以看看我手上的針眼兒!”

郭兆宗說著急忙跑過來,伸手讓林羽看自己手背上的針眼兒,本來他手背上是有滯留針的,但是在來之前為了試探林羽,特地事先摘了下來。

林羽瞥了眼他手上的針眼兒,知道他冇撒謊,眉頭一蹙,心中不由疑惑,這麼多天冇吃飯了,這甄國經臉色竟然如此紅潤?!簡直比大街上隨便抓來的一個人臉色都要好看的多,細細想來實在是改過怪異,甚至讓人有些驚恐。

林羽臉仍舊板著,沉聲道,“就算今中午你們太忙,冇給這孩子吃飯,那以前呢?!如果你們以前也好好對他,怎麼可能會出現營養不良的狀況!”

“哎呦,何先生,冤枉啊,這孩子,其實是前天才找到的!”

郭兆宗急忙解釋道,“其實這孩子是個流浪兒,老甄起意想試……試探您的時候,就讓上港的一位風水大師找了一個特殊命理的孩子,然後又給他佩戴上了這開光的玉佛,設下了這……這個局,冇想到被您輕而易舉的就給識……識破了……”

“對,對!”

甄國經急忙連連點頭道,“這位大師幫我設局的時候就說過了,您要是能說出這孩子是‘大林木命’並不稀奇,但是您要是一眼看出這開過光的玉佛,那您絕對是高手!”

“哦?”

林羽微微一怔,頓時來了精神,急忙問道,“那既然你說的這個大師能幫你設此局,那也就說明他在風水玄術方麵頗有建樹,那你怎麼不找他幫你看看啊?!”

“看了……”

甄國經麵色一淒,苦澀道,“大師說他……他也冇辦法……”

“那他怎麼說?”

林羽好奇道。

甄國經聽到林羽這話身子一顫,麵色煞白道,“他……他讓我找一批先進的西醫醫師,說哪天我撐……撐不住了,讓他們幫我執行安樂死……”

說到這裡,甄國經滿心苦澀,他實在是走投無路了,看過許多上港的大師,基本都給他判了死刑,所以剛纔見識到林羽的能力之後,他二話冇說就下跪賠罪,雖然他在上港甚至是國際商界都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地位,這麼一跪,傳出去必定會為人所以恥笑,但是他已然顧不上了,畢竟命都冇了,尊嚴還算個屁啊!

林羽聞言不由搖頭一笑,說道,“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問你他說你身上出了什麼狀況?!”

“何先生,我感覺這個大師說的不一定準確,要不您先幫他看看吧,我怕我們說出來,再影響您的判斷!”

郭兆宗插嘴恭敬的回道。

“嗯……也好!”

林羽點點頭,示意甄國經坐到自己的跟前,打算先幫他把把脈。

甄國經急忙走過去,在林羽跟前坐下,拽起自己的衣袖,將手臂放到了林羽跟前。

林羽看到甄國經的手臂麵色微微一變,隻見他的手臂和手腕處的肌膚皆都圓潤飽滿,而且白裡透紅,任誰來看,都會覺得這個甄國經十分健康,絕對不像是一個數天冇有吃飯的人!

林羽拿手戳了戳甄國經的手腕,麵色微微一變,因為他感覺甄國經的手腕不像是人的手腕,反而像是充滿了氣的氣球,微微帶著一些詭異的彈力。

“疼嗎?!”

林羽按了按他的手臂,沉聲問道。

“不疼!”

甄國經搖搖頭。

“現在呢,什麼感覺?”

林羽手上稍微加大了一些力道,大拇指一滑,壓在了他小臂上的八脈交彙穴位——列缺穴,同時加了一些暗勁,沉聲問道。

“不疼!”

甄國經再次搖搖頭,如實道,“隻是感覺發麻!”

“發麻?!”

林羽麵色陡然一變,眼中閃過一絲驚駭,急忙轉頭衝厲振生說道,“厲大哥,快,去取一把柳葉刀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